51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瓦罗兰英雄联盟传说 > (符文之战)第六十章 时过境迁

(符文之战)第六十章 时过境迁

    见学生们下谷参观传送阵迟迟不归,山谷之上的魔法学院和科技学院的带队老师们略显焦急,几位老师只好也走下山谷,来到了水晶枢纽传送阵区域。

    才下山谷,就发现了两院的学生正将一个僧侣打扮的年轻人团团包围,一个个手舞足蹈的情绪都显得十分激动。教师们以为学生们要惹事,其中一个领队连忙拿出哨子吹响了三长一短的哨声,这是学院外出活动时的紧急集合讯号。

    听到集合讯号之后,两个分院的学生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陈寅的身旁,两个三个的逐渐开始散开,向哨音响起的方位跑去。

    教师们的到来,也化解了陈寅眼前的困境,两年左右的时间没有回学院了,要么在人迹稀少的冰原大地,要么在兵戈铁马的战场,猛然间回到战争学院这种直爽率真的环境,也让陈寅略微有些不适应。当然,他并不反感学弟和学妹们的热情态度,只是在应对上没有两年前那么得心应手了。

    当围绕着陈寅的学生们纷纷跑向集合地点时,陈寅发现距离不远处仍然站着两位学员,并没有立刻跟随大队去集合。一个是猜出了他身份的伊泽瑞尔,另外一人是站在阿卡丽身边,显得有些拘谨的艾克。

    “你们俩怎么不去集合啊?根据院规,在集合哨十息之后,未能赶到集合区域的学员,可是要记处分的。”

    陈寅微笑着走向了二人,开口问道。

    “陈寅学长,我留下来是想再问您一个问题,然后再赶过去集合,时间上肯定来得及。”

    “哦?什么问题,你问就是了。”

    “学长这次回到学院,停留的时间长不长?”

    陈寅偏着头,微微一考虑“假如不发生什么特别大的变故的情况下,应该不短,大概会有两到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那就好,我没事了,有机会在学院里再去找陈寅学长请教,伊泽告退!”

    伊泽瑞尔说话做事干净利索,才说完告退,他的周身黄色光芒闪烁了一下,瞬间从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现已经后发先至的第一个到达了集合区域。

    这时,陈寅再次偏头与艾克的视线相对,这让艾克显得更拘谨了,他下意识的低头就想回退,却正好撞到了站在一旁的阿卡丽的身上。

    “怕什么啊,有什么话想说的,就勇敢的说出来嘛,刚刚都和你讲过了,你的陈寅学长和其他人不一样。”

    阿卡丽的鼓励似乎是给了艾克很大的勇气,他挺直了身子,用力的深呼吸了一口气。

    “陈寅学长!我是2836届的新生,艾克!来自祖安联邦,我来战争学院,就是为了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成为一个像学长一样受人景仰和敬佩的英雄人物!”

    一口气说完了这么多话之后,艾克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他紧张的用手死死攥住了自己的衣角,整齐笔直的校服边缘被他拧出了一道道的褶皱。

    “艾克!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超越我,成为战争学院新的风云人物!将来你的名声一定可以让瓦罗兰大陆各个联邦争相传颂!!”

    “还有,刚刚很抱歉,可能不小心损坏了你的兵器,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随时来格斗分院找我。”

    “谢,谢谢陈寅学长!!我一定,一定会努力的!”

    艾克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明显的颤音,他用力的站直身体,将拳头砸到自己胸口的位置。对着陈寅做出了战争学院标准的致敬礼仪!也好像是在向陈寅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与此同时,陈寅也收齐了笑容,郑重其事的回了艾克一个相同的礼节。

    “陈寅学长,集合时间马上要到了,艾克告退了。学长,再见!”

    与刚刚伊泽瑞尔回去的方式并不相同,但是耍帅的效果雷同,艾克周身蓝光闪烁之后,翻身一跃,再一闪,就超过了那一大群即将抵达集合地点的其他学员们,成为了最后出发,但是第二个抵达集合地点的人。

    只不过,到达后的艾克与先到达的伊泽瑞尔两人每次目光再此碰撞的时候,不约而同的,两人鼻孔里面哼了一声,将脸扭向了一旁。

    陈寅带着阿卡丽,没有继续耽误时间,他与带队的魔法学院和科技学院的老师们打个招呼之后,就在众多学弟学妹们崇拜的目光中飘然远去。

    从战争学院枢纽传送阵,到战争学院的主园区,就算换马疾行的话,也需要至少半天的路程。上次阿卡丽来战争学院的时候,由于闹出了一些乱子,也没有细细的带着她领略这沿途风光。这次返回之后,陈寅觉得应该把上次的遗憾给补上。

    于是,两个人走走停停的,直到傍晚时分才赶回了战争学院。外出的几年,时空之戒之中的几套校服早已损毁。不过,时空之戒中尚有备用的身份铭牌。有了之前在战争学院枢纽传送阵的经验,陈寅这次提前将战争学院铭牌取出,并挂在了胸口处。这样两人在进入战争学院时就没有再因为身份问题,引来轰动性的围观。

    当陈寅领着阿卡丽来到自己原先的公寓楼时,却再次傻眼。

    他不仅被宿管人员阻拦了下来,还被告知,他原有的公寓房间已被新的学员入住了。

    虽然感觉到有些气闷,但是再一想自己都两年不回来了,还一直霸占一个房间也不合适。学院收回房间倒也说得过去。

    于是陈寅再次提出,要去同一层的同学兼兄弟蹋顿的房间去拜访。但是再次被宿管人员拦了下来,宿管人员是个年约60的老大爷,他抽出了老花镜,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本登记册,连续翻光了几十页之后,告诉陈寅说,这栋楼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蹋顿的学生,还建议他去别处找找看。

    “陈寅,你是不是太久没回来,记错地方了?我感觉,你们学院的学生公寓楼,看起来,好像都一模一样的。”

    “不会的啊,即使外观一样,但是每一个分院的学生公寓楼是不会变的啊,这里就是我们格斗分院的公寓楼啊。”

    “也许是跟其他分院调换了位置呢??”

    阿卡丽的这个说法陈寅觉得有可能,于是他带着阿卡丽来到了以前剑术分院的公寓楼,这里的宿管人员是个40多岁左右的中年人,陈寅先询问了对方,这里是不是剑术学院的男生公寓楼,得到了肯定答复后,陈寅又再次询问,科林·比德尔斯是否住在这里。

    宿管人员显然很熟悉这栋楼里住的每一位学生,他直接告诉陈寅说,以前是有一位科林·比德尔斯住在这栋公寓楼,不过,在去年的秋季,他已经毕业了,现在这栋楼里面,住宿的都是应届学生,没有往届的学生了。

    宿管人员的话瞬间如一道天雷滚滚劈中了陈寅,应届??往届???

    这个时候,陈寅才想起来,去年的秋季,正好是他们2831届毕业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的他还在弗雷尔卓德,刚刚救出了瑞兹大师,然后带着瑞兹大师和一帮小伙伴们冒险呢。

    战争学院的正式学员自入学起,在学院的学习时间为五年,本来应该是十分生动、色彩斑斓的,但是陈寅掐指算了算自己的五年,第一年刚上了俩月,就因为集体斗殴事件,被发配到了瘟疫丛林历练,一待就是三年,回到学院之后半年还不到,就赶上了战争学院保卫战,打的轰轰烈烈,热闹是很热闹,但是半年没上学。最后一年刚上了几个月,就赶上了人生中第一次情感大危机,然后他朦朦胧胧的就从学院跑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弗雷尔卓德待了多半年的时间了,随后又带着杰克、安妮一帮子人去北部冰原历险,救下来瑞兹大师之后,又跑到了艾欧尼亚打仗去了。。

    “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一直在看自己的手指头?”

    看着陈寅哭丧着脸一个劲的在摆弄着手指头,阿卡丽轻轻的捅了捅他。

    “我,我,我在算,我这五年,到底上了几节课??好像还没算明白,就发现自己已经毕业了……”

    最后,走投无路的陈寅决定先带着阿卡丽去一下战争学院图书馆,瑞兹大师回来后,馆长想必应该物归原主了,他决定先去图书馆碰碰运气找找瑞兹大师,就算找不到瑞兹大师,如果可以找到叶先生或者凯斯汀这两个熟人,总得先想办法解决掉自己的住宿问题,再想办法解决一下学籍问题,他这种去年没参加毕业典礼的,不知道应该怎么算。

    很明显,陈寅今天的运气十分欠佳,他在战争学院不仅没有找到以上瑞兹大师,还被值班人员告知夜先生和凯斯汀有任务在身,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分别赶赴了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

    “唉……学院还是那个学院,怎么感觉好像一夜之间,就物是人非了啊……”

    坐在战争学院图书馆门前的台阶上,陈寅发出了一声叹息。

    “现在是晚上了,肯定很难找人的。如果我们不去看什么沿途风光,早就回来就好了。说起来,这都怪我……”

    “怎么能怪你呢,明明是我的错,提议带你看一眼战争学院周边风景的也是我,阿卡丽,以后不许老是把责任背负在自己身上啊,这样会吃亏的。”

    “我不怕吃亏啊!我娘总说,吃亏是福!”

    “那不行,我怕啊!我不能让未来的媳妇吃亏!那有负我作为男人的责任!”

    “咳咳,咳…………!”

    当陈寅和阿卡丽还在一言我一语的秀甜蜜时,一阵不合时宜的轻咳声在二人面前响起。

    陈寅略有些不爽的慢慢抬起了头来,先是看到了一双黑底布鞋,然后是一条紫色坤裤,然后是一身墨绿色长袍,当看到来人垂落在胸口上的半尺长髯,再向上看到了那张熟悉的消瘦面容后。陈寅激动地一跃而起,向来人扑去。

    “老头子,好想你……啊!!”

    “哎哟哟哟!!!”

    “怎么每次一见面就先动手啊!!很痛的!”

    抱着头的陈寅,蹲在地上一个劲揉脑袋,剑圣老头子下手果然还是一如既然的干脆。这一记爆栗子打的陈寅十分酸爽

    “臭小子,自从中午接到了枢纽传送阵的燕鸥来信后,我和瑞兹就在办公室等着你来报到。你小子竟然还有心去游览风景??让我们两个老人家干坐了一下午?你好意思吗?”

    “算了算了,他都这么久没回来了,沿途看一看学院周边,说明对学院心存怀念呐。这也是赤子之心,老易啊,别动怒了!”

    这时,另外一个站在剑圣老头身旁的人开口劝解道。陈寅抬头望去,这才发现,不只是易大师,连瑞兹大师也来到了这里。

    “瑞兹啊,你是不了解这小子,他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性格。就说这次吧,马上毕业了,还弄了个离校出走。如果不是贾克斯和潘森他们一个劲的拦着,我早就给他开除学籍了!!气煞老夫了!!”

    “老易,其实说到这小子惹的祸,我回来后看过了很多卷宗,也都仔细的分析过了。陈寅他虽说屡犯大错,但是也屡立大功啊。不说别的,就说这次出走,如果没有他这一走,我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还能否见到你们这群老友们呢。老夫这一命,可都多亏了他呢,否则,我现在还在冰原那座冰湖的底部继续冻着呢。”

    “恩,说到这小子惹祸能力,那是无人能及,说到这小子身上的运气,也确实无人能及。上次发配他去瘟疫丛林,回来的时候就带回来了我的那个亦徒亦友的猴儿,这次离校出走,又恰巧助你脱困,真乃机缘啊!”

    “易大师,瑞兹大师!二位前辈好!”

    阿卡丽从眼前两位老者的聊天中,已经判断出了他们的身份,更从陈寅平日里和自己聊过的战争学院一些典故中,知道这二位是战争学院中位高权重的两名副院长。这次陈寅回到学院想做的很多事情,必定离不开这两人的支持,所以阿卡丽谨守晚辈之礼,先行向他们问好。

    “是阿卡丽小丫头啊,呵呵,好久不见!”剑圣轻轻捋了捋胡须,笑呵呵的说道。

    “嗯,有两年不见易前辈了,前辈依然精神矍铄,挺拔泰然,无愧是瓦罗兰老一辈英雄中定鼎之人!”

    “哈哈哈,身体是还不错,但谈不上什么定鼎之人!就是和我这帮老友们,多虚活了一把岁数而已。”

    阿卡丽恭维的话让剑圣老人家心中大爽,不停的捻着胡须微笑,不过当他转头看到了一脸木然的陈寅后,又开始上火了。

    “你这个臭小子啊,你看看身边的这些个小丫头,一个个的嘴都够甜的,哪像你这憨货,一天天的不是喊老头子就是剑圣老头子,就没个正经模样!!看着就来气。”

    熟知剑圣老头的脾气,陈寅不敢多嘴更不敢顶嘴,站在那里安静的又被剑圣老人家劈头盖脸的骂了几分钟后,口水风暴终于停止。几人也移步到了图书馆内,瑞兹大师的办公室,在这里,陈寅终于听到了几个让自己高兴的消息。

    第一个好消息就是虽然陈寅没有赶上去年的毕业典礼,但是由于之前屡立大功,兼之这次寻回了瑞兹大师,本身又是天赋绝伦,学院教务处考核通过了他的研习生身份,有了这个身份之后,他可以额外在学院多学习两年,只不过不是以普通学员的身份,是以各个分院院长助手的身份,边学习边工作还要负责教导新生,两年之后,他可以选择直接转为学院老师,或者是作为高于普通毕业学员一个身份,以研习生身份毕业。

    至于研习生这个身份,可以这样举例说,每一个战争学院毕业的学员,是联邦各个大陆力图收归己用的潜力股,而战争学院的研习生,那就是只涨不跌的超级牛股,战争学院本身就不会放弃,至于其他联邦,也只能看着眼馋了。

    能以学员的身份在毕业之际获得研习生身份更是极为稀少的,上一个以研习生毕业的学员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那个人,陈寅也很熟悉,他的名字叫做崔斯特,很多人还称他为,卡牌大师。

    而陈寅这一届学员中,作为教务处考核的人选只有两人,一个是菲奥娜,另外一个就是陈寅。菲奥娜因为上次的事故退学之后,他们这一届的学员之中,就仅剩陈寅一人了。

    第二个好消息还是跟研习生身份有关,虽然研习生还是学生,但已经兼备了老师的部分职责,在住宿方面,待遇参照了教师的标准,所以学院按照这个标准给陈寅分配了一座独栋小院,在教师住宿区。这也是陈寅到了格斗分院的学生公寓后,宿管告诉他这里没有他的房间的原因。

    第三个好消息跟陈寅的几位好兄弟有关系,科林·比德尔斯毕业之后回到了皮特沃夫联邦,现在已经成为了警视厅的一名高级督察,不久前他还寄给了剑圣前辈一封信,信中提到如果陈寅返校后,请转告陈寅抽时间再来皮特沃夫相聚。而蹋顿毕业之后没有选择回到弗雷尔卓德,他选择了参加战争学院护卫队,现在已经成为了第2护卫队中的一名小队长。

    听完这些好消息之后,陈寅很开心,他决定明天一早先去给拉莫斯扫扫墓,然后去看看蹋顿,然后抽空带上阿卡丽出去转转买点礼物,这次回来的匆忙,什么礼物都没有带。易大师和瑞兹大师必须要送的,这是两份,潘森和蕾奥娜的结婚典礼没赶上,礼物得补上,这也是两份,还有学院内关系不错的泰隆、塔里克、崔斯特、诺提勒斯、希维尔、夜先生、凯斯汀……

    陈寅算了一大串人名,感觉到好像亏欠的人情真挺多的。这次恐怕还真得再去一趟繁华的皮特沃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