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瓦罗兰英雄联盟传说 > (符文之战)第三十章 锐雯的抉择

(符文之战)第三十章 锐雯的抉择

    跑到了安全距离之外后,陈寅暗吁了一口气,他扯掉了包面的湿布巾,低头看向仍在残喘的这名诺克萨斯女战士,越看越觉得有些熟悉,直到发现她虽然昏迷,但是手中仍紧握住的那柄出现了层层裂痕的巨剑,陈寅的脑海中瞬间蹦出来了一个人的名字,锐雯?

    这趟冒着危险进入毒雾区还是很值得的,起码救了一个谈不上喜欢,但是也谈不上反感的人。锐雯手中的巨剑出现了如此多的裂纹,想来也是多亏了这柄剑,才抵挡住了爆炸范围中心那如此强烈的冲击吧。剑大一些也是有优势的,想到自己的破败王者之剑,论锋利程度,肯定要剩余锐雯这把剑的,但是论大小,锐雯这把剑是大象的吨位,陈寅这把剑是水獭的吨位。

    从时空之戒中,陈寅又摸出来一颗解毒丸,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它送入了锐雯的口中,并用拇指抵住了锐雯的喉咙上方微微用力,让药丸顺利的滑入了她的食道。

    片刻之后,随着一阵轻微的咳嗽,锐雯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目而来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单衣,光着臂膀,面目清秀的年轻男子,锐雯下意识的抄起了巨剑就砍。

    陈寅看到锐雯醒了过来,正有些欣喜,忽然一阵巨风铺面而来,他猛的一个铁板桥,半个身体向后仰了过去,躲开了锐雯的这一下攻击。不过也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我靠!!你疯了吗??早知道就不救你,让你在那毒雾里面毒死好了!!”陈寅愤怒的叫了起来。

    锐雯手持巨剑本待继续砍向面前这个年轻男子,忽然听到他说的这些话,锐雯才惊觉,刚刚自己连续抵挡了两次爆炸后,在第三次爆炸来临的时候就被震晕了过去。毒雾,那又是什么?随后,锐雯转头看向了远方,只见千米之外,一团墨绿色的毒雾正在缓缓的扩散着。

    原来如此,我被人救了啊??看来就是眼前这个人救了我的。锐雯将巨剑插在了身旁的土地,双手抱拳,感激的说道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感谢阁下的救命之恩,锐雯没齿难忘。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嗯?你是……”

    等等,这个人,怎么看起来如此熟悉??这个人……锐雯想到被人救了,原本打算正式答谢一下,但是她越看陈寅越觉得面熟。

    “哈哈哈~~好久不见啊!锐雯!!上次见面还是在战争学院签署停战协议的时候了呢。”陈寅见到锐雯好像认出来自己了,于是讪笑着开始搭话了。

    当陈寅一提到战争学院,锐雯也彻底想起来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真正学院的陈寅。当初也是拜他所赐,自己参与的诺克萨斯对外战争中,头一次品尝到了失败者的苦涩滋味。

    想到了眼前的人是战争学院的陈寅,锐雯毫不犹豫的再次拔起了巨剑,又一次摆出了战斗的姿态。让陈寅无奈的连连挥手。

    “等等,别动手,先别动手。我其实有几个问题想问你的。如果真想打,等我问完了,咱们再打,好不好?”

    “好,你问吧。仅限三个问题,问完了不管你说什么,哪怕你救我一命,我也还是会动手的,大不了杀了你之后,我再去自杀。我们诺克萨斯战士,是不可能放过仇敌的。”

    锐雯的回答听的陈寅又一脑袋冷汗,这次救人还真是救了一个大爷般的人物。杀了我再自杀??真亏的她能想得出来。

    “我就是想问问,造成这数十万民众还有士兵伤亡的,是你们诺克萨斯人做的吗?”

    “当然不……是……”

    锐雯开始还想理直气壮的回答,但是话一出口就想到了那几台机器上面的铭文符号,于是声音也渐渐变小。锐雯心虚的样子让陈寅的目光渐渐变冷。他再也不复刚刚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时空之戒的光芒一闪后,破败王者之刃已经出现在了陈寅的手中。

    陈寅将手中长剑遥指锐雯,语气冰冷的说道“看来,我不需要再问后面的两个问题了,来吧,拔剑吧。”

    说罢,陈寅一抖手中长剑,直刺锐雯的心口,速度奇快。但是,当长剑刺穿了锐雯的盔甲时,她却都一动不动,陈寅连忙收劲,但是锋利的剑尖仍然刺透了锐雯的内甲,直抵肌肤,一滴血珠沿着破开的伤口缓缓滴落下来。

    “为什么不还手??”陈寅问道。

    “没什么,你杀了我吧。”锐雯眼睛空洞的眺望着远方的毒雾,想到数万诺克萨斯将士永远的躺在了那里,她的心中就是一阵揪心的疼痛。

    “哼!我和你们诺克萨斯人不一样。就算杀人,我也不会杀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人。杀死手无寸铁的民众,甚至为了胜利不惜杀死自己的同胞,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诺克萨斯精神吗?!真是令人鄙夷!”

    陈寅缓缓的将长剑收起,但是他的话语却犹如一柄柄刀锋,再次深深插入了锐雯的胸口,让锐雯坚定的信仰出现了一道道精神裂缝。

    忽然之间,锐雯拔起巨剑,横举剑身,抹向了自己的脖子。仓促之下,陈寅挥剑上前格挡,即使这样,符文巨剑仍然在锐雯的脖颈之间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为什么阻止我?你不杀我,我自杀总可以吧。连我自杀你也要管吗?陈寅,你不要太过分!!”锐雯瞪着陈寅怒斥道。

    “你们诺克萨斯人脑子是不是都有病啊??我好不容易救了你,你起来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我。现在讲道理发现自己没有道理,又打算自杀。你们的勇气呢?拿出你们杀死自己同僚的勇气,拿出你们杀死自己的最高统帅达克威尔的勇气。把这些勇气拿出来啊??啊!!”

    锐雯忽然一剑向陈寅劈来,吓得陈寅惊叫了一声连忙躲开。只见此时的锐雯一脸煞气,她的双目也有些微微泛红。

    “把你刚才的话给我收回去!!!我承认,那边的毒雾和机器人是我们诺克萨斯实验室的产品,很有可能就是辛吉德做的,如果你要我代表诺克萨斯对此负责,为那数十万人偿命,我也可以立刻死在你面前谢罪。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侮辱我的恩师,达克威尔元帅就是死在了卑劣的艾欧尼亚人手中!!你凭什么把这件事情也栽赃到我们诺克萨斯身上!你混蛋!陈寅!!”

    锐雯嘴上说着,手上也一直未停下对陈寅的攻击。陈寅一下下格挡着锐雯的进攻,也开始了言语上的反驳。

    “什么是上行下效,你们这次就是典型的这种行为。斯维因为了上位,都可以干掉达克威尔,辛吉德当然也可以干出这种为求胜利,不惜疯狂自损的事情。总之,就是你们诺克萨斯人有病,都是些疯子。”

    “陈寅!!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斯维因大人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给我受死,折翼之舞,三连斩!!镇魂之怒!!”

    “我靠!!!”见到锐雯拼了命的进攻,陈寅暗骂一声,连忙施展了残像身法,离开了交战区域,躲到了50米开外。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头皮发麻,只听见远远的一个声音怒吼了一声“疾风斩!!!”

    你大爷,锐雯。陈寅眼见对面飘过来一道深绿色剑气,他知道也得拼命了。“断罪,疾风斩!”

    同样的一道半弧形的紫色剑气与迎面而来的绿色剑气隔空相撞,巨大的冲击波和因撞击而粉碎的剑气飞散在四周,陈寅双手挡在了面前,被劲风吹了出去,零散的剑气将他身上那件本就单薄的内衣切割成了一条条碎布,就连腿上的长裤也变成了四角短裤,如果不是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的话,陈寅现在这一身打扮很像准备去海边度假的行头。

    锐雯也没有好到哪去,浑身亦是血迹斑斑,碎步片片,不过幸好她的上半身还有一副半身铠甲在,遮盖住了胸部避免了走光。

    “呸呸!!等等,停!”陈寅吐了两口飘飞到嘴中的沙子和尘土后,眼见锐雯又跳了起来,准备继续战斗,他连忙高喊了起来。当发现锐雯并没有理睬他的呼喊而是继续前冲过来时,陈寅再次喊道。

    “锐雯,你还认识希维尔吗??”

    这个时候,锐雯拔剑前冲的姿势才宣告中止,她一脸震惊的问道“希维尔,那个叛徒?她不是死了吗?”

    “切,那是为了隐瞒消息,防止你们诺克萨斯再派杀手去刺杀重伤的她,才对外公布希维尔在泰隆的刺杀中已经身亡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达克威尔元帅身亡后,作为达克威尔身边的得力干将,希维尔要来带战争学院避难??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新上位的斯维因元帅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找人干掉希维尔?而且用的还是你们诺克萨斯的第一杀手,泰隆?对了,估计你也不知道,现在泰隆先生已经成为了我们战争学院明年即将新设的刺客分院的院长了,地位等同于我的老师贾克斯前辈,还有塔里克大师等人。泰隆先生为什么要加入战争学院呢?他最开始的任务可是来刺杀希维尔的,要知道泰隆先生除了克卡奥先生之外,最尊敬的人也就是达克威尔元帅了。。我都这么说了,如果你还想不明白达克威尔元帅的死因,那你真的是没救了。”

    陈寅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感觉到有些口干,他连忙从时空之戒中取出了一个水壶,扒开了塞子后猛灌了几大口,再次看向锐雯还打算问她要不要喝口水的时候,却发现锐雯一脸的茫然与无助,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孩,无辜且又惹人怜悯。

    “哎,锐雯……”陈寅低声轻叹着,拿着水壶,向锐雯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锐雯忽然仰天一声狂啸,身上涌动着暴烈的符文之力的气息,她忽然举起了手中的巨剑,一手握柄,一手握刃,在“啪擦嚓!”的一片片脆响声中,锐雯竟然自己亲手毁掉了诺克萨斯赐予她的这把武器。她的右手缓缓垂了下来,鲜血从手心喷涌出顺着五根手指汇流成了一条小溪,一滴滴的溅落在地上绽放出了血色花朵。锐雯遥望着天际,叹息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我走了,陈寅。今天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别了……“

    ”你要去哪里?千万别又想不开啊,你要不然也来战争学院吧,泰隆先生和希维尔小姐都在,你如果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去找他们询问。“

    陈寅被锐雯如此刚烈的行为也吓了一条,他还是很担心锐雯有解不开的心结,再去寻短见。

    ”不需要了,谢谢你了,陈寅。我和他俩不同,诺克萨斯是自小就刻印在我灵魂中的烙印,即使它或它的掌权者背离了我对诺克萨斯的信仰,我也不会对它拔剑相向。我前半生满手的血腥,都是为了这个信仰,后半生,我会自我放逐。为前半生所犯下的罪孽,去慢慢赎罪。再见……”

    说话之间,锐雯左手拿着那把残破的断剑,渐渐融入了夕阳之中的街道尽头,只给陈寅留下了一个长长的背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