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海权 > 第496章 伊奥尼亚海的角斗-黑暗中的两败俱伤(下)

第496章 伊奥尼亚海的角斗-黑暗中的两败俱伤(下)

    法国人的炮击相当有效,仅仅一分钟后,苏舜少将麾下的轻型巡洋舰中就有多艘中弹起火,这些轻型巡洋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够抵挡法国人194毫米舰炮射来的86千克穿甲弹。

    “凯撒炮塔发生爆炸!”

    “该死的法国佬!”苏舜少将刚刚从爆炸产生的剧烈震动中稳住身子就听到了萨尔茨堡号损失了三分之一火力的噩耗。他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不远处在不停闪烁着炮焰的战舰,法国装甲巡洋舰那独树一帜的6座烟囱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命令各舰!攻击探照灯!发射鱼雷!命令驱逐舰队突击!”

    面对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4艘法国海军最新锐装甲巡洋舰,即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苏舜也没想过逃跑!

    赫尔戈兰湾海战中,大洋舰队的同僚面对英国人的战列巡洋舰是如何浴血奋战早已成了宣传德意志帝国海军战斗精神的不朽样本,现在对面只有4艘装甲巡洋舰,自己没有理由做的更差!这个在原本的时空中指挥戈本号战列巡洋舰在萨利赫角海战中面对5艘沙俄海军黑海舰队前无畏舰依然选择主动交战的少将这一次依然做出了不要怂就是干的选择!

    不过苏舜也不是蛮干,虽然在火力上自己处于绝对下风,轻型巡洋舰的舰炮根本打不穿对面装甲巡洋舰的主装甲单,但是在这个距离上,侧舷的2座3联装550毫米鱼雷发射管却成了能给法国佬致命一击的杀手锏。

    集中攻击法国人的上层建筑,破坏探照灯,缩短他们发现鱼雷的距离,如果能直接命中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能命中,那么逼迫法国人转向规避也能降低他们的炮击精度,并且拉开距离,给驱逐舰队突击腾出空间。

    德国海军官兵无疑是优秀的,其实根本不需要苏舜命令,从法国人劈头盖脸的炮击打蒙中回过神来的炮手们在发现对面是4艘装甲巡洋舰后就已经将炮口瞄准了法国佬的上层建筑。

    法国佬的炮威力更大,但自己的炮更快!

    6艘轻型巡洋舰上的34门150毫米舰炮在实战中发挥出了它那每分钟8发的超高射速!连绵不断划过夜空的光带让德国人的声势看上去比法国人更加浩大!法国装甲巡洋舰的甲板上顿时到处都是爆炸!法国人的上层建筑被火焰、破片和冲击波席卷而过,照在德国轻型巡洋舰身上的探照灯瞬间少了一大半!

    虽然看上去法国装甲巡洋舰的甲板上多处起火,情况更加惨烈,但实际上法国人的每一次命中都给德国人带去更为惨痛的损失。

    一发86千克穿甲弹直接砸在了排在第3位的林茨号的司令塔上,100毫米的司令塔装甲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司令塔内包括舰长、炮术长在内的军官全体阵亡。

    排在第4位的格拉茨号的50毫米主装甲带被击穿后,炮弹接着又穿透了50毫米的炮塔座圈,在座圈内爆炸的炮弹震开了弹药提升井的防火门,火焰窜进了发射药库,所幸的是德国发射药相当稳定,加上150毫米舰炮使用的是金属发射药筒,因此只造成发射药库内27个药筒被引燃。但是大火依然造成了34名官兵被烧死,7人严重烧伤。而且在向发射药库注水后,格拉茨号不仅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火力,并且还出现了艏倾。

    这么近的距离,让这场你捅我一剑我砍你一刀的对轰变得异常惨烈,此时比拼的已经不再是战术素养和技能,而是双方官兵的意志!

    “轰”

    一发164毫米炮弹击中了维也纳号舰体中后部,四散的弹片横扫了维也纳号的后部鱼雷发射管,发射管周围的鱼雷班组瞬间卷进钢铁的绞肉机,鲜血和碎肉溅满了舱壁和甲板,已经旋转好角度指向舰外的鱼雷发射管顿时没了反应。

    “预备鱼雷组!快!”

    3条550毫米鱼雷如果被引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就在预备鱼雷班组冲出舱室奔向鱼雷发射管的时候,伴随着高压气体的喷发声,3条鱼雷从发射管内激射而出,伴随着小小的水花落入海中,然后螺旋桨高速旋转起来,雪白的航迹迅速奔向对面装甲巡洋舰那巨大的舰影。

    “罗伊特,你他妈没死啊!”预备鱼雷组的鱼雷长走到鱼雷发射机的防盾后对着鱼雷瞄准手说到,鱼雷发射管周围已经满是战友的鲜血,看到有战友还活着让他的心情稍微好过了一些。

    “咳咳,就算要死,也要看着鱼雷命中后的爆炸才死!咳咳!”罗伊特费力的说着,然后像用尽了全部力气一样靠在了瞄准手座椅的靠背上。

    这时预备鱼雷长才看见对方的身上有一条斜跨胸腹的巨大伤口,整个胸前都已经被鲜血染红。预备鱼雷长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再装填!5分钟内给我把鱼雷装填好!”预备鱼雷长歇斯底里的喊到。

    德国海军的驱逐舰注重的是在鱼雷突击中一次性能打出鱼雷的数量,因此并没有鱼雷再装填能力。不过轻型巡洋舰考虑到可能会执行破交战任务,攻击民用船只时用舰炮效率太低,用鱼雷抵近攻击只要一枚就足够了,因此为每个鱼雷发射管都准备了2条鱼雷。

    不过除了平时就在鱼雷发射管内的待发鱼雷外,剩下的鱼雷都存放在鱼雷发射管后的舱室内,要再装填需要先将鱼雷发射管旋转回舰体内,将鱼雷发射管尾部对准舱室上的装填口,再将预备鱼雷从舱室内顺着装填口推出装进鱼雷发射管。而且因为这是在攻击民船这种悠闲的时候才使用的,因此再装填完全靠人力。

    预备鱼雷长要求5分钟内再装填完毕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强人所难了,然而这个时候,预备鱼雷组的官兵们没有任何怨言。战友的鲜血已经足以让他们对任何能够打击敌人的命令全力以赴。

    将罗伊特从座椅上架下来,预备瞄准手立刻坐上满是鲜血的瞄准手坐席开始奋力转动方向机,鱼雷发射管开始缓缓转回舰体。

    预备鱼雷长将罗伊特放到甲板上,让他依靠着舱壁看向大海。

    “看着!鱼雷命中的爆炸你一定要看着!”预备鱼雷长对着已经无力说话的罗伊特低吼到,然后抬起头丝毫不顾自己下达命令刚刚过去1分钟,蛮横的吼到:“动作快!你们他妈的在磨蹭什么!我再给你们2分钟!”

    德国海军官兵的奋勇作战终于让苏舜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被德国人打掉了大半探照灯,并且被那连绵不绝的弹雨洗礼的法国人到了2000米时才看见飞扑过来的36条雪白航迹,原本4艘装甲巡洋舰纷纷转向规避,法国装甲巡洋舰队瞬间大乱!

    被维也纳号攻击的瓦尔德克?卢梭号上的10门65毫米速射炮开始疯狂向水面上的航迹开火。急速转向中开始倾斜的舰体让法国人的准头也不怎么样,不过好在65毫米速射炮的数量不少,4.2千克的弹头也有着足够的破坏力,在水下爆炸的炮弹产生的冲击波震裂了鱼雷的雷体,海水涌入燃烧室让热动力鱼雷顿时失去了动力并且让鱼雷开始下沉,在海面上出现了一些气泡后,2条鱼雷航迹从海面上消失了。

    然而还不等法国炮手们欢呼,1条鱼雷就撞在了瓦尔德克?卢梭号的舰艉,巨大的爆炸几乎推着瓦尔德克?卢梭号的舰艉横向移动。舰上的官兵都惊恐的看着那飞溅而起拍打在后甲板上的水墙,而当他们得知瓦尔德克?卢梭号的船舵被卡死,一侧的推进轴被震断后,绝望的神色爬上了他们的脸庞。

    瓦尔德克?卢梭号此时正在满舵转向!船舵卡死意味着他们只能在海面上兜圈子!他们走不掉了!

    维也纳号上,预备鱼雷长也看到了瓦尔德克?卢梭号舰艉的冲天水墙,爆炸出现在舰艉,那么这应该就是后部鱼雷发射管发射的鱼雷。他兴奋的转过头来喊到:“看到了吗!鱼雷命中的爆炸!那是你射出的鱼雷!”

    然而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罗伊特靠在舱壁上,歪着头仿佛睡着了。

    他回过头,狞笑着看着对面的舰影高喊:“鱼雷发射!”

    德国人的第一波鱼雷攻击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瓦尔德克?卢梭不是唯一被击中的舰船,排在队尾的埃尔奈斯特?勒南号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舰艏被因斯布鲁克号射来的鱼雷炸成了象鼻山,贯穿舰体两侧的大洞让埃尔奈斯特?勒南号的舰艏看上去随时都会掉下来。

    就在维也纳号后部鱼雷发射管再次射出3条鱼雷的几乎同时,德国轻型巡洋舰发动了第二波鱼雷攻击!

    德国人的第二波鱼雷攻击对已经完成了转向的法国装甲巡洋舰造不成多大威胁。然而瓦尔德克?卢梭号在躲过了维也纳号的第一波鱼雷后无法回舵,保持着满舵转向的她又重新将自己巨大的侧影暴露给了德国人,这让瓦尔德克?卢梭号成了第二波鱼雷攻击的最大受害者,

    无法调整航向瓦尔德克?卢梭号上的法国海军官兵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舰主动撞上一条条鱼雷航迹。

    首先林茨号发射的一条鱼雷撞在了她的舰体中部,然后来自因斯布鲁克号的一条鱼雷撞在了她的舰艏,两条550毫米鱼雷的200千克战斗部根本不是水下防护薄弱的法国装甲巡洋舰能够承受的。

    剧烈的爆炸让动力系统顿时停摆,丧失全舰动力的瓦尔德克?卢梭号连抽水机都停止了工作,海水从巨大的破口处涌入,舰体迅速侧倾,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瓦尔德克?卢梭号就被迫弃舰。

    苏舜的豪赌获得了他想要的结果,法国人和自己之间的距离迅速被拉开。原本双方之间不到4000码的距离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驱逐舰队冲进来只会被夹在两支舰队中间,成为被法国人攻击的靶子,甚至还有被自己的轻型巡洋舰误伤的可能。

    但是现在,不仅击沉了一艘装甲巡洋舰,而且转向的法国舰队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更重要的是从侧后方突击的驱逐舰队只需要面对纵队变成了横队的法国舰队最外侧战舰的拦截火力,进攻压力大减!

    不过苏舜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当跟在舰队后面的驱逐舰领舰带着16艘驱逐舰杀到时,从编队后方向前看去,他们被己方轻型巡洋舰的惨状惊呆了。4艘轻型巡洋舰都燃起了大火,旗舰萨尔茨堡号出现了侧倾;维也纳号上只有3门主炮在开火;林茨号的干舷矮了一截,显然进水严重;情况最糟糕的格拉茨号舰艏甲板已经基本没入海面,舰艉高高翘起,舰桥上闪烁着的要求脱离编队的灯光信号表示这艘战舰已经无法继续战斗。

    战斗爆发不到20分钟,德国地中海舰队巡洋舰分舰队第二中队的轻型巡洋舰就残了大半!

    看着舰队惨状的德国水兵们目呲欲裂,驱逐舰领舰食雀鹰号上开始反复打出一个灯光信号:

    “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