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海权 > 第514章 索尔道的钉子-骑兵!冲锋!

第514章 索尔道的钉子-骑兵!冲锋!

    索尔道西北方向27公里外,骑在高大的汉诺威战马上的克莱斯特少校看着在自己身旁的友军部队那缓慢的移动速度眉头直皱。

    按照原计划,第20师应该在昨天夜里抵达索尔道巩固防线,以确保自己所在的第12骑兵师和第3预备步兵师能顺利通过索尔道包抄到索尔道以东-马祖里湖西南一线,来完成切断俄第3集团军退路,形成包围圈,并且保护一路直插波兰的第一集团军侧翼的目的。

    但是,第20步兵师把事情搞砸了。

    被俄国人挡的寸步难进不得不停下脚步的第20师浪费了宝贵的10个小时,而这浪费的10个小时显然让先前突入索尔道的友军部队置身于巨大的危险之中。否则集团军指挥部不会下令让第12骑兵师甩开第3预备步兵师,不计一切代价守住索尔道。

    身为骑兵,27公里的距离,即使是正常行军也只要2个小时,要是让自己指挥的骑兵营自由行动,克莱斯特有把握在一个小时内赶到索尔道。

    克莱斯特少校头盔上的银色骷髅头表明着他的身份,德意志帝国的骠骑兵。

    虽然此时帝国陆军序列里已经没有纯粹的骑兵师了,第12骑兵师也一样。3个骑兵团中真正的轻骑兵只有1个团,另外的2个的团都是本质上是骑马机动,下马作战的骑马步兵。

    骑兵部队在称号上也没有了骠骑兵和龙骑兵的区别,帝国军队服装改革也取消了骠骑兵原本那华丽的装束和帽子。

    这让骑兵师里大都由原本的骠骑兵部队改组而来的轻骑兵大为不满,这些以自己纯正骑兵身份为傲的部队为了彰显自己和那些“龙骑兵”的不同,开始不约而同的往自己身上挂上一些以往骠骑兵的的装饰,这又影响了部队的着装统一性。

    最后在军队内一些骑兵出身的老将的干预下,帝国轻骑兵部队的头盔上装上银色骷髅头以示区分。

    这个举措也让轻骑兵部队继续以骠骑兵的称号自居,克莱斯特也以头上的骷髅徽章为豪。这个徽章代表着自己的部队即使是现在,也是帝国陆军中最快速的机动力量。

    然而,身旁的这些友军部队严重拖慢了自己的行军速度。

    因为帝国陆军骑兵师的编制改革,第12骑兵师和普通步兵师一样也配属有独立的师属突击炮营。虽然只有4个连的规模,仅为1908年制定的陆军一线部队标准,和现在陆军的二线步兵师一个水平,不过对实际作战时作为步兵投入进攻的2个团来说则完全够用的。

    这些突击炮在昨天的战斗中证明了自己的巨大价值,德军在整个战线上7个小时内突破俄军全部三道防线,打穿11公里的防御纵深。

    第12骑兵师即使只有2个团的兵力直接参与了进攻,在师属突击炮营的支援下,俄国人的防线也就顶多算张比较厚的牛皮纸。

    因此,这些2号突击炮在那些“龙骑兵”那儿得到了极高的赞誉,不过这些2号突击炮此时的表现真对不起那样的赞誉。

    这些铁轱辘的家伙那那磨磨蹭蹭行进速度实在让克莱斯特看的烦躁不已。这些号称最大速度能达到28公里每小时的玩意此时只能以1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在乡间小路两侧的草地里磨蹭。

    普通的步兵师也许这个速度相当满意,但是作为骑兵,这个速度也实在太让人着急了。而且还不能让这些13吨的铁轱辘在乡间小道上行驶,这样的土质小路根本经不起这样的糟蹋,当初突击炮列装后帝国陆军的辎重部队就已经吃够了教训了。

    哪怕现在为了保持骑兵的机动性,第12骑兵师的师属炮兵团已经全部改用卡车作为牵引车和运输车,机动力大幅提升,但是真要是开上被犁过的路面也是一样要骂人的。何况除了师属炮兵外,第12骑兵师的辎重部队还没做到完全淘汰骡马拖曳的载重马车。

    然而即使这些2号突击炮再慢,自己的“骠骑兵”营也不能甩开这些铁疙瘩单独行动。自己的部队不是那些轻、重机枪、迫击炮一应俱全的骑马步兵。下了马的骠骑兵营,能发挥的作用估计还不如2个步兵连。

    如果俄军是在运动中,克莱斯特有信心利用骑兵的机动力从侧翼插进去咬一口就走。但是现在俄军抱成团停在那,自己反而没法下口。如果甩开突击炮单干,那么就算赶到索尔道也是扔进战场里白白消耗掉了。

    这种感觉让克莱斯特憋的很难受。骑兵,应该说纯正的骑兵的地位在下降,这是每一个和克莱斯特一样以骠骑兵的称号为荣的纯正骑兵都明白但是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每一名有一定时代敏感性骑兵军官都能感受到骑兵这个兵种面对时代进步时的无力感。

    缺乏重火力的纯正骑兵缺乏攻坚能力,武器技术的进步骑兵再也没有办法用引以为傲的机动力去像割麦子一样收割敌人的生命,面对机枪的枪口,骑兵反而成了被收割的一方。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骑兵依然不会消亡,机枪可以杀死骑兵,但是却不可能取代骑兵。真正让克莱斯特这样的骑兵感到压力的其实是那些骑马步兵。

    机动力就是骑兵的战斗力,因为拖着这种步兵用的支援火力导致机动力不足,并且作战时需要下马,让以骠骑兵自居的轻骑兵们平日里刻意彰显出自己和骑马步兵的不同。但是如果这些骑马步兵有了比自己更高的机动力,那么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自傲?

    而这不是不可能的,不,应该说这已经是一个确定的事实了。大家都知道在马肯森将军的第一集团军里一支部队里没有一匹马却顶着骑兵称号的“骑兵师”!而像克莱斯特这样的中层骑兵军官更听说过这支部队在军事演习中相比传统骑兵师那压倒性的进攻能力。

    大概制约这样的“骑兵”彻底取代自己这样的纯正骑兵的只有帝国的生产力了。这是时代进步的必然发展方向,传统骑兵们只能去接受,无法去对抗。

    克莱斯特并不渴望战争,但是却渴望战斗,好给骑兵留下一个完美的谢幕演出。

    所以现在这种什么也做不了的感觉让克莱斯特很烦躁。

    急促的马蹄声搅乱了乡村小路上骑兵行军的声音,这是骑兵飞驰而来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克莱斯特精神一震,一拉缰绳一夹马腹就向侦察兵迎了上去。

    “接敌了?”

    “是,营长,前哨在东南方5公里处发现俄军骑兵,哥萨克,大约600骑。右翼有少量步兵,可能是后勤部队。俄国人应该是在休整,并没有发现我们。”

    “600骑,一个团吗?”克莱斯特笑了起来:“兵力是我们的三倍,实力正相当!”

    “通知2营的李斯特少校,请他们从我们的后方横穿过去,移动到德国人的右翼,那些德国人的步兵交给他们了。通知后面的那些‘龙骑兵’们,向前移动接替我们现在的位置。传我的命令,全营重整队形!让那些俄国佬知道,时代变了!”

    克莱斯特要指挥自己的部队和俄国人打一场真真意义上的骑兵战!

    全营的骑兵汇集起来,重新整队,然后提速,迅速向俄国人靠拢过去。

    200名骑兵以密集队列行军的动静足以让老练的哥萨克们发现他们,当克莱斯特的骑兵营在一公里外展开时,对面的俄国人也早已上马列队。

    虽然在这里遭遇德国骑兵绝对是一场灾难,这意味着德国人的追击部队出现在了第7集团军的侧翼。

    不过同样都是骑兵,而且数量还比自己少,哥萨克们没有选择撤退,而是决定和德国骑兵一战!

    因为数量劣势,克莱斯特不得不将阵列拉宽,队列宽度100骑,只排出两列横队。

    而对面的哥萨克骑兵,队列宽度150骑,标准的4列队形。

    然而面对这样的数量劣势,克莱斯特麾下的骑兵们却并不慌张。并不是他们狂妄,而是德国骑兵早就不是只会举着骑兵刀冲锋的老古董了。

    德国骑马步兵全部装备了使用钢丝折叠托和手枪型小握把的半自动步枪。而德国轻骑兵除了挂在腰部左侧的1890式骑兵刀这样的传统骑兵武器外,都配发了更新式的全自动武器。

    这种叫做MP10的自动手枪和G3半自动步枪一样是导气式自动结构。全自动射击可以在3秒钟内打空装满了手枪弹的30发弹匣。虽然枪身长度大幅缩短,但是枪身上依然还是能看出一些G3半自动步枪的影子。和骑兵用卡宾型G3一样,安装钢丝折叠枪托和手枪型小握把。

    与时俱进的轻骑兵们的作战教条中明确要求骑兵们在冲锋前先给敌人一弹匣子弹尝尝!

    两队骑兵隔着1公里的距离相互对峙,战马们打着响嚏,但是它们的骑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战场上弥漫着让人窒息的寂静。和骑手们心意相通的战马也感受到了战斗前的气息,不停地用前蹄刨着地面。

    克莱斯特抽出自己装饰华丽的骑兵刀,1890式骑兵刀雪亮的刀身伴随着悦耳的摩擦声缓缓出鞘。克莱斯特将骑兵刀向斜上方举起。这个动作就是信号,后排的传来“锵”的抽刀声整齐划一。

    对面的俄国人也几乎在同时抽出了他们的恰克西军刀,和德国人一样,俄国人的第一排也没有拔刀,俄国人的骑兵也是装备了莫辛纳甘龙骑兵步枪的。这大概就是骑兵进入火器时代后唯一的改进了。

    克莱斯特缓缓催动战马,200名骑兵缓缓推进,对面的哥萨克们同样在缓缓移动,双方之间的距离迅速缩短到只有600米。

    “骑兵!冲锋!”

    克莱斯特一夹马腹,胯下的汉诺威战马猛的窜了出去,紧接着,大地开始震撼起来。200名骑兵以密集队形发起的墙式冲锋宛若惊雷!

    对面的哥萨克骑兵也高喊着乌拉开始了冲刺!近千匹战马奔驰的马蹄仿佛能踏碎大地!骑兵们的嘶吼仿佛能扯开天空!

    哥萨克骑兵们在500米的距离上就选择了开枪,栓动式步枪的射速让骑兵很难有时间开第二枪,所以先开枪是个正确的选择。不过想要在500米的距离上打中人本来就不容易,更何况是在高速奔驰的战马上。

    不过德国人还是有几骑被击中,被击中的战马嘶鸣着发狂的开始狂奔,骑兵们拼命控制着战马的前进方向。

    近代骑兵基于莱斯特方程理论进行的墙式冲锋固然威力惊人,不过也对骑兵的素质有着极高的要求。密集队形下的高速冲刺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身边的战友撞倒在地,然后被后面的战马踏的粉身碎骨。

    所以即使战马被击中,骑兵也要控制着战马只能往前冲!

    将身子贴在马背上,依然保持着队形完整冲锋着的德国骑兵让哥萨克也不得不承认对面的骑兵有着不亚于自己的素质。

    不过还没等俄国人诧异德国人为什么还不开枪还击,双方就已经冲到了不到300米的距离上,第一排的德国骑兵整齐的直起身子,端起MP10扣下了扳机。

    近百支全自动武器的火力是惊人的!密集的子弹呼啸着向对面的哥萨克骑兵飞去。集群扫射不需要讲究精度,而且对面是骑兵这样的大目标,数千发子弹劈头盖脸的将对面的敌人笼罩起来。

    手枪弹的威力也远大于帝国军队普遍使用的9X23伯格曼手枪弹,即使是战马也无法承受被连续命中数发所带来的伤害。对面的哥萨克骑兵瞬间倒下去一大片。

    哥萨克骑兵的前排显然被MP10的火力打蒙了,倒下的骑兵在被后面的战马踏碎的同时也让骑兵的阵型有了些许混乱。

    就在这时,打空了弹匣的德国骑兵将MP10猛地往背后一甩,新式的配套枪带就能将MP10挂到背上从而不影响骑兵的动作。

    抽出腰间的骑兵刀,两股骑兵猛地撞在了一起!

    密集队形下的冲锋不需要什么花巧,同样是墙式冲锋,谁先维持不住队形谁就会被冲散。

    同样高大的战马,同样雪亮的战刀。刀锋切开肌肉,带起一道道鲜血。

    这样的骑兵对冲中是听不到什么惨叫声的,在战马的速度加持下,骑兵的冲击力无与伦比,被砍下马的骑兵会瞬间被马蹄踏成一摊烂肉。

    利用马的冲击力,克莱斯特轻而易举的就砍开一个哥萨克骑兵的胸腔,然后低头避过一名骑兵劈过来的刀锋,再顺势将刀身放平,将另一个骑兵的腰腹部破开,从战马上扫了下去后就穿过了哥萨克的骑兵队列,战马继续向前奔出去上百米后才止住冲势。

    穿过了哥萨克骑兵的队列的德国骑兵拉扯着缰绳调转马头开始重新整队,每一个身上都满是鲜血,敌人的,或者自己的!

    一个冲锋克莱斯特的骑兵营就少了五分之一!不过俄国人倒下去的至少是自己的5倍!这就是密集冲锋中,队形被冲散的代价!

    承受了更大伤亡的第一排骑兵并没有退到后面,而是越过此时排在自己前面的战友,再次站在了第一排,他们将骑兵刀夹在臂弯里,用军服擦去血迹,然后插回刀鞘。

    接着将背后的MP10拉回胸前,卸下空弹匣,从胸前的弹匣包里抽出新弹匣装上,然后拉栓上膛。

    此时双方距离已经不足300米,看到德国人的举动让俄国人的队列有了小小的骚乱。不过哥萨克骑兵骨子里的好战让他们没有因此而退缩。

    “很好!再来!骑兵!冲锋!”克莱斯特高喊着,再次发动了冲锋!

    仿佛刚才的重演,在MP10的火力下,哥萨克骑兵再次倒下去一片,然后两队骑兵再次撞在了一起。

    不过这次因为冲刺距离太短,双方都没有把速度提高到极致,因此冲击力不足的骑兵们相撞后就纠缠在了一起。

    德国骑兵使用的的1890式骑兵刀和哥萨克骑兵使用的恰克西骑兵刀都是更注重挥砍的弧刃刀。交织在一起的骑兵们挥舞着战刀疯狂的砍向眼前的敌人。

    近距离的砍杀让场面变得更加血腥,杀红了眼的骑兵们甚至不管挥向自己的冰冷刀锋,只想着用自己手中的战刀砍下敌人的脑袋!

    当两支骑兵再次交错而过之后,克莱斯特身边只剩下一半的骑兵了,克莱斯特砍死了两个哥萨克,还顺带卸掉一个敌人的胳膊,不过自己胸口也挨了一刀,索性因为弹匣袋里的金属弹匣的阻挡没有伤的太重,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克莱斯特此时呼吸都能感受到胸前的灼痛。不过看着对面稀稀拉拉的哥萨克骑兵,克莱斯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我们现在人数差不多对等了。”

    面对再次整队、抄枪、上膛的德军,哥萨克们的勇气终于被打散了,而从另一侧传来的大地的震动和喊杀声意味着德国人的援兵到了。

    大部分哥萨克骑兵选择了下马高举双手偷降,而少部分掉头就跑的家伙克莱斯特也不准备去追,东普鲁士这个大包围圈内,俄国人又能跑到哪去?

    “抢救伤员,收拢俘虏!搞清楚俄国人现在的情况!”

    实际上这样的骑兵对冲后很少有重伤员,摔下马后基本上都只有一种结局。这对于英勇的骑兵们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无论是德国人还是俄国人皆是如此。

    但对于活着的人,惨重的伤亡是压在他们胸口上的沉甸甸的大石。更残酷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要亲手终结自己最亲密的战友的痛苦。

    骑兵们抱着自己受伤难愈的战马脖颈,亲吻着他们的额头,然后流着眼泪将枪口对准自己最亲密的战友扣下扳机。

    不过战争还在继续,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骑兵们去沉浸在悲伤之中。

    “俄国人现在有至少有一个步兵师和两个步炮旅摆在索尔道的前面。我们必须继续增援索尔道。”从俘虏那得到的消息很糟糕。

    虽然没有外伤,但是内伤绝对不轻,不过克莱斯特依然决定召集起骑兵继续前进。

    “人马都状况良好的跟我走!其他人留下!”

    没有人发出什么声音,而是整齐划一的上马。每一名骑兵的身上都带着伤,不过在他们看来,只要马没事,自己就还有战斗力。

    虽然惨烈的伤亡让德国骑兵们并没有因为战胜了数倍于己的敌人而欢呼雀跃,但是克莱斯特眼前虽然个个带伤,但是明亮的眼神中依然充满了斗志的骑兵们的身上的确有着打了胜仗的部队才有的气质。

    “很好!”克莱斯特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不顾自己哪怕呼吸都会剧烈疼痛的胸口高声呼喊:“骑兵!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