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四十六章 她曰食吾

第四十六章 她曰食吾

    长刀刺穿墙壁,发出一声脆响。纯净的眼中透出痛苦,然而依旧温和的注视着鬼哭。

    她双手无力的搭在了鬼哭的肩头,下巴也靠在了鬼哭肩上,面上带着几分解脱,痛苦而又带着轻松的声音在鬼哭耳中回荡:“吃了我,莫要浪费……”

    话音刚落,她的身躯急剧缩小。

    咚!

    有东西落在了地上,白衣垂落。

    鬼哭的长刀挑着白衣,神情有些恍惚。他从未想到,居然会如此轻松,轻松得简直不可思议。

    然而一切,就是如此。

    一瞬间,他有那么一种感觉,自己是不是发错了人了。

    但是,疯长的功德,还有屋中一瞬间就消失的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分明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是对的。

    而最后,女子的话在他脑海中始终徘徊不去。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鬼哭拔出了长刀,扔掉了白衣,看向下面,就在脚边,兽皮上,有一节树根,是被鬼哭接连斩断的那树根。

    还有一个果子,应该算是果子吧!

    看起来,它就像是一个婴儿,不过颜色如白梨,比白梨更加光滑一些,被均匀的从顶部切开了一部分,有汁水不断流出,然后很快汁水就被锁住。

    它的眼珠转动了一下,艰难的扯了一个笑容,接着就凝固了。

    鬼哭总算知道她的意思了,她是要他吃了她。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含义。

    同时,鬼哭也猜出了她的身份。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她应该就——人、参、果!

    人参果,为何会跑到这里搅风搅雨,为何会觊觎龙气,又为何会办一些糊涂事,为何在和自己交手之时,总是收着力。这一切,看起来都自相矛盾,让鬼哭大脑一片浆糊。

    但不管如何,她都做出了为祸天下的事,可又不知道为何,鬼哭的心总是沉甸甸的。

    他,后悔了。

    地上的一截树根,发出哀鸣,一头撞进了火中,然后瞬间,浑身着火。在火焰中,化为了灰烬。

    乾坤袋又能使用了,鬼哭想了一下,没有把人参果放进去。这是饕餮的胃,尽管饕餮已经死了,他的胃已经被做成了乾坤袋,即便如此,也是半活着的。

    孟长老嘱咐过,灵珍异宝可不能放进去,不然被这玩意儿消化了,那可就亏大了。

    当然,消化也有消化的好处。乾坤袋吃的多了,里面的空间总能大一些。

    蜀山也有乾坤袋,可只有少数几人能用。是一个坤袋配上好几个乾袋。据说,那个坤袋能装下一座小楼,就是靠喂东西喂出来的。

    鬼哭将人参果揣在怀里,小心翼翼的不让冤魂铁甲触碰到它,用蓑衣遮好。看了一眼周围,火势越发大了,于是穿上的靴子,匆匆下楼,拿起刀鞘,撞进了雨幕之中。

    厮杀还在继续,化身为半人半狼的狼铁爪身上皮毛已经湿透,血液和雨水混在了一起。

    斗笠下,罗家成面色惨白,久守必失。他刚才中了一爪,随着时间过去,此刻身上越发无力。

    “我很快就能杀了你,那个女人,也跑不了,你们通通都会死在我的爪下!”

    狼铁爪语气平静,罗家成冷哼一声,没有作答,心中却焦急起来。

    该死!

    他没想到狼铁爪就会是如此强悍,居然硬拼着林飞雪的小剑,身上用右臂换来自己挨了一爪。

    只是小小的一道伤口,挺严重的影响了他的妖气运转,导致他实力大降。

    铃铃铃……

    悠悠的铃声,穿过重重雨幕,传入了他的耳中。他有些不可置信,旋即狂喜。

    狼铁爪则是神色大变,不由得回忆起那一天的恐惧。那恐怖的气息,每天夜里都在他脑海中徘徊不去,让他噩梦连连。鬼哭的刀,斩断他父亲胳膊的情形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脑海中闪过,而在噩梦中,那条胳膊,变成了他自己的头,每天早上,都被这噩梦中的一幕吓醒。

    果然,又是那一道身影。

    他强硬的撞破了一层又一层雨幕,身躯由小到大,越来越清晰。

    刀身摩擦刀鞘,声音细微而清晰,混合在铃声之中,充斥着恐怖的恶念,愈发肃杀。

    对于鬼哭的恐惧,对于那一刀的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在他心头徘徊,伴随着恶念冲破他的心房,那恐惧随之酝酿发酵壮大,充斥了他的整个脑海。

    恐怖!恐怖!恐怖!

    鬼哭的声影犹如死神,尤其是伴随着一道霹雳从天而降,隆隆的雷声中,那狭长的双眼格外清新,他分明看到那双眼睛中蕴含的杀意。

    这一刀,我会砍死你!

    他的眼睛,这样说着。而狼铁爪,信了。

    在耀眼的那个雷光里,“呛”的一声,长刀彻底出窍。刀鞘落地,狼铁爪的心也随之落地,极度的恐惧之后,是一片空白。

    长刀高高举起,一点寒星在刀间绽放。铁狼爪的眼睛,被雪白的光芒占据。

    一刀劈落,正中他的脑门。然后劈开脑门,笔直的穿过鼻梁,穿过嘴唇、脖子,一路到了胸膛。

    一条笔直的血线,就此形成。狼铁爪跪倒在地,伴随着身躯的裂开,红色的血光冲天,然后被雨水击散,接着,天地又一次陷入了黑暗。

    尸体倒在积水中,溅起了水花。

    鬼哭看向呆在一旁的罗家成:“人呢?”

    “在阁中。”罗家成说道,他脸上满是惊骇,还好天太黑,鬼哭只能勉强看到他身形,看不到他的模样。

    对于鬼哭的刀,他是见一次惊一次。

    鬼哭踩着水花,到了屋中。

    屋中灯光明亮,如鸡仔般挤在一起女人们看到了凶神恶煞的鬼哭,越发惊恐,发出低声的呜咽。

    “人呢?”鬼哭问守卫在门口的天府城斩妖阁门人。

    “在里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鬼哭抬头看去,微微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孟长老也来了。

    孟长老看到鬼哭的眼神,微微一笑,不太在意:“虽然实力低微,但终究放心不下,还是亲自来了。”

    虽然身为天府城斩妖阁长老,但他的实力,位居第三,在两位蜀山弟子之下,不过还好,这两位蜀山弟子还是挺尊重他这个长老的。

    “跟我来。”

    两人到了屋子里面,一堵铁门挡住了去路。

    孟长老敲了敲铁门,道:“这门厚达一尺,起码重达两千斤,又有机关卡死,非人力所能开。若无钥匙,按理来说咱们是进不去的。但是……”

    说到这里,孟长老脸上浮现出笑意:“他们,太小瞧咱们蜀山的底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