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穷尽也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穷尽也

    次日清晨,潮水退去,露出大片潮湿的海滩,一个个小小的坑洞中,有螃蟹爬出。

    贝类残留了下来,一只迷茫的章鱼在一片水洼里探出头来,它被困在了这里,距离大海只有一丈。

    章鱼比较聪明,迷茫片刻之后,就鼓起勇气爬了出来,企图回归大海。

    大黑马发现了它,探出头去,然后章鱼生出了八只爪子,牢牢的缠住了它的嘴。

    大黑马被吓得嗷嗷直叫,来回飞奔,不断摇头,企图甩掉嘴上的章鱼,就像一只精力过于旺盛的二哈。

    南宫哈了一口热气,热气化作浓郁的白雾,缓缓飘散。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嘴角微微翘起:“大黑还真是有活力呢。”

    轻薄如纱的黑色大氅披在了她的肩头,挡住了清晨的寒气。鬼哭穿了一件皱巴巴的单衣站在她的身边,没戴斗笠,头顶冒出腾腾热气。

    南宫紧了一下身上的黑色大氅,脸上挂起了幸福的微笑,鬼哭道:“你知道的,我并不怕冷。”

    说着,嘴里又吐出了白色的热气,然后眉眼弯弯,自从那年出了意外,她有了一张冰霜脸,冬天就再也没能吐出白色的热气,而现在,就能重新吐出,感觉真好。

    鬼哭道:“你穿着,我热。”

    说完,坐在那一块岩石上,细心的保养起长刀。

    小青把挣扎的大嘴从水里拎了出来,用力一拧,将海水挤压出去,过了一夜,它又有些脏了,扭头看向鬼哭和南宫,啐了一口:“呸,狗男女。”

    曾经她就饱受姐姐的折磨,成天到晚就在她面前秀恩爱,现在又要面对鬼哭和南宫。

    从水里钻出来的吴老怪刚好就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又看向一脸别扭得鬼哭和脸上挂着幸福笑容很是矫情的南宫,认同的点了点头。

    小青气愤的把大嘴甩到了干净的礁石上,警告它在干了之前不准离开礁石,大嘴很是气愤,但是想到是小青,还是原谅了她,盘踞在礁石上。

    然后,小青拉住了大黑马,把缠着它嘴的章鱼扯了下来,对着篮球大的章鱼道:“今天就吃你了。”

    章鱼张开八只爪子,似乎在威胁中:“小心点,我还有爸爸!”

    “这家伙,似乎是妖兽。”吴老怪若有所思的道,流下了口水,他从海中走了出来,手里还拖着一条大鱼。但是普通的大鱼味道,如何比得上妖兽。

    “可惜小了一点。”一旁保养着刀具的鬼哭道。

    “其实也够了,一人两条腿刚刚好。”吴老怪说着,大黑马一下就跳了起来,嘴里嘶鸣不已,似乎在说,我呢,还有我呢?

    吴老怪看了看大黑马,耸了耸肩膀:“你不是还有鱼嘛。”

    说完,又摇了摇头:“谁叫你嘴太大了,而这个小东西太小了,吃了也感觉不到味道,纯属浪费。”

    大黑马不满的又蹦又跳,南宫走上前去把它牵住:“好了好了,你就吃我那份。”

    大黑马开心极了,连忙摇起了尾巴,拿头去拱南宫,撒欢似的撒娇,就像是一年没看到主人的狗子。

    哗啦一声,一颗大头从海中探出,嘴里发出刺耳的咆哮。

    众人目光看去,一头大章鱼张牙舞爪,和那个篮球大的小章鱼长得很像,应该有关系,就是不知道是父子还是母子。

    原本在几人谈论如何吃它的时候瑟瑟发抖的小章鱼又嚣张起来,张牙舞爪,十分嚣张。

    海中的大章鱼也发出了急促的叫声,威胁着岛上的众人。

    两男两女一马相互对视一眼,表情各异,然后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悲伤的笑容……

    小章鱼被扔了海中,悲伤得流出了眼泪,眼泪很咸,犹如大海。原来,大海就是悲伤的眼泪汇聚而成,悲伤逆流成海。

    小小的岛上,传来了扑鼻的肉香,不由得,眼泪流的更加欢快了。

    “人类,你们等着,三百年河东三百年河西,莫欺章鱼小,我还会回来报仇的。”

    在心里默默的吼了一句,它一头扎入海中,消失在茫茫的大海。

    “妖兽可是很记仇的,就这么放了它,真的好吗?”鬼哭觉得,既然吃了人家的家人,就应当斩草除根为好。南宫夫唱妇随,认同的点头。

    小青和吴老怪对视一眼,脸上同时挂起了笑容,果然,小年轻就是小年轻,太嫩了啊。

    吴老怪笑道:“如果不放它,它又如何长大呢?”

    小青补充道:“如果它不记仇,又如何自己送上门来呢?”

    吴老怪又紧跟着道:“最好送上门之前,开枝散叶子孙满堂。”

    小青用力的咬下一块肉,嚼碎了咽进了肚子里,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如此美味,当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才好。”

    南宫愕然,心头咆哮:“小青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果然,你是魔鬼吗?”

    喷香的肉到了嘴边,南宫本能的咬下一口,接着瞪大了眼睛,这滑嫩的肉质,这鲜美的汁水。

    她扭过头,才发觉,这肉是鬼哭喂她的:“怎么了,有心事?”

    南宫点了点头,小声道:“我第一次见到小青姐这副模样。”

    “这很正常。”鬼哭道:“你别忘了,她是蛇妖,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是刻在骨子里的。”

    南宫摇了摇头,还是感觉很难接受,一直以来在她眼中,小青都是一位受到尊重的侠女,这样狡猾的一面,让她感觉对小青的感官有些崩溃,于是不再谈论小青,换了个话题:“对于章鱼的事,你怎么看?”

    鬼哭突然用拳头锤头:“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没想到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这个道理,怪不得刚才对于一头只有百年份的普通章鱼妖兽,小青和吴老怪会表现得那么挣扎,现在才想通,原来都是在演戏啊,为了让那头小章鱼认为他们并不算太强……”

    南宫一脸错愕的盯着鬼哭,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小眼的还有这样一面。

    “别多想了。”小青拍了拍南宫的肩膀,你看大黑吃的多欢。

    就在鬼哭他们在一个小岛上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的时候,一个消息引爆了海王城。

    蛟龙的行踪,已经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