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瑾宁 > 第553章 有一个设想

第553章 有一个设想

    这句话,如同一个魔咒,罩在了陈家众人的头上,形成一种发穷恶的恐慌。

    三老爷站了起来,怒道:“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我就不信他不怕别人指着他的脊梁骨骂,我们把他们夫妇虐打长辈的事情传出去,让京城百姓知道他们夫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不要脸了,我们也不要了。”

    这洗脑式的慷慨陈词,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陈老爷子没做声,他心头觉得很慌,他是没有想过这个结果的。

    他以为,陈家已经是对他们仁慈了,只要拿出银子来,他们想回来就回来,以后还有一份分红,也没亏了他。

    但是,他们竟然不愿意。

    陈家这高楼真的要倾塌了吗?那优渥富足的生活真要远离了吗?

    恐惧如藤蔓一般缠绕着他。

    宏泰号,不能败啊,陈家这么多子孙,就靠着宏泰号吃饭。

    他……他还有几房小妾要养啊。

    那扬言说要瑾宁端洗脚水的姑奶奶们,也是一副义愤填膺,说要出去唱衰陈瑾宁。

    陈家闹事的本领还是挺强悍的,说到就去做。

    流言仿佛长了翅膀,飞跃京城的大街小巷。

    傍晚的时候,就已经传到了将军府。

    是青莹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听到人家说的,她气得不得了,急忙就回来禀报瑾宁。

    瑾宁听罢,只是一笑置之,“就让他们说吧,他们今天讨不到利益,还不许人家说说?”

    瑾宁今天确实是挺生气的,否则她也不会出手。

    但是,在靖廷说要带着牌位走的时候,她就忽然不生气了。

    因为在意,才会生气,如果靖廷都不在意了,只当笑话看待就是。

    如今牌位供奉在将军府,瑾宁的心安得不得了。

    “可若外头的人听信了他们怎么办?”青莹担心地问道。

    这可是影响了大将军和郡主的名声啊。

    瑾宁笑着安慰道:“信了就信了吧,这也是事实,我确实打了那个老女人。”

    可俐道:“不算打,一鞭子绕过去,不痛不痒的,只是吓唬了她一顿罢了。”

    瑾宁啊了一声,略有些失望,“没打啊?那真是可惜,反正都背了这个罪名,早知道就几鞭子抽下去。”

    钱嬷嬷道:“幸好,二可出手也是有分寸的,被揍的都是年轻的那些寸头们,老的一个没动。”

    可俐道:“老的可真不敢动他们,这家人是无赖,,打一下,直接躺在地上装死,我岂不是一身麻烦?”

    钱嬷嬷也不禁叹气,“老身这些年,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我还真是没见过啊。”

    “岂止您老人家没见过?我们也没见过呢,一张嘴就是五十万两银子,还不如去抢呢,五十万两,郡主就是有,也不能给啊。”可俐说。

    “所以,如今讨不到好处,所以就出去到处乱说了,想让郡主迫于压力,多少接济一点。”钱嬷嬷道。

    可伶哼了一声,“接济个屁啊,一文钱都不值得给,让他们倒闭,贱卖。”

    瑾宁听得此言,心中一动,“可俐,把胡掌柜给我请来。”

    可俐道:“是!”

    之前叫陈大侠调查过陈家的情况,陈家是资金短缺,欠着不少货款银子,要东山再起,就一定要有银子注入,否则,就是把所有的铺子卖掉只怕也不足以抵债。

    所以,陈家的人是着了急,抛出所谓的橄榄枝,让靖廷回去,其目的就是要银子。

    钱嬷嬷看出了瑾宁的心思,问道:“郡主您是想让胡掌柜买了他们的店面?”

    瑾宁道:“我知道宏泰号其实是从我婆母的手中做大的,那是她的心血,我倒不是一定要买铺子,或许,宏泰号可以和鼎丰号合作。”

    “合作?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们?”钱嬷嬷一千一万个反对。

    “自然不会便宜他们,我只是想让鼎丰号与宏泰号合作,我要的不是铺子,当然铺子也是要的,我还要宏泰号这块招牌,我给他们一笔银子,让他们彻底和宏泰号断了,说白了,我要拿回宏泰号。”瑾宁道。

    钱嬷嬷顿时痛快地道:“如果宏泰号做起来了,那一定会气死他们的。”

    可伶道:“这是不是叫兵不血刃?”

    瑾宁笑道:“哟,还长学问了?”

    可伶和嬷嬷都笑了起来,青莹往外头看,“不知道大将军做好饭了吗?”

    大将军回来这两天,可着紧做饭了,对吃的也十分执着。

    “怕是没这么快好。”钱嬷嬷笑道,“今晚可是准备了好多菜呢,厨子只管烧火,大将军说都他来做菜。”

    “郡主,您要不要吐啊?”可伶忽然问道。

    瑾宁一怔,“我为什么要吐?”

    “怀了的人不都得吐吗?”可伶看着她,“我怎么觉得您像是个没事人似的?”

    钱嬷嬷笑骂道:“你这个小贱人,这不是诅咒你郡主吗?像没事人就是好事,你还盼着她吐啊?”

    可伶吐吐舌头,“不是,我只是好奇嘛。”

    瑾宁道:“早些日子我跟你们大将军上山的时候,倒是吐过一次的,不过,那时候大概还没怀上吧?只是走得累,吐了。”

    “那不算,是累吐的。”可伶道。

    钱嬷嬷宽慰道:“就算是,那也不要紧,吐也就顶多吐一两个月,之后就没事了,您现在有没有什么不想吃的?有些菜如果觉得反胃,您就告诉我们一声,我叫厨子避开就是。”

    瑾宁想了想,“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没胃口。”

    可伶提醒,“您现在没胃口,是不是因为回来的时候您吃了两碗面片汤?还吃了三个包子。”

    瑾宁摸了一下肚子,“可能是。”

    嬷嬷道:“那可能吃撑了,我下去做碗开胃的汤。”

    “酸的。”可伶道。

    瑾宁皱起眉头,“不要酸的。”

    可伶大吃一惊,“您不喜欢吃酸的吗?人家说酸儿辣女,吃酸的才是哥儿啊,您得吃酸的。”

    钱嬷嬷没好气地道:“你这个坏胚子,哪里来这么多假大话?你懂得多少?什么叫吃酸的就是哥儿,吃辣的就是姑娘?每个人都不一样的。”

    瑾宁想起前生,似乎是喜欢吃酸的,但是自打怀孕到现在,她对酸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