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瑾宁 > 第87章 靖廷的小性子

第87章 靖廷的小性子

    父女三人,一路沉默。

    瑾宁经历了一场大战,身心疲惫,加上流了一些血,渐渐地,头便偏到一边去。

    她身体有很强的控制能力,即便是在半睡半昏中,她也是下意识地靠向边上,而不是靠向陈国公。

    凌乱的头发垂在那张染着血腥的脸上,血腥底下,是她洁净的肤色,和陈瑾瑞相比,她的皮肤真不算白,如今的白,是透着伤病气的苍白,叫人看着,有几分凄凉倔强的意味。

    马车颠簸,她的脑袋磕碰在马车窗棱上,连续几下,她极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然后窝住身体,把脑袋往下方垂,就像一条卷缩起来的小蛇。

    陈国公沉默了一会儿,从旁边取了个垫子,小心翼翼地扶住她的脑袋,把垫子塞在她脑袋与边木间,缓冲颠簸带来的不适。

    看着她沉静地睡了起来,陈国公心里,竟有一丝放松。

    先送了瑾宁回府,他交代下去,让人好生伺候三小姐。

    至于陈瑾瑞,则暂时禁足反省,不得踏出翠微堂。

    如此长孙氏母女都被禁足了。

    府中也难得的平静,但是,瑾宁还是选择去了总领府养伤。

    长孙拔的尸体被送回了衙门,陈国公对外宣称,人是他追捕杀害的。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很虚,但是他不是想立功,他只是不想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复杂。

    陈靖廷从长孙拔尸体看到了很多鞭痕,而国公爷是很少用鞭的。

    他知道是瑾宁。

    他心底,竟升起了一股怒气。

    她曾答应,若有什么事,要即刻告知他,然而她并没有。

    她的防备心也用在了他的身上?或许吧,他们是什么关系?防备也是对的。

    因此,他知道瑾宁在总领府,也得知她有伤势,便叫苏意给她再送了一颗销服丹,自己则不去。

    苏意知道他心里别扭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时候,若自己能办好的事情,就莫要麻烦他人,这是本座自小教她的。”

    陈靖廷道:“大人教了一个好徒弟。”

    苏意轻轻叹气,“罢了,小年轻的事情,本座也管不着。”

    陈靖廷转身出去,他也管不着人家的事情。

    苏意晚上拿销服丹回去的时候,坐在榻前看着瑾宁。

    瑾宁坐在榻上绣花,见师父盯着她不放,便放下绣托,“怎地?”

    “绣花?”

    “嗯,不都看到了?”

    “绣的……毛毛虫?”苏意瞧了一眼,浪费了一块好料。

    “青竹!”瑾宁盘腿,“找茬啊老头?”

    “我就没见过青竹是这样弯弯曲曲的。”苏意嫌弃地道。

    “这是给您绣的荷包,回头缝起来就像样了,至于绣工如何,都是锦上添花的,最重要的是这料子好,若你觉得不够贵重,我回头挂两块铜板上去。”

    苏意更加的嫌弃。

    从袖袋里取出瓷瓶,“靖廷给你的销服丹,这小子,哪里来这么多销服丹?皇太后给他的那点货,全都用在你的身上了。”

    “他不来?我说了要请他吃酒的。”瑾宁问。

    “不知道闹什么小性子,说不想来了。”苏意看着她。

    瑾宁怔了一下,“瞎说,他又不是你,怎么会闹小性子?”

    “他为什么就不能闹小性子?”苏意对她说的话极为不满,“怎地本座会闹小性子他就不闹小性子?说个道理出来掰掰。”

    瑾宁想了一下,“他处事成熟周到……”

    “喂,合着本座处事就幼稚了?”苏意马上就打断了她的话,然后白了她一眼,“你才幼稚知道吗?为什么躲着你父亲来我这里养伤?”

    “躲什么?不是躲,我就想粘着你不成吗?府中冷冷清清的,还不如在这里热闹呢。”瑾宁垂下眸子。

    “总领府哪里热闹?除了你眼看我眼之外,哪里有热闹的气息?”苏意哼道。

    “吃你两顿怎么了?还养不起我了是不是?”瑾宁哀怨地道。

    “养你一辈子都成,但是,该面对的就得面对,你父亲……这会儿怕是对你改观了,你回去听听他怎么说。”苏意道。

    “你为什么老促成我与他和好呢?这多没意义的事情,你还老折腾,真是,皇帝不急,急死您这个千岁爷。”

    “你这小娃,懂什么?师父能护住你几年?你这良婿没觅到,和父亲的关系又如此恶劣。”苏意眼底流露出担忧来。

    瑾宁看着他,“您这是怎么了?老为我安排以后。”

    苏意拿起她绣的毛毛虫,淡淡地道:“人生无常,谁知道以后的事情?师父树敌太多,难保有一天会被人拉下来,到时候你怎么办?”

    瑾宁皱着眉头,“你说这些做什么?便是你真的出事,我就保护不了自己了?弄不好,某些人还要我保护呢。”

    苏意笑了,“好了,不说了,好好养着,养好了麻溜滚回家去。”

    瑾宁脑袋一侧,便搁在了苏意的肩膀上,“我想多住些日子。”

    “多大年纪了?还撒娇,那位老夫人该快回来了,你养好伤就回去备战,内宅之事,师父总不好干预。”

    瑾宁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道:“师父,等你得空了,枣子成熟了,我们去庄子吃枣子去。”

    “行行行。“苏意见她一直转移话题,便知道她心里烦躁,也不强迫她了,“你爱住多久住多久。”

    瑾宁明眸皓齿地一笑,“这是我家,当然是我爱住多久便住多久。”

    苏意没好气地笑了,“拿你没办法。”

    他敲了瓷瓶一下,“记得吃药。”

    “知道了。”瑾宁握住瓷瓶,犹豫了一下,“那个……大将军真的生气了?”

    “生气说不上,就是长孙拔这件事情,他以为你会告诉他,毕竟,从擒长孙拔开始,你们都一直在商量筹谋,到最后,你却现在私自行动,这很扫他的面子,他大概觉得你在防备他。”

    瑾宁真没有这个意思。

    不过,罢了,他们之间的交集,本就不该太多。

    瑾宁在总领府住了几天,便收拾东西回去了。

    木老夫人和木疙瘩找到了瑾宁,老夫人对海棠的人品相貌是赞不绝口,咧嘴露出豁牙让瑾宁开个价钱,把海棠的卖身契给拿回去。

    瑾宁斜睨了木疙瘩一眼,见他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一直搓着手。

    至于海棠,就站在门口,垂着脑袋,一张小脸蛋,绯红起来。

    瑾宁咳嗽了一声,“老夫人,你也知道,海棠打小便在我身边,最为得力,我是很不舍得的,不过,既然他们互相相中了,那便看着给个一千两银子,我便把卖身契给你们。”

    木老夫人和木疙瘩整个都怔住了。

    一千两?

    木老夫人当下就苦了脸,“县主啊,您就是卖了婆子,也凑不出那么多银子来啊。”

    “那你们能拿出多少来?”瑾宁问道。

    FL"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