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瑾宁 > 第88章 海棠出嫁

第88章 海棠出嫁

    木老夫人掰着手指算了一下,“这店若是盘出去,应该能有个二十两,这些年我也存了几十两,加上疙瘩的户头上也有十几两银子,若凑凑,能凑到一百两。”

    “一百两?是不是太少了点儿?而且,店铺卖了,以后海棠不得受苦?”瑾宁拉长了脸问道。

    但是,心里着实很高兴,若说木家愿意倾家荡产来娶海棠,证明他们是真心对海棠好。

    木疙瘩脸色当场就涨红了,瓮声瓮气地道:“我不会叫她吃苦,什么活儿都不给她干。”

    海棠闻言,呸了一声,“傻子,我不干活,难不成还得你和婆子伺候我?我又不是个瘫的。”

    木疙瘩傻乎乎地看着她,“你就生娃。”

    海棠气得发疯,扭头便要走,“我又不是专给人家生娃用的。”

    木疙瘩见海棠生气,一时不知所措。

    还是可俐叫了一声,“呆子,还不去追?”

    木疙瘩这才回过神来,飞快地追了出去。

    瑾宁笑了,这才拉住木老夫人的手道:“好了,方才我说笑,海棠没有什么卖身契,她在庄子里跟着我,当年庄子里的奴婢,,卖身契我都烧掉了,她是自由的,至于你们给的聘礼,我也会如数给她带回去,所以给聘礼的时候,你们看着给,给多了是她的面子,若给少了,我会补上去,我这里,有一笔银子是专门留下来给她以后出嫁添妆的。”

    木老婆子大喜过望,“三小姐可真是菩萨心肠。”

    瑾宁看着她,轻声道:“老夫人,我就一句话,让疙瘩大哥对她好一些,别弄个三妻四妾伤了她的心。”

    木老夫人当下横眉竖眼地道:“那小子若敢这样做,婆子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瑾宁这就放心了。

    她知道,木家是好人家,祖孙两人感情好,人品好,海棠是真的不会吃亏。

    因着陈老夫人快回京了,瑾宁便提议在接下来的几日里找个好日子,把婚事给办了。

    虽然仓促,但是木家那边是求之不得。

    倒是海棠,婚事定下来之后,连续两晚都对着瑾宁垂泪。

    可俐是个急躁的人,见她一直哭,便道:“海棠,若你真不想嫁,叫青莹代替你嫁过去便是了。”

    海棠白了脸,“怎么能这样呢?”

    “那你不是不情愿吗?”

    “我哪里不情愿?”

    “情愿就该笑,你哭什么啊?”可俐道。

    海棠嗫嚅了半响,“我这不是舍不得小姐吗?”

    可俐翻翻白眼,“你舍不得她,得空就回来看她不得了?又不是生离死别,相隔也没几条街的,走路片刻就到了。”

    瑾宁笑了,“好了,别说她了,新嫁娘嘛,都有点忧愁,便许她忧愁过两日,回头就高兴了。”

    青莹走进来,笑道:“可不?见着小姐给你的嫁妆,你就高兴了。”

    海棠摇头,“奴婢不要小姐的嫁妆,奴婢自己也存了点银子,能给自己添妆。”

    “你是你的,我给的是我给的。”瑾宁看着海棠,多年相伴,实在也是舍不得,但是,她能觅得好人家,总归是替她高兴。

    而她,也不知道还能熬多久,还是早早给她做了打算好。

    婚期就定在八月初三。

    日子倒不算什么好日子,可本来连续几天下雨,到了日子这天,便忽然放晴了起来,也算是个好征兆。

    而且,婚期的前一天,朝廷正式颁发了嘉奖令下来,嘉许陈国公截杀逃犯长孙拔有功。

    虽然没有任何的封赏,但是,陈国公多少年不曾受过朝廷的嘉奖了?他本以为自己不在意了,但是嘉奖令下来的时候,他跪在地上,许久都没起来。

    因此,陈国公很难得地一大早就命初三叔带了东西到梨花堂来,说是给海棠添妆的。

    这倒是让瑾宁有点意外,她还以为他会发脾气。

    毕竟,木疙瘩是为她准备的夫婿,她随手就让给了海棠。

    以他独裁的性子,怎会轻易罢休?

    不过,既然礼送来了,瑾宁也高兴地接受。

    青莹打开礼单一看,顿时直了眼,“和田玉手镯一对,金银头面一副,绸缎两匹,还有好些物什,海棠,国公爷这手笔还真大啊,把你当半个闺女了。”

    海棠偷偷地看了瑾宁一眼,说:“奴婢怎能受这么重的礼?小姐,要不,奴婢退回去吧!”

    瑾宁道:“为什么不收?人家送你的,你不要多拂逆面子啊?咱又不是个蠢的,白送上门还不要?”

    海棠本来就是怕她不高兴才说不要的,听得她这样说,也就释怀了,欢天喜地地收了下来。

    瑾宁身边没有婆子,便叫了长孙氏身边的令婆子过来教导一下。

    喜服不算精致,但是好歹体面,新嫁娘的凤冠霞帔一样不少,绣工也是极为精致的。

    瑾宁给她添的嫁妆不少,金银居多,且还陪嫁了五百两的银子。

    在寻常人家里,这是很大的一笔钱财,便是富户里嫁女儿,这嫁妆也是足够有余了,但是没叫她知道,怕她不肯要,只是换做了银票都塞在新置办的几套被褥里抬过去,且叫青莹到时候送过去的时候跟她说一下。

    瑾宁自打为她定下这门亲事,便一直满心欢喜。

    但是,当听到迎亲的唢呐声时,她的心便倏然酸楚。

    这个从五岁便陪在她身边的小丫头,还记得她来的时候,绾着双丸髻,面黄肌瘦,穿着一件破烂的粗布衣裳,没穿鞋子,大娘牵着她的手让她上前喊小姐,她便嗫嚅地喊了一声,马上便把头垂下。

    如今,这丫头竟要嫁人了。

    不想让人瞧见她眼底的泪意,便速速转了身快步进去,交代了青莹与可伶可俐等人送嫁。

    海棠知晓她的心意,跪在门外,对着里头磕了三个响头,哭得泪如雨洒,“小姐,奴婢走了,奴婢这辈子都不忘您的恩典。”

    瑾宁坐在里头,鼻子酸酸,也不言语,只等她磕完头便走。

    送亲的队伍接了新娘子便走了,在梨花院外放了一大串的鞭炮,满地飘红。

    喧闹之声远去,瑾宁才走出来,看着满地喜庆的炮仗纸,她怅然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又迎风笑了起来。

    这是喜事。

    她能安排一个是一个。

    师父说,他树敌太多,总想为她安排打算,可偏偏,她也是如此。

    如今海棠嫁过去了,有自己的生活,也有疼爱她的人,便不必为她担心。

    添加"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