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瑾宁 > 第89章 我回来娶你

第89章 我回来娶你

    陈靖廷领兵西去的前两天,发生了一些事情。

    他的未婚妻陈幸如竟然自己带着两个丫头来南监退亲。

    退婚这种事情,哪里是女方自己上门说的?

    一般是父母带着媒人前去,说出退婚的缘由,得到被退婚一方的谅解,不至于闹僵叫人看笑话,毕竟都是大家大户的,谁不要点面子?

    陈幸如自己登门退亲,倒是京中一大奇事了。

    而且,去的不是江宁侯府,去的是南监。

    因南监的人都知道陈幸如是大将军的未婚妻,因而放行。

    陈幸如见到陈靖廷,直接便冷冷地道:“我这里有退婚书,你拿着,拿了之后,你我之间,便再无婚约,以后婚嫁自由。”

    陈靖廷看着她,神情有片刻的惊愕,“为什么?”

    “你配不上我,你什么名声我什么身份?”陈幸如讽刺地看着他,“别以为凭着父荫当上了大将军,便真的权贵了,你不过是跳梁小丑,若不是江宁侯一直提拔你,你有今日?我陈幸如最看不起你这种凭着裙带关系起来的人,真给你父亲丢脸!你若无本事,便是当了大将军,也还得掉下来,我便等着看你出糗!”

    说完,她轻蔑一笑,直接带着丫头便走了,连看都没再看陈靖廷一眼。

    陈靖廷抬头,却见瑾宁抱着一个酒坛子站在了外头。

    瑾宁是来给苏意送酒的,无意中看到这一幕。

    她看着陈靖廷,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底却有一抹羞辱感,瑾宁不知道说什么,或者不知道该不该说点什么。

    陈靖廷很快就收敛了神色,手里的退婚书一揉,便淡淡地道:“来了?”

    瑾宁嗯了一声,“之前我说过,要请你喝酒,知道你过两日便要去粤西,便来看看你今日得空不得空。”

    陈靖廷眼底有讽刺之意,“怜悯我?不需要。”

    瑾宁笑了,“我有什么资格怜悯你?我不是才被人退婚吗?”

    陈靖廷也笑了,但是眼底的阴霾并未散去,“后日我便要出发到粤西,这几日不想喝酒,谢谢你的好意。”

    他走了出去,从瑾宁的身边走过,那沉水香的味道兜头兜脑地袭来。

    瑾宁下意识地回头,“靖廷,我只说一句话。”

    陈靖廷站住脚步,口气淡淡地道:“安慰的话,就不必说了,这不算什么事。”

    “不,”瑾宁摇头,绕过去走到他的面前,冲他咧齿一笑,“我等你回来,请我喝酒。”

    瑾宁本来长得好看,如此明眸皓齿冲他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眸子里熠熠发光,便如一抹明媚的阳光顿时从陈靖廷的头顶上照下来,照得发寒的心底倏然就暖和了起来。

    “好!”他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他身材很高大,眉目清明,光芒就在他头顶上形成一道光圈,浑身散发尊贵的气场,“等我回来,请你喝酒。”

    “一言为定!”瑾宁道。

    沉默了一会儿,陈靖廷忽然道:“若我回来,你还没定亲,且你不嫌弃我的话,我登门求娶!”

    说完,他没等瑾宁回答,便大步而去。

    在后面的可伶可俐马上就围了上来,一前一后夹着呆若木鸡的瑾宁便往里走,摁住她坐下来。

    “快喝口水,冷静一下,别太丢人!”可俐端过桌面上的水,也不知道是谁喝剩下的。

    瑾宁也不管,一口就喝尽,心跳得很快,拉住了可伶的手,脸色红得要紧,“刚才……他说什么你们听到了吗?”

    “说娶你!”可伶道。

    “那……”瑾宁看着她,眸光盈盈,“那你说,他是不是因为受刺激了,找安慰?”

    “将军从不找安慰。”可俐说。

    瑾宁拍了拍脸颊,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便是师父提了几次,她都觉得不可能。

    谁看得起她这个野丫头?

    有那个念头都觉得痴心妄想,痴人做梦。

    “那是真的?他真的想娶我?”瑾宁喃喃地问,但是,又觉得这种好事哪里会落在她的头上?

    她人生所有她认为好的事情,都是靠她的拳头打出来的。

    “这件事情,谁都不许说。”瑾宁警告两人,“尤其我师父面前,一个字都不许提。”

    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如果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呢?等他从粤西回来,他就立马定亲,或许,这门亲事没退成,回来便张罗婚事,人家唢呐一吹,大花轿一抬,小夫妻美美满满的,自己就傻了吧?

    “小姐!”可伶看着她,慢吞吞地问:“你是不是喜欢将军了?”

    瑾宁怔了怔,这倒是没想过。

    “若不喜欢,你为什么那么期待?”可伶再问。

    瑾宁想了一下,对她而言,说喜欢是有些奢侈的。

    前生成亲之前,她也没喜欢李良晟。

    只觉得门第自己是高攀了。

    一向寡言的可伶继续问,“将军的名声很差,外头的姑娘都不喜欢,否则,陈家小姐也不会退婚。”

    “我的名声也不好。”瑾宁挥手,“打住,别说了,说着说着,仿佛我是要嫁过去一般了。”

    “那你想不想嫁?”可伶问道。

    想!

    “想什么想?女孩子家,哪里有这么不要脸的?婚事都是父母定的,散了散了!”瑾宁挥手。

    可俐道:“这话说得就有点恬不知耻了吧?若真的父母定的,为什么你不嫁给木疙瘩?”

    瑾宁懒得跟她废话,放下了酒交代了南监的人便走了。

    因着陈靖廷这句话,她心情连续两天都很好。

    甚至,这日在院子里碰到本来被禁足的长孙氏,她竟也破天荒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夫人出狱了?”

    长孙拔的事情了结之后,陈国公逼问过长孙氏是否暗中送了毒针给他,长孙氏以死明志,一头撞在了墙壁上,流了两滴血,陈国公没信,但是也没再追问。

    只是依旧禁足。

    不知道怎么今日会出来了。

    长孙氏阴恻恻地笑了,“陈瑾宁,我对付不了你,可总有人对付得了你,你就等着吧。”

    瑾宁听着话,便知道应该是老夫人要回到了。

    她笑了,“夫人得意什么呢?老夫人回来,你就有好日子过了?之前吃过的苦头都不记得了?而且,别忘记,你可是老夫人的叛逆之臣,你把老夫人做过的事情都招供了。”

    长孙氏恨声道:“便是我不好过,我也要你不好过。”

    瑾宁笑意可掬,“好,我等着!”

    说完,扬长而去。

    长孙氏狠狠地瞪着她的背影,“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好看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