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瑾宁 > 第148章 满嘴胡言

第148章 满嘴胡言

    江宁侯夫人眸色有些不悦,却也是嗔道:“什么死不死的?侯爷可千万别胡说。”

    侯爷没搭理她,只盯着李良晟,“你说不说?”

    李良晟深呼吸一口,努力控制着发抖的身子,“父亲,我说,和陈家的婚事,我……退了,那陈瑾宁私德败坏,不堪……不堪为大家主母。”

    江宁侯夫人绞着手绢,几不可闻地叹气,到底不成器,偏生犯了最严重的错。

    这还没说清楚缘由便直指侯爷看中的人是私德败坏的女子,先打了他父亲的脸,指责他没眼光,还怎么能往下说?

    他定是要大怒的。

    不过,江宁侯夫人却料错了,侯爷并没有震怒,只是盯着他继续问道:“私德败坏?她做了什么事?”

    李良晟努力想着母亲之前说过的话,但是,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只得道:“她……与人私奔,还……还和苏意苟且不清,苏意是个太监,她不知羞耻,且她恶毒,害了嫣儿……不,害了……”

    “嫣儿是谁?”侯爷继续摩挲着手指,坐姿很直。

    “嫣儿是……”李良晟声音发抖,求救地看着母亲,“母亲,您说。”

    江宁侯夫人叹息,看着侯爷,“好了,你别难为他了,婚事退了,是我一时不察,错信了外头的传言,外头说她与人私奔,私德败坏,我怕丢了侯府的面子,便一气之下去退亲了。”

    “嫣儿是谁?”侯爷面容十分冷静,眼底甚至没有一丝波澜。

    但是,江宁侯夫人和他多年夫妻,知道他若是要动大怒,便是这般神色。

    她迟疑了一下,想着如何圆这个说法,毕竟李良晟都打乱了她的说辞。

    “说不出?不敢说?”侯爷的声音夹着狂风暴雨来临之前的低压,“嫣儿就是方才送解酒汤进来的那个人,是你儿子李良晟的美妾,你儿子与她珠胎暗结,你们母子去威逼瑾宁,让瑾宁入门为妾。”

    他知道了!

    江宁侯夫人脸色煞白,脑子飞快地转着,是陈国公说的?

    “不是妾,是平妻!”李齐容见母亲无言以对,便插嘴道:“父亲,这门亲事本来就门不当户不对的,陈瑾宁只是个乡下里回来的野丫头,良晟可是侯府的世子,且良晟和嫣儿本来就情投意合,若不是为了报恩,良晟也不能答应娶她……”

    侯爷眸光如电,李齐容吓得退后了一步,嗫嚅不敢再说。

    “平妻不是妾吗?那你愿意为平妻吗?你夫君在娶你的时候,便有一位中意的通房,你是否愿意让位?”

    李齐容不高兴地道:“父亲哪里有像您这样说话的?她一个通房,怎敢叫我让位?”

    “陈瑾宁堂堂国公府嫡女,你又凭什么叫她让位做妾?”江宁侯再拍桌子怒吼一声,终于是爆发了,站起来一脚就把李良晟踢翻在地上,“逆子,你还敢诋毁人家女子的清白?你退婚已经是对她最大的羞辱和伤害,你不知悔改竟还在我面前指责她私德败坏,拿刀子来,让我剖你的心出来看看,是不是已经烂到流脓了!”

    李良晟被他踢了一脚,当下就吐了一口鲜血,江宁侯夫人静坐着,心疼得不得了,却不敢上前去扶。

    倒是李齐容连忙抱住李良晟,冲侯爷怒道:“父亲,他才是您的儿子,那陈瑾宁算个什么东西?”

    江宁侯厉声道:“对,陈瑾宁算个什么东西?但本侯的命是她给的,而他的命,是本侯给的,那你说,陈瑾宁到底算个什么东西?他李良晟又算个什么东西?你若能有靖廷一成,今日也不打你。”

    李良晟忽然握住双拳,愤怒地道:“她救的人是你,不是我,为什么你要我娶她?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这是他头一次敢这么勇敢地顶撞父亲,江宁侯夫人和李齐容都吓得齐声道:“闭嘴!”

    江宁侯气极反笑,却倏然一脚又踢了过去,指着他的鼻子便怒道:“我没问你的意见吗?你问问你母亲,当时你怎么说的?你说一切单凭本侯做主,你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反对?本侯不止你一个儿子,若你不愿意娶,还有靖廷。”

    “靖廷靖廷,”李良晟跳了起来,怒得是面红耳赤,“那你让陈靖廷娶她,为什么要勉强我?陈靖廷这个孤儿野种,本就该娶那样的野女人,我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为什么要用个野丫头来折辱我?”

    这话,触了侯爷的逆鳞。

    只见侯爷的脸顿时青黑阴沉一片,脸上肌肉抖动,他一手执起桌子上的鞭子,便要打过去。

    江宁侯夫人比他更快一步,一巴掌就甩在了李良晟的脸上,怒道:“你是要气死你父亲吗?怎可这样说你大哥?他不是孤儿野种,他的生父是你父亲的战友,陈将军于你父亲有救命之恩,还不跪下认错?”

    李良晟本因侯爷提起陈靖廷,才有了一时激愤,如今见父亲拿起鞭子,他吓得腿肚子发软,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侯爷的鞭子,也迅疾而至。

    那鞭子夹着凌厉的劲道,第一鞭落在李良晟的背上,李良晟只觉得后背一阵火辣辣钻心的疼,他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疼得几乎昏死过去。

    第二鞭,落在他的手臂上,鞭子的尾巴扫过耳朵,竟生生地扯出一道血痕来。

    李良晟趴在地上,咬着牙关,大口呼吸,想忍过这阵疼痛,心里头又悲又屈,说不出的恨,终究是大声痛叫了出来。

    三鞭,四鞭,五鞭……

    江宁侯夫人脸色白得吓人,想上前拦阻,又唯恐儿子再多遭罪,只得忍住泪水,眼睁睁看着儿子痛昏过去。

    李齐容跪下来了,哭着道:“父亲,他都昏过去了,难道您真要打死他吗?”

    侯爷余怒难消,“此等逆子,打死也不冤。”

    江宁侯夫人热泪滚滚,痛声道:“侯爷要打,便打我吧,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主张退婚的,是我没看上陈瑾宁。”

    “你没看上陈瑾宁,却看上了那婚前便与人珠胎暗结的长孙嫣儿?”江宁侯把鞭子狠狠地掷于地上,看着屋中这三人,不禁悲愤至极,他日夜兼程,就是想回来办完这门亲事。

    没想到,等到他的是这么一个结果。

    他李元桥一生光明磊落,恩怨分明,如今,却要他做一个忘恩负义之辈!

    加我"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