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瑾宁 > 第429章 见到驼子罗

第429章 见到驼子罗

    幸好的是,翻山越岭是她的强项,因此,这一路上去,也没什么阻碍。

    整个京城,都几乎是光秃秃的,但是这里却没有,野草虽说不如春夏日般绿,但是也不是全然枯黄枯死。

    这条道,除了野草之外,很少树木,冰没有全部覆盖,露出的泥土是赤红色的。

    想必是因此得名为赤山。

    偶尔干枯的草丛里有几条蛇出没,这大冬天的,蛇都应该是冬眠了,但是这些蛇竟然还出来活动,着实叫人奇怪。

    不过仔细一想就不奇怪了,这驼子罗是训蛇的,定有法子唤醒冬眠的蛇为他所用。

    不过,冬蛇懒洋洋,几乎不具备攻击性,瑾宁觉得奇怪,这些蛇都不来攻击她,为何驼子罗要让蛇在此?

    越往山上走,气温越低,到处都开始结冰,野草也都没了,但是却能看到蛇在冰上滑过,瑾宁未曾见过这样的景象,不禁也诧异得很。

    她估摸着靖廷必须隐藏在底下,不可上到这层冰山来,否则他无法藏身,一定会被发现的。

    只是这些蛇一直跟着瑾宁,甚至有些越过她,这就叫她费解了。

    当瑾宁抵达赤山顶峰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持着剑立于冰上,她就明白过来了。

    蛇不是用来防御,是用来报信的。

    用蛇来做侦查,瑾宁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人。

    “滚一边去站着!”长剑指向瑾宁的脑袋,伴随着冰冷的声音响起。

    瑾宁双手举起,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他,是一个面相清癯的中年人,身穿白衣,白色的衣裳几乎与他身后的冰雪融为一体。

    他的面容很冷峻,眸子若寒冰般深沉寒冷,鹰鼻微勾,似乎不像是大周人士。

    约莫是四十岁上下,但是鬓前发白,眉头上有很重的川字痕,所以,也未必是四十岁,或许更老。

    他的站姿已经很直了,可后背还是看出微微的驼弯,看来,此人就是驼子罗无疑了。

    瑾宁想起靖廷说驼子罗有三痴,一武功,二女色,三美食,但是看他的面容,反倒像是那种什么都不求的方外之人。

    至于那三不,一不讲人情,二不讲道理,这看着反而像。

    “叫什么鬼?来赤山做什么?”剑尖几乎直抵瑾宁的眉心,瑾宁一路爬上来,出了点汗,如今站定,被寒风一吹,只觉得浑身冰冷,加上被剑指着眉心,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我叫陈瑾宁,听闻山上有一个高手前辈,特来跟前辈请教的!”瑾宁按照靖廷教的来说。

    “你?”

    他盯着瑾宁,眸子冷得如这山上的冰,带着不屑之色,“就凭你?也配来跟我讨教?先报上家门!”

    瑾宁慢慢地转头,却被他厉喝一声,“不许动!”

    瑾宁只得垂下手道:“我叫陈瑾宁,父亲是当朝国公陈守业,外祖父是甄大将军。”

    驼子罗听得此言,声音再冷了几度,“你是陈守业的女儿?你的母亲可是那臭婆娘甄依?”

    “我母亲是甄依,但不是臭婆娘,请你慎言!”瑾宁愠道。

    驼子罗冷笑一声,“你被人用剑指着脑袋,生死都在我一念之间,你竟然敢还甩脸子?看来,果然是甄依那臭婆娘的女儿无疑了。”

    “不许你这样说我母亲!”瑾宁大怒。

    剑尖抵住了瑾宁的眉心,印入了皮肉,有血渗出,迅速凝结成冰,止住了血。

    “再吼一句,我叫你横尸当场!”驼子罗冰冷地道。

    瑾宁暗暗着急,这人莫非和父亲母亲有仇?

    若是这样,没办法说服他把赤红蛇给自己,自己不妨先服个软,再图后计。

    于是,她低眉顺眼地道:“对不起,是晚辈太过无礼了,罗前辈见谅!”

    剑从她眉心处移开,驼子罗哼了一声,“滚下去!”

    瑾宁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驼子罗,道:“前辈,我是来讨教的,您若不出手,我绝不下山。”

    “凭你还没资格来跟我过招!”驼子罗把剑收回剑鞘里,“我今日心情还不错,你趁早滚,若我改变主意,你这条命就丢在这里了。”

    他吹了一下口哨,便见蛇全部都往他的身边涌去,竖起蛇头对着瑾宁。

    瑾宁觉得此情此景十分熟悉,忽然想起陈幸如被靖国侯夫人的蛇围困那一次。

    靖国候夫人认识他吗?

    或许是认识的,但是肯定没什么交情,因为若有交情,靖国候夫人大概会为她出这个面。

    而更有可能,两人有仇。

    不过,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她说:“你这些蛇儿倒是奇怪,大冬天的不睡觉,还出来活动,方才前辈吹口哨,它们是都听前辈的命令?和靖国候夫人阿蛇训练蛇的时候有些相似啊。”

    驼子罗闻言,脸色阴沉下来,“你认识她?”

    瑾宁点头,“认识!”

    “她是你的谁?”口气有些恶劣。

    瑾宁可不敢说跟她很熟,马上要对亲戚。

    “不算谁,就是认识,这一次我来,也是她授意的,她说赤山上有一个人,武功很高,让我上来讨教。”

    “是她让你来杀我的吧?”驼子罗恶狠狠地道,“这臭女人,好狠心,我都避到这赤山上来了,还要对我赶尽杀绝?”

    果然是有仇!

    瑾宁扬起脸,有些无措茫然,“她没让我来杀您啊?她只是说您武功高强,叫我前来讨教。”

    “她无端端叫你上赤山,你就上赤山,你还说跟她没什么关系?对了,你是甄依那臭婆娘的女儿,你自然跟她有交情。”驼子罗怒道。

    瑾宁听了他的话,暗揣:原来不是母亲得罪过他,而靖国候夫人得罪过他,因母亲当年与靖国候夫人交好,所以,他就连带迁怒了母亲。

    当年他与靖国候夫人到底是有什么恩怨?

    是因为训蛇?

    她想起瑞清郡主说,太后也知道这个救婆儿的法子,但是太后没说,因为太后知道会有生命的危险。

    如此说来,这恩怨怕不是寻常的恩怨。

    瑾宁道:“我是在青州长大的,不知道母亲跟靖国候夫人的交情,我只是自小醉心武学,听得靖国候夫人说赤山上有高人,我自然是要来的。”

    驼子罗显然不信,不过,他还是问道:“她叫你来除了跟我过招之外,还叫你做什么?”

    瑾宁脑子飞快地转着,道:“她说我一定能打赢你,有一句话,她说要你输了之后才能告知你的。”

    “什么话?”驼子罗怒问道。

    瑾宁摇头道:“对不住我如今还没打输你,这句话我不能说。”

    “说!”驼子罗恶狠狠地看着她,“你若不说,我立刻就把你扔下山去,叫你粉身碎骨。”好看小说"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