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气逼人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地狱

第五百五十四章 地狱

    而那些被野心之火烧红了双眼的黑鼠和灰鼠,也一反常态,对他们的主人露出了锋利的獠牙,针锋相对,不愿意忍让。

    “我们对诸神的信仰,绝不比任何高贵的勇士微弱半分!”

    他们尖叫着,“我们也是诸神的造物,我们也蒙受诸神的恩宠,我们也愿意用宝贵的生命,换来诸神的救赎!”

    双方闹得不可开交,最终还是国师一锤定音——这次就由奋勇厮杀,表现出色的奴兵们测试神器的威力,至于贵族们,等到兵临蛇魔老巢时,还有得是机会呢!

    于是,三名身强力壮,忠心耿耿的奴兵被遴选出来。

    他们都是夜光城防御战中,千万炮灰经过虫潮反复扫荡,极其幸运的幸存者。

    他们充满狂热,认为是诸神的祝福,才令他们活到今天,而为了诸神去死,亦是他们毫无价值的生命,唯一的意义。

    手雷被胶带纸结结实实粘贴和缠绕在他们身上。

    他们被传授了如何使用神器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不顾一切冲入敌人最密集的地方,然后伸出尾巴,钻进拉环,轻轻一拽就可以了。

    临行之前,国师亲自为他们颁发了勋章,三枚闪闪发亮的可乐瓶盖,并庄严宣布,他们不再是奴隶,而是成为了长牙王国光荣的公民。

    国师还给了他们每人一颗酒心巧克力。

    不知是巧克力的甜腻,酒精的热力,还是对诸神的虔诚信仰,他们浑身上下都烧得通红,简直从灰鼠和黑鼠,变成了三头赤鼠。

    在一波炮灰的集团冲锋之后,三头赤鼠冲了出去。

    国师和一小撮贵族急忙抱着脑袋往后跑,纷纷躲到了坚固的岩石后面,或者钻进岩缝之中,实在找不到障碍物,也要躲到塞满了棉絮和稻草的奶粉罐里面。

    懵懂无知的奴兵和附庸部落的“野蛮人”们,则继续奋勇向前,很快填补了国师和贵族们撤退后留下的空隙。

    “轰!轰!轰!”

    洞穴深处,三声巨响,造成惊天动地的震荡。

    因为手雷在密闭空间炸开,破坏力十分惊人,无数虫豸当场就被炸成鲜红的烟雾和粉末,落入同样命运的还有和他们纠缠在一起的鼠族。

    冲击波如惊涛骇浪般,顺着洞穴和岩缝横冲直撞,所到之处,即便虫豸和鼠族外表没有受到损毁,但五脏六腑早已被震了个粉碎,纷纷七窍流血,僵硬地倒下。

    剧烈的震荡又引发连锁反应,洞顶的钟乳石和岩壁上的碎石纷纷崩裂,翻滚,砸落,在虫潮和鼠潮之间,犁出一条条鲜红的沟壑。

    即便藏匿在远处,有所防备的国师和一小撮贵族们,都感到气血翻腾,五脏六腑和大脑都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哪怕簇拥在几公里之外,被堵在岩缝中进退不得的鼠族大军,感知到四周岩壁的震动,亦是瞪大了眼睛,惶恐不安地甩着尾巴,猜不出这究竟是诸神的怒火,还是恶魔的雷霆。

    原本激烈厮杀的战场,出现了片刻死一般的寂静。

    随后,一个个侥幸未死,或者身受重伤,即将死去的鼠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像是一群被提线操纵的行尸走肉。

    他们并未愤怒后方指挥官不分敌我的无差别攻击,亦不恐惧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却是深深震撼于反步兵手雷的威力,并将摧枯拉朽的冲击波,当成了诸神的光辉,尽情沐浴其中。

    “伟大啊,诸神!

    “伟大啊,长牙王国!

    “伟大啊,鼠族文明!”

    他们像是疯癫般哈哈大笑,人立起来,踏着古怪的步伐,像是喝醉酒的小丑般朝稀稀拉拉的虫潮扑去,直到彻底消失在虫豸深处,那“伟大啊,伟大”的呼喊声,依旧萦绕在钟乳石之间,余音袅袅。

    与其说是反步兵手雷发挥了威力,倒不如说是这种“神器”释放出的毁灭性力量,愈发坚定了鼠族们——主要是冲在最前面的奴隶们的必胜信念,他们前赴后继,悍不畏死地冲上去,终于将虫潮冲垮,在激战爆发的第二天,彻底占领这座距离蛇魔老巢不远的洞穴,令鼠族大军拥有了一处稳固的“前进基地”。

    国师再次召开庆功宴和祭典,去贩卖它那套“诸神创世”和“地上天堂”的奇谈怪论。

    楚歌知道自己应该参加,一方面博取国师的信任,另一方面近距离观察这头宠物狗成精。

    但不知怎么,他实在无法遏制翻腾的内心,通过食猫者向国师请罪,却是独自一人,回到战场上。

    此刻的战场,仍旧是硝烟弥漫,余温袅袅。

    遍地尸骸,还没收拾干净,一队队奴兵如孤魂野鬼般穿行其中,愈发像是修罗地狱。

    楚歌失魂落魄地在修罗地狱中穿行,无法遏制脑中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纷乱念头。

    “长舌头……长舌头大人……”

    他忽然听到,一道微弱的声音在喊叫。

    堆砌在一起的尸骸忽然动了一下,露出一张布满血污,被啃噬得能看到骨头的鼠脸。

    这是一头稚气未脱的小老鼠。

    支离破碎的脸上,却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它大约在前几天的凯旋仪式或者夜光城激战中,见过楚歌的样子,知道他是和不死将军一样,受到诸神启迪和祝福的勇士,一定知道很多它所不明白的事情,能解开它最后的困惑。

    “诸神一定看到我的表现。”

    稚气未脱的小老鼠“吱吱”叫着,“我马上就能见到蓝天白云之下的天堂了,是吗?”

    “……”

    面对小老鼠满脸期待的表情,楚歌竟然无言以对,不敢看它的双眼。

    “别动,你不会死的,我会把你救出来!”

    楚歌想到自己刚刚觉醒超能力时,曾经在崩塌的大厦下面,营救过一个名叫燕子的小女孩。

    两副画面在脑海中重叠,令他一阵恍惚,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人是鼠,对面呢,对面又是人是鼠?

    他咬着牙,奋力刨开压在小老鼠身上的残骸,将它拖了出来。

    然后,楚歌的双眼凝固了。

    这头小老鼠没有下半身。

    它大约是被反步兵地雷的一枚破片拦腰截断,却凭借灵气浇灌的强大生命力才简直到现在,楚歌不动还好,一动,它的五脏六腑稀里哗啦地流淌出来。

    “那就是天堂,对吧?”

    小老鼠双眼迷茫,失神地盯着岩层之上的某处,再次喃喃道。

    楚歌从喉咙深处发出艰难的咕哝声,不置可否。

    小老鼠却将他的含糊其辞,当成了默认,它脸上绽放出无比幸福的光辉,缓缓吐出最后一口生气,平静地死去。

    楚歌抱着小老鼠的残尸,在尸山血海间,静静地坐了很久。

    然后,他小心翼翼将小老鼠的残尸,掩埋在洞穴角落的岩缝里,继续朝洞穴深处走去。

    那里,原本是控制虫潮的蛇族的大本营。

    受到反步兵手雷和火焰喷射器的双重攻击,和懒龙巢穴一样呈现出琉璃化的特质,变成了五彩斑斓的地狱。

    楚歌在这里发现了一些蛇族的尸体。

    不知为什么,看着蛇族细长的双眸,被烧成灰色和黑色的玻璃珠子的模样,楚歌生不出半点仇恨或者厌恶。

    这些蛇族,和刚才惨死在自己怀抱中的小老鼠一样,真的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固然,是蛇族驱赶着虫潮首先攻击夜光城,但是从国师雷霆反击的手段来看,根本不像是猝不及防,倒像是蓄谋已久——哪怕蛇族没有先下手为强,国师也会千方百计找到借口,向蛇族开战的。

    经过两场残酷至极的血战,楚歌简直分不清楚,国师和蛇魔,哪一个更加危险,更加凶残了。

    再往前走,楚歌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卓立于一块如獠牙般突起的岩石上,孤独地俯瞰着炼狱战场。

    正是和他落入同一处境的不死将军——白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