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世顶之座 > 034-17、夜袭什么的要慎重

034-17、夜袭什么的要慎重

    直接和衣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其实这才是让黑卡蒂最能够安心休息的姿势。享受着从吵吵嚷嚷之中忽然安静下来的环境,黑卡蒂让自己进入一种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做的状态,琳露那旁人看不见的身躯在黑卡蒂的肩膀之上悄悄坐着,一双脚丫子前后甩动着,表示着自己的无聊。

    不知道过了多久,篠之之箒拖着疲惫的身躯又一次恍恍惚惚地走了进来,黑卡蒂才刚刚来这么一会,篠之之箒就已经多次进入这种状态,也不知道究竟是篠之之箒自己改变了自己的内心,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还是那样什么洗漱都没有做就噗通一下倒在床上,这一次,无聊的琳露并没有再等黑卡蒂的命令就眼睛一亮,随即手指轻轻一挥,篠之之箒再一次被进行了一次完全无水的彻底清洁,随后换上了篠之之箒自己的睡衣。

    而这个时候,她们寝室的房门被轻轻地打开了。

    在被黑卡蒂“拒绝”之后,目的性极强的拉芙拉当然不可能就这样退缩,在与追杀她的篠之之箒进行了一系列的斗争,顺便把篠之之箒以“武力”打击得再也没有与自己争斗的气力之后,拉芙拉经过了与自己“后援团”的深入研究,最终定下了夜袭的计划。

    “首先,队长你要悄悄潜入敌方营地,然后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占领制高点,做到与队长的妻子同床共枕,在这极东之地,只要能够生米煮成熟饭那么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这是拉芙拉的首席“师爷”,黑兔部队的副队长克拉丽莎非常自信的原话,虽然她对于所谓“生米煮成熟饭”的前提条件记忆得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差错

    收起自己手中的开锁工具,拉芙拉一点也没有作为“入侵者”的自觉性,在稍微观察了一下这室内已经处于黑灯瞎火的状态之后,也没有管黑卡蒂与篠之之箒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便直接反手关上门走了进来。

    第一时间看到正坐在床上的黑卡蒂,拉芙拉心中一惊,动作却一点也没有慢下来,貌似自作多情地以为黑卡蒂正在等自己,拉芙拉倒也还算是轻手轻脚地爬上了黑卡蒂的床。

    “黑卡蒂,你在等我吗”

    又来找自己了

    睁开自己的双眼,虽然被打扰到了休息,但是黑卡蒂从来没有“起床气”,她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拉芙拉接下来的话语。可是因为这室内的昏暗,哪怕是黑卡蒂已经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可是拉芙拉却完全没有发现。而心平气和完全没有情绪波动的黑卡蒂在这种时候自然也不会出现什么呼吸、心跳的波动变化。

    当然,作为红世之王,这呼吸与心跳都只是模拟了人类的而已,就算是真有什么情绪波动,拉芙拉都不可能从这方面察觉到就是了。

    察觉不到黑卡蒂已经“醒来”,拉芙拉愣了愣神,又稍微摇了摇黑卡蒂。

    “奇怪难道我的妻子平时就是这么睡觉的吗很有特色。”

    拉芙拉轻轻地自言自语听在了黑卡蒂的耳中,从某种意义上来,拉芙拉得一点也没有错,仍然没有解释什么的意思,黑卡蒂依旧等待着拉芙拉自己出这么晚还悄悄过来找自己的理由。

    可是当然,黑卡蒂不可能等到拉芙拉的解释。

    缓缓地又从黑卡蒂的床上爬下去,拉芙拉就这么直接在床边开始脱衣服长靴、校服、内衣、裤裤

    以军事化的行动速度,拉芙拉在一分钟之内将自己身上的所有装备都卸了下来,全身光溜溜地拉芙拉在好好地又将自己的衣物整理好之后,再次爬到了黑卡蒂的身边。

    然后,拉芙拉开始思考,面对一个“坐着睡觉”的人,自己应该怎样和她“生米煮成熟饭”呢克拉丽莎的是与自己的“妻子”一起同床共枕一晚上就算是完成任务,但是现在黑卡蒂是坐着的,那么同床还是没有问题,共枕的话好像有点难度

    难道要将黑卡蒂推到

    想到就要做到,拉芙拉从来都是行动派,在思考了那么几秒钟之后,她非常干脆地出手扶着黑卡蒂的身体就企图将推到在床上,可是就在拉芙拉碰到黑卡蒂的那一瞬间,她浑身一麻,紧接着一阵浓浓的睡衣忽然笼罩了她,脑中一阵模糊,噗通一下就好像刚刚的篠之之箒一样倒了下去。

    琳露出手了。

    作为黑卡蒂的助手,在这种时候当然不可能坐视没有常识的黑卡蒂就这样被轻易推倒,的一个没有后遗症的电击放翻了拉芙拉,琳露又用一个简单的漂浮术将拉芙拉给挪到了篠之之箒的床上。

    没自己的事了

    这是黑卡蒂在看到琳露的动作之后心中的判断,再次闭上眼睛,黑卡蒂陷入了休眠状态。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

    “啊啊拉芙拉布迪威伊你你在做什么啊”

    继续着昨天夜间的喧嚣,这第二天大早上的那一份原的静谧就被一声惨烈的叫声给打破了,篠之之箒那惊慌失措的声音就好像是遭到了迷x的少女一样让人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同情。

    时间倒退几分钟,就在黑卡蒂与篠之之箒的寝室之中,除了来就没有真正“入睡”的黑卡蒂之外,首先从睡梦中跑出来的篠之之箒还没有清醒便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人抱住了,起初还以为是黑卡蒂突然改变了自己的风格跑过来抱住了自己,篠之之箒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随意地拍了拍对方光洁的后背,迷迷糊糊地道

    “黑卡蒂,不要闹了,要起来了哦。”

    可是这短短地劝告话语却完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对方只是更加缩了缩自己的双臂,以更加亲密地状态抱紧了些,甚至连脚都夹了上来。

    “不要,作为我的妻子,我不会放你走的。”

    好吧,还没有睡醒的拉芙拉在听到了黑卡蒂三个字之后就下意识地做出了“丈夫”的宣言,却完全没有想到如果自己真是抱着黑卡蒂的话,黑卡蒂又怎么可能出让“黑卡蒂自己”不要闹了的话语。

    可是拉芙拉还没有完全清醒,篠之之箒却在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之后顿时惊觉到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

    瞪圆了自己的双眼,篠之之箒就看到全身光溜溜的拉芙拉竟然就好像是八爪鱼一般地抱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的身上虽然有着那么一件单薄的睡衣,却也已经因为夜间的睡眠与对方的搂抱而完全褴褛不堪,春光非常福利地外泄了出来。而在两个人的身边,黑卡蒂正淡然地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两人相互抱着的状态,虽然明明黑卡蒂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篠之之箒在这一瞬间就好像看到了一张正在谴责她“红杏出墙”的怨妇之脸似地。

    于是

    “啊啊拉芙拉布迪威伊你你在做什么啊”

    作为一个军人,在这种状态之下当然不可能继续沉睡,柔柔自己的眼睛,拉芙拉朦胧着自己的双眼坐了起来,同时,以一种完全不同平时的糯糯地柔柔的声音道

    “做什么不就是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生米煮成熟饭吗啊咧已经早上了吗唔为什么你会在我和妻子的床上”

    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换了一张床,貌似这非军营的环境让拉芙拉早上起来之后的警惕心大大地下降了,以至于在这种情况下都还没有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有那么那么不到一米的区别。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篠之之箒,拉芙拉还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抱着的正是眼前这个与黑卡蒂区别不知道有多大的个体。

    “你你你你的妻子不是黑卡蒂吗为什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你和我生生生米煮成熟饭了骗人”

    面色赤红地好像就要直接滴出血来,头上甚至非常戏剧化地跑出了白烟,篠之之箒结结巴巴地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些什么就将黑卡蒂与自己同时卖了出去,不但承认了黑卡蒂的“妻子”地位,还同时连自己与拉芙拉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可能”都叫了出来。

    而且更加喜剧的是,就在篠之之箒将这一句话吼出来的同时,她们的房门再次好像是不设防似地被人从外面直接推开,满脸呆愣的塞西莉亚就这样丢了魂似地走了进来,然后颤颤地举起了自己的手指头,又不知道到底要指谁似地在黑卡蒂、篠之之箒与拉芙拉之间晃动了两下。最后就好像是强行压制了一下自己心中的震惊,塞西莉亚低着头,双手握拳在身前做出了一副忍耐、忍耐再忍耐的姿势,随后异常机械化地展开了自己“灿烂”的笑容

    “三位,恭喜你们”添加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