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母符认主【第三更】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母符认主【第三更】

    “你说什么,我不清楚,我只是古圣留在这里的一个器灵,负责接引你们而已……”

    石像童子一愣,尴尬一笑。

    洛若曦和兀臣也满是奇怪。

    这个童子,他们一进门就见到了,只是石像,最多有了灵性,怎么会是传世天符?

    如果真是,为何前面的四人,掌握了这么多古圣宝物,也都没发现?

    “哦?器灵,不知是何器灵?可否和我细说一下?”不理会它的辩解,张悬微微一笑。

    “在下乃石像中诞生的器灵……”石像童子解释。

    “石像诞生的器灵?”张悬嘴角扬起,双手背在身后,在它身边转了一圈,一边走一边道:“雕刻你的这个石头,叫巫灵石,产自大陆最东南方的卢旭山,经历大陆变迁,水、陆撞击,甚至熔岩灼烧,才可形成,整个大陆,都没有很多,绝不超过十块。”

    “这东西最大的好处,是滋养魂魄,让进入其中的灵魂,更加强大,但……缺陷也很大,那就是,灵性太足,游走太过剧烈,而无法汇聚!也就是说……即便启灵师的手段再高明,也不能在上面启灵成功!你说你是石像的灵性,那我问你,是谁给的你生命?”

    “我……”石像童子一愣,没想到眼前这人,连这种稀少的石头,都能认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道:“是冉求古圣……古圣手段通天,你无法做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呵呵!”

    张悬嘴角扬起:“冉求古圣做为十贤之一,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后人不敢揣摩,但……只要被启灵的物品,天生对启灵者有特殊感情,能够很容易认主……古圣既然将这里交给你,让你带领后人,必然要收服才可放心……可为何,你一直都是称呼‘冉求古圣’,而非……主人?”

    只要是启灵过的物品,对启灵者,都有异样的情绪,很容易驯服,就好像当初他启灵的石像,别人的话,都不听,只听他的。

    鸡出蛋壳,看到的第一个生命,会以为是它妈妈。

    灵性亦是如此,很难更改。

    冉求古圣既然要这家伙统管这里,又是他启灵成功,必然会收服,可对方自始至终,都没称呼一声“主人”。

    更没显示出多么尊重。

    “我……”石像童子哑住,片刻后:“我就算没认主,也不可能是传世天符吧!你这个推论,没有任何理由……”

    “看来不说清楚,你是不会承认了!”

    目光一闪,张悬再次看来:“刚进来的时候,我一人对战两个金兵,施展出封禁空间,你说了一句‘原来是丘吾子的传人,还请手下留情!’”

    “不错,这又如何?”石像童子疑惑。

    这话的确说过,不算什么。

    “丘吾古圣,虽是孔师的下人,却比他年长,而且以平辈论之,冉求古圣是孔师的弟子,按照辈分,就算见到,也要恭敬行礼,不敢放肆!”

    张悬道。

    就好像孙强虽是他下人,但郑阳等人见到,依旧要以“孙叔”称呼,不敢逾越。

    丘吾古圣,尽管是孔师下人,年纪却比他要长,孔师都尊敬几分,做为学生,更不敢越礼。

    “可你……直接称呼对方‘丘吾子’,这是平辈,才可以有的称呼!”张悬接着道:“冉求古圣启灵的宝物,这样开口……你不觉得不对劲吗?”

    “你、你……”一下愣住,石像童子再次后退了几步,像是见鬼一样的表情。

    对方就凭一个称呼,就推断出它是传世天符……未免太可怕了吧!

    “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惊愕过后,知道继续隐瞒也没什么意义,抬头看过来,石像童子满是不解。

    他自信伪装的天衣无缝,就算古圣亲临,都未必能够识破,对方到底什么时候发现的?

    “进通道之前,我拍了一下你的肩膀,实际上是想确定你的材质,这才起了疑心!”

    张悬道。

    进入通道前,他来到对方跟前,拍了一下,用图书馆查探了石头的材质,知道这东西难以聚灵,不过,通道危险,没时间多想,此刻那些异灵族人逃走,结合之前的称呼,再不明白,就真傻了。

    传世天符,是孔师炼制出来的宝物,称呼丘吾子,没有任何问题,就算对冉求古圣不客气,后者也不会多说。

    最主要的是……这枚天符上面,他感应到了,与其有些相似的气息。

    其他六枚天符,是孔师搜集特殊体质的血液,凝练而成,而这个所谓的母符……猜的不错,应该是以孔师的血液凝聚而成,让他感应的相似,正是……天认名师!

    有了这种感觉,再确定出对方是谁,也就轻而易举了。

    “原来如此……不愧是丘吾子的后人,掌控了封禁真解,更是驯服了龙骨神枪……这份眼力,的确非常人能及……”听他解释完,石像童子点了点头,再不否认:“不错,我正是孔师炼制出来的传世母符,他们拿走的那个,不过是一个赝品罢了!”

    轻轻一笑,石像站在原地不动,一道光芒从头顶飞了出来,在空中缓慢汇聚,眨眼功夫,形成了一张符箓。

    和刚才白净青年抢走的那张,一模一样。

    “我是孔师炼制出来的母符,有我才可以进入孔庙的主殿……不过,我被炼制出来,只听孔师吩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臣服的,别说你一个丘吾子的传人,就算丘吾子亲临,让我臣服,也做不到!”

    轻轻一晃,符箓声音继续响起。

    张悬笑盈盈的看过来:“不能臣服于我?”

    “当然不能!”

    符箓声音中带着不屑和自傲。

    “那好,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看过之后,如何抉择,由你!”

    手指伸出,张悬轻轻点在符箓之上。

    “看什么都无用,我乃孔师炼制而出,岂能臣服后人、人、人……”

    正满是骄傲的说话,符箓突然哆缩了一下,像是见鬼一样的在空中蜷缩,紧接着猛地变得笔挺,如同一张悬浮的扑克牌,语气中带着恭敬和讨好:“小符符,见过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