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222章 帝师!
    神女的话如一盆冷水,浇灭了青云府大公子的冲冲怒火。

    玄机老人见事情闹得很大,亦走了出来,冷眼看向青云府大公子“滚出去。”

    大公子愣了,“玄机大师,我……”

    “给老夫滚出去!”玄机老人指向箭场外的地方。

    大公子紧抿着唇,不解地看着玄机老人,犹豫少顷后,离开了箭场。

    轻歌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玄机老人在青莲的地位很高吗,若不然的话,满是锐气的青云府大公子也不会乖乖离开。

    只是让轻歌很疑惑的是,怎么感觉玄机老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吃鸡腿时的样子,好似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却想不起来。

    轻歌紧蹙着眉头,细细打量着玄机老人,玄机老人正色起来散发着威严,箭场之内无人敢与他对抗。

    “玄机大师,这其中有诈,血魔她……”阿云泫然欲泣,委屈地指向轻歌,想要抱怨轻歌诈他。玄机老人打断了阿云的话“第三道比试帝碑悟意,你要不要来,不想来就直接认输,老夫没时间听你说些有的没的,好说歹说也是青云府的小姐,既然下了战帖,给了赌

    注,就堂堂正正的比试切磋,胜负实乃常事,尽力即可。”

    阿云不敢再言,她不想继续切磋比试,血魔暴露出来的实力已经让她惶恐至极。

    最拿手的两道比试,都败在了血魔之下,阿云再也没了适才的自信,现在只怕真的把圣器宝弓和青云侯一位给输掉。

    “既然立了帖子,我一定会来的。”阿云正在想办法拖延时间,与玄机老人对话的时候,朝坐在席位上的夜歌看去,发出了求救的讯号。

    现在只有夜歌能救她了,夜歌是摄政王的心仪对象,一定能请摄政王来为她主持公道。

    再这样下去,她将输得一败涂地。

    夜歌领悟到了阿云的意思,点了点头,从席位上起身悄然离去。

    这件事非同小可,影响巨大,关乎侯爷之位,她必须提前告知摄政王。

    轻歌望了眼空缺的席位,唇角勾着淡淡的笑。

    夜歌和阿云都是后知后觉,现在才想到亡羊补牢,已经晚了。

    就算摄政王亲自来此,又有何作用呢?

    轻歌笑意盈盈,面朝阿云,温声说“阿云姑娘,该开始第三道比试了,一决胜负吧。”

    阿云皱眉,“我这会儿身体有些不适,想推迟比试的时间。”

    “那好……”轻歌点头,走向玄机老人,先是行了个礼,而后缓声说道“玄姬大师,青云府阿云小姐认输,请你下判定吧。”

    “且慢,谁说我认输了,我没有……”阿云急于否定。

    “那便请姑娘准备好悟意之事吧。”玄机老人已经没有耐心了。

    “大师,我身体不适……”

    “身体不适你就认输,老夫的时间很珍贵,你看着办。”玄机老人说的话有些重,阿云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来拖延时间了,只得硬着头皮来到帝碑前。

    帝碑,说白了,是帝姬墓碑,但这墓碑可大有来头。

    大帝姬算到了自己葬身何时何地,在那之前为自己亲手打造冰棺和帝碑,将天机一道的所思所想都刻在冰棺四面,至于弓箭手的奥义,则封存在帝碑内。

    她一生修习弓箭,所思所学所炼,皆在帝碑。

    但是万年来,无数个弓箭手信心满满的来到帝碑前求学,最终失望而归。

    始终没有一个弓箭手,能在帝碑内找寻到大帝姬的奥义。

    阿云不是没有试过,只是和其他的弓箭手一样,失望透顶。

    她拖延时间不愿参加第三道比试,便是清楚的知道,继续下去,她和血魔又是一个平局,如此一来,适才的射手之鹰才是胜负的关键。

    两平一胜。

    胜利的天秤已经倒向了血魔。

    轻歌和阿云分别坐在帝碑的东西两侧,帝碑高耸入云,犹如妖王宫的孤塔般,仅仅只是朝帝碑看去一眼,似乎都能感受到来自远古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阿云抬起右手,掌心贴在雕刻着图腾纹路凸起的古碑上,闭上眼沉着心。

    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只希望这一次能创造一个奇迹,只要她悟到了帝姬的弓箭手奥义,就能反败为胜,扭转局面。

    阿云的手微微发颤,眉头轻轻蹙起,急于用神识沟通大帝姬古碑。

    轻歌坐在蒲团上,并没有急于闭眼沟通帝碑,而是狐疑地看向玄机老人。

    “大师,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轻歌问道。

    玄机老人倒退了几步,“我是个正经老头,你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搭讪我。”

    轻歌“……”

    不对——

    这老头的言行举止,真是越看越熟悉。

    轻歌脑子里灵光一闪,骤然想到了一个老头,墨云山脉里泡壮阳泉送火雀鸟的老人,亦是药宗山下做鸡的老头,更是东方破的师父,仁族药神殿药王。

    只是,这玄机老人的模样与药王实在是南辕北,可举手抬足,就是让轻歌觉得像药王。

    一个仁族的药王,一个是青莲的玄机老人,风马牛不相及,像是两条平行线,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更别说是同一个人了。

    轻歌心生疑虑,难道真是她想多了吗?

    忽的,轻歌眉眼含笑,戏谑地看着玄机老人。

    这种事,旁人干不出来,药王却是做得出。

    再看四周的人,本是紧张地盯着帝碑看,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阿云都已经谨慎忐忑,小心翼翼的悟意了,这厮倒是好,坐在帝碑前跟玄机老人谈笑风生,丝毫不见急迫感,看来是料定自己会赢了。

    青云府的人们暗中给阿云打气,只希望阿云赶紧悟到一丝奥义之意。

    “帝师到——”

    一道尖锐拖长的声音响起,轻歌慵懒地盘膝而坐,懒洋洋地斜眸看去。

    摄政王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缓步而来。

    正在悟意的阿云听到这三个字,紧绷着的心情缓缓松弛下来,深深地松了一大口气。

    阿云不敢睁眼,只一心悟意,等待着摄政王来给她收拾这个烂摊子。父亲是摄政王的人,摄政王一定会帮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