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3273章 功德碑
    这一日,在玄冥轩内,冰莲女尊们带着轻歌看了龙涎凤居的美丽风景,也见识了八百名炼魂师同时修炼的震撼。

    出轩时已是傍晚,三十二名通天高手,包括冰莲女尊在内,一同把轻歌送到弥天阵法的通道。

    “保护好你的心脏。”

    轻歌离轩前,只听到冰莲女尊的这一句话。

    从此刻始,她的心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诚然,从玄冥轩里走了一遭,轻歌发现自己的心境感悟隐隐有所提升,对虚无境奥义的参悟,也深刻了不少。

    世上恶人太多,好人才显得弥足珍贵。

    走出玄冥轩,看见姬月、东陵鳕和隋灵归等候已久,一侧,还有眼睛通红的神女。

    姬月拿着厚重的披风走过来,盖在了轻歌的身上,东陵鳕摇晃着手里的酒壶,“刚温好的酒,赶紧喝了驱寒。”

    “血魔长老,玄冥大师们可有欺负你?”隋灵归担心地问。

    “歌儿……你没事就好……”神女满目忧色。

    轻歌顿感温暖,一蹦起来,跳在了姬月的背上,歪着脑袋朝东陵鳕几人咧开嘴笑“玄冥大师们,都待我很好。”

    轻歌的话,众人都是不信的,隋灵归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玄冥大师们没把血魔大卸八块就不错了,还待她很好?

    明眼人都知,这是轻歌为了不让大家伙儿担忧胡乱编造出来的假话而已。

    轻歌顺手接过东陵鳕递来的酒壶,喝着温热的酒儿砸了咂嘴,“还别说,这青莲一族的酒,就是好喝。”

    在几人的簇拥下,轻歌来到了朝阳宫。

    夜深时分,轻歌拢着披风从屋中走出,足踏寒风,见到了等候多时的神女。

    神女与她对视许久,才问“疼吗?”

    轻歌摆了摆手,“不碍事的。”

    神女扭头看向别处,簌簌落泪“骗子,分明很疼。”

    轻歌叹息一声,走至神女跟前手握素帕擦了擦神女的泪“你是神女,眼泪很珍贵的,以后被总是把这么珍贵的东西丢出来。”

    神女轻咬着下嘴唇,哽咽,说不出话,眼眶红得吓人。

    “乖,别哭……”轻歌笑着双手捧着神女的脸颊,猛地用力搓了搓,把神女清丽的脸搓得有些变形,轻歌笑得直不起腰了。

    唔……

    真可爱……

    “我一定会强大起来的。”神女说。

    “那我便等着你来保护我,日后遇到坏人,你可要为我打跑。”

    “好!”神女握紧拳头挥了一下。

    这夜清风凉如水,明月皎洁光,朝阳宫内情比金坚。

    次日,距离祭天仪式只剩下三日的时间了,轻歌与东陵鳕几人作了告别了。

    临行前,轻歌还不忘去了一趟神荒侯府。

    无忧真是被宠的不成样子了,每日张兰都会端来极品燕窝汤,神荒族长一日三次往侯府跑。

    瞧见轻歌小俩口,神荒族长笑脸相迎,把二人带到了书房,正在看书的无忧当即站起。

    “长老。”无忧两眼一喜,一向灰暗的眸,刹那光亮,犹如春暖花开般。

    神荒族长嫌弃地撇了撇嘴,冷哼一声,暗自腹诽着,素日里不见这厮见到亲老子两眼放光,偏生总是惦记着夜小侯爷的未婚妻。

    神荒族长关上书房的门时寻思着要不要挑个良辰吉日去夜族找老祖宗商量商量,索性也让他家无忧当个平夫什么的呗。

    只怕老祖宗听到这意思,二话不说就关门放狗把人赶走。

    “我要走了。”轻歌拍了拍无忧的肩膀,“好好当你的神荒侯,隋族长、青莲王还有你的父亲,都给帮助你的。”

    “这么快吗……”无忧恋恋不舍,神情落寞。

    姬月沉着一张脸,在心里已经把无忧掐死了无数遍,这满脸哀怨委屈柔柔弱弱地装给谁看呢?

    姬月闷哼,满是敌意。

    无忧似有所觉般,一扭头就见俊美的男子莫名其妙瞪着自己,活像自己欠了他几个亿元石似得。

    无忧自不是那等软弱之人,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只见侯府书房里,两个大男人互相瞪视比谁眼睛大了。

    轻歌黑着脸把姬月带走,暗叹丢脸,还能怎么办,自家男人,宠着呗。

    告别无忧等人,小俩口直奔鲛魔城,离开千族,还得把魔渊的事处理好。

    墨邪动作真是迅速,很快就把圣羽族长的石碑刻了出来,还盛情请来圣羽族长为石碑揭开黑布。

    底下魔人们拍手鼓掌,圣羽族长黑着脸把墨布掀开,露出了巨大的石碑,石碑之上,一排竖下来的字圣羽族长叶良辰之碑。

    “好碑,好碑。”墨邪拍手笑道“圣羽族长,你怎么看起来不大高兴?”

    圣羽族长皮笑肉不笑“是吗?大概是邪王的错觉,我很高兴,高兴死了。”

    “既然这么高兴,那便派人把碑送到圣羽族吧,就放在圣羽族的大门口,让进出圣羽族的人好好看着,我们圣羽族长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啊!”墨邪叹道。

    圣羽族长险些呕血“此碑放在鲛魔城就好了,不必送去圣羽族。”“那怎么行,族长做好事不留名谦虚了,但鲛魔城的魔人们对族长感激涕零,这象征着功德荣耀的石碑,一定要送到圣羽族!”墨邪摇头,正色道“叶族长,你是不是不把

    本王放在眼里?”

    墨邪话已至此,圣羽族长还怎么敢反驳,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圣羽族长眼睁睁看着墨邪一挥手,魔仆侍从们便把石碑搬走,送去了圣羽族。

    圣羽族长一想到往后进去本族,还要欣赏着‘墓碑’,真是吃了苍蝇一样的心情。

    “怎么?叶族长似乎不高兴?”沙哑的声音响起,轻歌与姬月并肩走来。

    圣羽族长瑟瑟发抖,惶恐如斯“原是姐姐来了,姐姐哪里的话,姐姐赠送的功德碑,弟弟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口一个姐姐弟弟的,听得轻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老东西真是个势利眼,之前死活不肯喊一声姐姐,现在见她威望如风而起,便姐弟相称。

    “赶紧滚吧。”轻歌不耐烦地道。

    “好嘞,弟弟这就滚。”

    “……”墨邪目瞪口呆还有这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