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 第423章 以一敌三

第423章 以一敌三

    卿玉暖噎了噎,很想再说些什么,可是见初墨玦态度坚决,只好收住这话题,却心中不甘,矛头又指向了俞团团。

    俞团团心里很不好受,她不想拖累任何人,也希望自己能帮上忙,可是却连对黑暗的恐惧都克服不了。

    以前她一直没觉得怕黑这件事有多严重,直到此刻才忽然意识到,这样强烈到甚至会窒息的恐惧,可能是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回到君城她一定要去找心理医生看一看,不能再一直这样下去。

    只是此时,她只能依赖着这光亮存活,只能依赖着初墨玦的保护,只能忍受着卿玉暖有一句没一句的冷嘲热讽。

    然而卿玉暖这异于寻常的表现,却让初墨玦有些难以接受,却又不愿当着俞团团的面说她半句,所以一直蹙眉不语。

    一直没有动静的对讲器忽然微微振动起来,初墨玦连忙按下耳机上的接听键,然而几乎同时,地下室的门外忽然隐隐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

    “墨玦!”耳机中是云澈急切不安的声音,“匪徒可能已从后山潜入,你那边现在怎样?”

    身旁的卿玉暖忽然倒抽一口凉气“他们找来了,他们发现这里了!”

    初墨玦一把将卿玉暖拉到身后,一边在向对讲器里说道“他们已经来了!”

    说完,他已没工夫再跟云澈对话,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近,心里迅速思考对策。

    这地下室窄小无遮挡,一旦让人破门而入,就只有挨打等死,所以一定不能让那些人冲进这里。

    心念一起,他已迅速行动起来,一步跨出,果断地拉开了地下室的门。

    卿玉暖吓得一声惊呼“墨玦你做什么?”

    这一声,顿时引起了来人的注意,只听得过道外的走廊上脚步声杂沓急促而来,一男子声音低喊“这里有人,快!”

    卿玉暖吓得连忙想要拽住初墨玦,却只触到他一片衣角,抓了个空。

    “你们留在这里,不要出来!”初墨玦低喝一声,人已经闯出了门外,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墨玦”卿玉暖颤着声音喊了一声,却没得到回应,不由转头怒视俞团团,“全都怪你,都是你把坏人引来的,墨玦要是有事,我不会原谅你的!”

    俞团团心中一紧,还没开口,就听到门外一声惨叫,她吓了一跳,但随即反应过来那不是初墨玦的声音。

    “不行,我要去帮墨玦!”卿玉暖忽然就想拉开门出去。

    俞团团一惊,连忙拉住她“你别去,他说了要我们留在这里。”

    卿玉暖一把挥开她的手,厉声道“外面来了很多人,墨玦一个人怎么应付得了,你能眼睁睁看着他独自赴险,我做不到!”

    俞团团一呆“我我没有”

    卿玉暖却根本不理会她,转身就拉开门冲了出去,俞团团心中揪紧,只得也跟了上去。

    门外,窄小的过道口被初墨玦守住,那些匪徒根本无法靠近,他没有拿枪,仅凭手中一柄手术刀,竟将那些持枪来袭的歹徒拦截得一发子弹都打不出来。

    论眼疾手快,以及手眼配合的反应速度,初墨玦的能力几乎无人能及,往往对方刚举起枪来,他的手术刀就已脱手而出,刀刀击中对方的手背或手腕,无一落空。

    卿玉暖奔出来时,对方三人已被这奇准的飞刀击中,连连痛呼,手枪落了一地。

    “墨玦”卿玉暖低喊了一声。

    初墨玦蓦然回头,清逸的俊颜隐现薄怒。

    “你们出来做什么,回去!”

    “我来帮你”卿玉暖话音还未落,便被一声枪响打断。

    三个歹徒趁初墨玦这一分神,连忙捡起地上的手枪,改用左手射击。

    一时间子弹不断向这个过道来,在墙壁地面上迸出无数火花,四处乱弹,卿玉暖吓得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再不敢乱动。

    俞团团也很害怕,但她却更担心初墨玦的安危,他守在过道口处,纷飞的子弹随时可能击中他,一颗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竟一时忘了自己的安危。

    在她忧急的视线里,初墨玦却十分镇定,他贴墙静立,淡色水墨般的眉眼间似在思索算计着什么。

    俞团团心中莫名升起一个念头,觉得他可能是在计算对方的子弹数,随时趁隙反击。

    果然,一阵密集枪声之后,对方一人似忽然停顿了一下,初墨玦立刻转身一动,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已飞射而出。

    只听到一声闷哼,随即便有重物倒地之声传来,俞团团心中一跳,知道对方有人被击中了。

    然而还不待她松一口气,忽听对方一人低骂了一声,随即有什么金属东西铛啷啷落地,滚动而来。

    俞团团还不及细想,就看到过道口处的地板上滚过来一团冒着烟的东西,她心中微微一惊,忽然扑面而来一阵灼痛刺目感,她不禁惊呼一声,本能地捂住脸,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眼中难受至极,根本无法再睁开眼睛。

    这是催泪弹!

    俞团团心中大惊,想睁眼去看初墨玦,却实在做不到,想要开口询问,一张口就是一阵剧烈呛咳。

    她担忧之至,却无能为力,只能像卿玉暖一样,赶紧蹲下身来,尽量保护好自己,靠着唯一能用的听觉,专注地去倾听初墨玦的动静。

    然而静默一刻之后,并没有发生她害怕的事,反而是走廊中忽然两声凄厉的惨叫,让她心头猛的一震。

    初墨玦把那两人也解决掉了?

    他难道不怕催泪弹?

    她想睁眼看一看,眼睛灼痛难当,甚至感觉脸上都有灼痛感,难受至极之际,忽听一直抱头不敢说话的卿玉暖轻轻哼了一声。

    “唔墨玦”

    俞团团正在好奇她怎么发出这么暧昧的声音,捂在脸上的手被人拉开,覆上了一层湿润的什么东西,一缕极其清凉好闻的药香沁入鼻间,顿时就缓解了那难以忍受的灼痛感,几个呼吸间,那刺激得流泪的呛味就消失了,被这种清新好闻的药香完全取代。

    俞团团终于能睁开眼睛,连忙想要看一下覆盖在脸上的东西,放下手一瞥间,竟是一张湿纸巾一样的东西,可是这一揭开,刺目灼痛感又扑面而来,吓得她连忙将纸巾覆在脸上,不敢再放下。

    “这是解毒湿巾,暂时别取下来。”初墨玦的声音在身旁淡淡响起。

    俞团团此时简直对他佩服至极,再一次感叹他医术神奇的同时,又惊叹这男人能文能武,外面三个歹徒,竟然被他一人很快解决掉,连枪都没有用,仅仅凭着一把手术刀而已。

    “墨玦,我们现在怎么办?”卿玉暖闷闷的声音传来。

    “这里已经不安全,”初墨玦立刻说道,“我们要赶紧换个地方躲藏一下,澈他们很快就会来救援,我们尽量拖延时间保护自己。”

    他说着,已经拉着卿玉暖准备走出过道,回头看了眼老老实实覆着解毒湿巾的俞团团,神色间略冷淡。

    “可以把眼睛露出来看着走路,紧跟着我们,别落下!”

    说完,他一手捂着脸上的湿巾,一手拉着卿玉暖走上过道台阶。

    俞团团闻言连忙睁开眼睛,紧跟上他们。

    过道里,三个黑衣男子倒在血泊中,面容狰狞痛苦,俱都死不瞑目。

    三人的心脏处都插着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几乎都是在心脏的同一位置,对熟知以极的初墨玦,自然知道怎样能让人一刀毙命。

    俞团团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初墨玦却忽然俯身捡起一支手枪握在手中,手术刀只能对付近处的敌人,如遇远程的,还是手枪的威力更大。

    卿玉暖见状,咬了咬唇瓣,忽然也俯身拾起一把枪来握进手中,俞团团顿时一惊。

    “小暖?”初墨玦转眸看到,立刻皱了眉头。

    “我能帮你,不想再像刚才那样拖累你了!”卿玉暖说道,眸光中有着固执的坚持。

    初墨玦不赞同的蹙了蹙眉,习惯了对她无底线的纵容,使得他最终没说出反对的话来。

    “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他说着,已转身向走廊外走去。

    俞团团见卿玉暖握枪的姿势明显是熟悉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学过射击?”

    “那当然!”卿玉暖回头傲然一笑,看着她的眸光略带不屑,“跟烈他们在一起,怎么能不会这些最起码的东西,否则全要依靠他们的保护,不是成了他们的累赘吗?”

    这话,立刻刺激到了俞团团,心中顿生羞愧,一时无言以对,眼见卿玉暖转身追上初墨玦,她咬了咬小嘴,也只能赶紧跟上去,不敢再拖后腿。

    这一处走廊连接着后厨与卫生清洁区域,人员早已逃离躲避,所以此处空荡荡的再看不到其他人。

    初墨玦一边向前走,一边警惕地观察周遭环境,此处虽然不太引人注意,但既然已遭人闯入,便不再安全,他们必须走出去另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墨玦”卿玉暖追上了他,轻唤声里隐隐一丝依赖与恰到好处的娇怯。

    “嘘!”初墨玦示意她噤声,面色虽严肃,但却伸手牵住了她的小手,将她带到身后,动作亲密又温柔,爱护之心,不言而喻。

    俞团团跟在他们身后,几乎被他们给忽略掉了,看着初墨玦细心相护的模样,她心里顿时十分牵挂风云烈,不知道他在外面现在情况如何,担心他会受伤,也十分渴望他此刻能陪在她身旁。

    一路小心翼翼地走走停停,卿玉暖一直被初墨玦细心地护在身后,她留意到初墨玦对俞团团几乎连看都没看一眼,心中不免有些小得意,扭头看向身后落单的女孩,唇边扯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只是这一抹冷笑还未完全成形,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给吓得四分五裂,卿玉暖不由惊呼一声,连忙朝初墨玦身后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