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 第425章 恶人告状

第425章 恶人告状

    初墨玦也是蓦地紧张起来,他隐约觉得自己应该是打中了那名狙击手,刚才那一枪应该是那人负伤之后勉强为之,所以才会慢了一步,让他能够来得及将俞团团拖拽过来。

    三人都紧张地沉默了几秒,但随即便察觉到虽有枪声,却无子弹射来。

    初墨玦刚想到可能是救援的人赶到了,身旁忽然光影一闪,手中蓦地一空,女孩脱离了他的掌握,被另一股力量卷了开去,一掠而过的轻风中,一缕淡淡的松柏冷香,他心里顿时一松。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清冷好听却又紧绷着的嗓音传入耳间,让俞团团顿时幸福得晕眩了一下。

    面前的男人握着她的小胳膊,上上下下地将她仔细检查了一番,看出她没有受伤,终于松了口气,但看着那张懵懵的小脸,顿时又爱怜不已。

    “吓着了?”他问。

    之前听到她的那一声惊呼,让他心跳都停了几秒,那惊呼声里的恐惧与无措,直击在心底最柔软处,简直要让人抓狂,恨不得能立刻飞身到她身边,不再让她感到任何不安与害怕。

    俞团团下意识地摇头,有些不知该怎样回答他的话“没……我……我只是……”

    风云烈知道她惊魂未定,连忙将她揽进臂弯里,看了眼卿玉暖,又看向初墨玦。

    “你们都没事吧,刚才是怎么回事?”他问,嗓音里的紧绷感消失了,恢复了一贯的淡定沉稳。

    卿玉暖与初墨玦还未开口,就被一道喊声打断。

    “团团!”

    回廊那端,云澈飞奔而至,神色间紧张焦急之至。

    俞团团扭头看到他,廊下明亮的灯光里,她注意到那张俊颜略微苍白,顿时想起他伤愈不久,急忙摆手。

    “澈学长你别急,我没事,真的没事……”

    云澈还是大步奔到她面前,仔细看了看她,冲口问道“我听到你惊叫了一声,怎么回事?”

    俞团团小脸上顿时浮现出复杂的神色,她下意识地就扭头看了卿玉暖一眼,犹豫着该怎么开口,就听到对方已恶人先告状。

    “别提了,团团差点害死了墨玦!”当着风云烈的面,卿玉暖又恢复一贯的温柔娴雅,即使说的话十分尖刻,可语气却如水般轻柔。

    风云烈与云澈闻言都是微微一怔,还不待开口询问,就听初墨玦淡淡开口。

    “没那么严重,”他神色清淡如昔,凉凉地扫了俞团团一眼,“倒是她自己,差点害得自己没命。”

    “不……不是的,我……”俞团团一听就有些急了,自己死里逃生就已经很惨了,怎么还能被人冠上一个害人不成终害己的罪名?

    “怎么不是?!”卿玉暖立刻打断了她,语声清柔,语句却咄咄逼人,“如果不是你不知死活地扑出去想要阻止墨玦,怎么会闹得自己都差点没命,还好你自己摔倒了,没能抓住墨玦,否则墨玦如果被你拖住,那子弹肯定立刻就打在了他身上,你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风云烈与云澈闻言都皱了眉头,俞团团听得直摇头“不是的,我没……”

    “这也是墨玦人好,老天都帮他,所以他才没事。”卿玉暖又打断了她,似乎根本不想给她解释的机会,“倒是你,多亏了墨玦眼疾手快地救了你,否则……”

    “不,我没有……”俞团团很想说她在歪曲事实,可是卿玉暖所说的话却又字字句句的确都是事实,只是她很巧妙地避开了一些细节,让俞团团一时都解释不清。

    “怎么了?怎么了?团团没事吧?”蔺傲浑厚洪亮的声音由远及近,语气忧急焦切,几乎是大着嗓门一路嚷过来。

    众人的目光一时都被这声音吸引过去,只见眼前一团黑影袭近,仿佛带来了一阵风暴,透着些狂乱急躁。

    蔺傲一奔近,伸手就想去拎着小丫头仔细查看一番,但被这众目睽睽刺激了一下,顿时找回了一些理智,看着那完好无损的小丫头,有些没好气。

    “这不是没事吗,瞎叫什么,故意捉弄人是不是?”他粗声粗气地斥道。

    俞团团本就郁闷得不行,被他这样一指责,顿时越发委屈,张了张小嘴,没说出话来,眼眶却瞬间就红了。

    “哎!你别哭啊!”蔺傲一看,立马心疼了,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恶劣,顿时懊悔,“你别……别……唉,我也是担心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别哭了。”

    听他这样一说,俞团团本来想忍住的眼泪却越发一涌而上,大颗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就往下掉,想要说话,却抽噎着说不出来。

    风云烈顿时疼惜得不行,也顾不得众目睽睽,连忙将人儿拥进怀里,柔声安慰。

    云澈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哭,大颗大颗的眼泪,带着无尽的委屈与难过,仿佛一颗颗砸进了他的心窝里,顿时也难受得不行,却不知该怎样安慰她。

    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初墨玦却皱起了眉头,似对女孩的眼泪丝毫也没有怜惜之意,反而十分厌烦。

    卿玉暖留意到他的神色反应,心里总算是稍有安慰,此时的她,才是真正觉得最委屈的那一个,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这几人疯了般地跑来援救,却都只是关心着那个女孩,几乎都对她的情况不闻不问,即使她看起来是没事,可是最起码的关心难道不该有吗?

    卿玉暖只觉得一阵阵的心寒,俞团团没有出现之前,她一直备受他们关心照顾爱护有加,可自从这女孩出现,除了墨玦之外,这几个男人就全都变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蔺傲身上,这一贯粗犷豪迈的男人,此时面对那女孩的眼泪,竟有些不知所措,虽没有再说什么,可是那份紧张在意是那么明显,简直和以前的他判若两人。

    为什么?为什么都那么在意俞团团,为什么!

    卿玉暖心中越发愤怒嫉恨,双手在身侧不知觉地拳紧,却隐忍地沉默了下来,她太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如果此时再多说什么,反而会招来反感和怀疑。

    初墨玦看了眼那个眼泪不断的女孩,眉头紧蹙了一下,实在不耐,抬眸看向风云烈“刚才遭到狙击手伏击,对方有可能被我打伤了……”

    “哦对……”蔺傲此时猛然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刚才我赶过来时,正好遇上那个狙击手开枪射击,被我辨明方向给了一枪,找过去时他已从树上摔了下来,但受伤未死,我本想活捉的,却晚了一步,那人咬毒自尽了。”

    初墨寒闻言眸光一缩“又是黑暴的人?”

    蔺傲点头“的确是黑暴的人,山庄里的局面基本已被我们控制住了,对方来的人不少,很明显都是训练有素,可比我们的人还是差了一截。”

    蔺傲调来护卫山庄的十几名队员,都是特卫队精英,以一当十不在话下,再加上云澈将安插在山庄各处的防御装置改为攻击,凡是进入山庄的歹徒想要退出山庄,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一场战役完全成了瓮中捉鳖,只是那些被捉住的人全都咬毒自尽,没能留下一个活口。

    而风云烈一直在林间查寻敌踪,不出他所料,对方果然派来了通晓影术之人,那些人没有进入山庄,所以能见机逃走,他正是去追踪那些人,便去得有些远了,因为提升了五感,所以才听到俞团团的惊呼声,顾不得再去追击,立刻便返身赶回。

    初墨玦此时微微蹙眉“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蔺傲叹了口气“那些人训练有素,而且事出突然,我们的队员一时有些反应不及。”他伸手抓了抓头,有些困惑不解,“我怎么觉得他们就像是死士,现在怎么还会有这种人,怎么训练出来的?”

    风云烈闻言心中一动,抬眸看向初墨玦,正对上他投来的目光,两人心有灵犀,都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初墨玦微一点头“我去看看。”

    说着,他拉上蔺傲“那个狙击手在哪里,带我去。”

    风云烈沉吟了一下,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孩,见她已经停止了哭泣,伸手温柔地为她抹去眼泪。

    那小脸上一片冰凉,他心中实在疼惜,却还是抿了抿唇,这里发生了太多事,他不能只顾着在这里儿女情长。

    转眸看向云澈,他吩咐道“你陪着她们,我跟去看看。”

    说着,他轻轻放开女孩,柔声对她说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风云烈……”俞团团仰着泪痕斑驳的小脸,心中的委屈实在想要立刻跟他诉说,“我……你相信我,我没有想要害初墨玦,我当时是被绊了一下,真的,真的是被绊了一下……”

    “团团,”卿玉暖却忽然打断了她的话,“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可能会被绊倒?还是别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了。”

    “我没有……”俞团团心中实在郁闷,声音都大了起来,她转头瞪着卿玉暖,“是你绊倒我的吧,我很明显感觉到被绊了一下,既然这地上什么都没有,那就是有人故意使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