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 第136章 新婚之夜

第136章 新婚之夜

    俞团团抿了抿小嘴,小脸微红着,乖乖地转过身吃着蛋羹。

    男人吹头发的动作有些生涩,明显不擅于此道,但那修长精致的手指却十分温柔,轻轻梳理着她微乱的头发,一点也没影响到她吃东西。

    一碗蛋羹很快就见底了,俞团团忽然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蛋羹了。

    伸手摸了摸已经半干的头发,转头望着神色小心专注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半干就可以了,吹得太干其实很伤头发的。”

    风云烈看了她一眼,没有立刻停止,又把挨着头皮处的发根吹了一遍,这才关了电吹风。

    “吃完了?”他问。

    “嗯!”俞团团点点头,像是在回味什么,黑葡萄般的眼珠转了转,问道,“这蛋羹里还放了什么?感觉好像还有些别的味道。”

    不愧是小吃货,那小舌头能辨出很细微的味道来,风云烈不由微扬了扬唇角,答道:“蟹肉碎沫,还有蟹黄。”

    居然还放了这些?

    俞团团瞪大了眼睛,晚餐时的那盘清蒸帝王蟹,她动都没动,本来就不爱吃肉,生平更是最恨吃螃蟹,壳多肉少,吃起来还费劲得不得了,她坚决不要吃这个。

    没想到,他居然把蟹肉剁得碎碎的混在蛋羹里,哄着她吃下去了……

    “不好吃?”看着她颇为精彩的神色,他问。

    “没有……”她连忙摇头,砸吧了下小嘴,“其实,还蛮好吃的。”

    “别抗拒肉类食物,对身体不好。”他转身去拔插头,一边随意地说道,“还有,以后洗完头别再这样晾着,会受凉。”

    说着,一边收线,一边转身向卫生间走去,没有看她一眼。

    俞团团扭头看着他的背影,明明那么冷那么冷的一个人,对她,却细致到了毫微,也许……嫁给他并不是一件坏事,只是……太仓促了一些。

    终于到了睡觉时间,俞团团抱着那只大熊,站在卧室中间有些不知所措,黑溜溜的眼睛不时溜向浴室那边,男人在里面洗澡,可能马上就要出来了,她该怎么办啊啊啊?!!!

    是不是再跟他打个商量,她还小,还不能完全胜任妻子的角色,可不可以缓期执行啊?

    浴室门忽然打开,小姑娘惊了一跳,连忙转身看去,还好,还好,他穿着浴袍出来的,没有像上次那样只围了条浴巾……

    微微松了口气,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大熊,不知为何,一看到他,心里想好的那些打商量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莫名地感到惭愧,莫名地感到自己像是在辜负他。

    “还不睡?”清冷的声音带着一缕潮湿的润泽,渐行渐近。

    小丫头惊跳了一下,抱着大熊立刻转身就走:“……睡,马上就睡。”

    乌溜溜的大眼睛在大床与沙发之间睃了几个来回,最终一闭眼一咬牙,英勇就义般地朝大床走去,抱着大熊一起钻进被窝里。

    舒适柔软的枕头和被头上,一股十分干净又清爽的自然气味立即包裹住了她,随之而来的,是棉帛布线间渐渐透出的气息,那是独属于他的淡淡冷香,本来北极冷杉似的冰雪寒凉,却因为这松软与柔暖的氛围而温润下来,独特得让人即使闭着眼睛,脑海里也能立刻勾勒出那美到毫巅的容颜和丰神如玉的身影……

    这样怎么可能睡得着?得赶紧让自己睡着啊,清醒着躺在男人的床上,简直尴尬到不行,睡着了才能什么都不想,睡着了就好了,赶紧睡,赶紧睡!

    俞团团皱了皱小鼻头,紧闭着眼睛,将小脑袋埋进了大熊的怀里,薰衣草淡淡的清芬萦绕鼻端,嗯嗯,这才是睡眠的味道。

    感觉到大床的另一边忽然轻轻一陷,俞团团整个人顿时绷紧,埋在大熊的怀里,大气都不敢出。

    俞团团睡在大床的边沿上,根本不敢向中间靠拢,被子的另一边有些轻微的动静,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像是关掉台灯的声音,随后大床上便安静下来。

    屏住呼吸倾听,周围静极了,应该是因为隔得远,她连那人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不由得有些无法置信,原来他所说的睡觉,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睡觉。

    ……是她想太多了?

    小脸顿时红透,在昏暗中更深地埋进大熊怀里藏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有所动静,会惹来男人的注意。

    这样一动不动,胡思乱想的脑袋渐渐开始神游太虚,连着两三天都没睡好的小姑娘,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沉入梦湖前,有一丝迷迷糊糊的意识在脑海里一浮即沉。

    这……应该算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吧?

    风云烈仰躺着,双手枕在头后,那对幽邃的瞳眸,像黑夜里的星辰大海,深广而幽明。

    望着暗灰无光的天花板,耳中却在倾听着身旁那一缕微弱柔细的呼吸,听着那勉强的屏息渐渐松缓下来,慢慢地化为悠沉的恬息。

    缓缓侧过头,看向那个隔在他们之间的大笨熊,它完全遮埋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只有一只纤柔的小手软软地搭在大熊肥厚的腰身上,在昏暗的微光里,莹白如雪。

    无声的叹息,她对他,竟是如此的防备,疏远,抗拒。

    默然气闷,良久,最终还是生怕她掉下床去,把她连同那只大熊一起抱了过来,让她安全的躺在床中间,又担心她憋得难受,将那张埋在大熊怀里的小脸轻轻抬了起来。

    熟睡中的女孩乖巧无比,柔顺的长发流瀑般泻了满枕,白嫩的小脸淡淡莹莹,鼻息细弱得让人生怜,小嘴却似娇嫩的蜜蕊,甜得诱人心魂。

    风云烈侧过身,仔仔细细地看她,长睫似乌羽,翕动间,墨晶内蕴,华光自生。

    说实话,他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一个相识不久的女孩,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感觉,是因为她实在很像他的珠儿么,所以生怕再失去她,所以想要留她在身边,想把那份曾痛失过的情感统统弥补给她,无法忍受她被人欺负,无法忍受她被别人夺走,想要把她牢牢地护在自己的羽翼下,风雨不漏。

    ……真的只是因为她像珠儿么?

    乌扇般的睫羽微闪,心跳似乎在那一刻顿了一下。

    那张结婚证书……还有一条很重要的信息,他没有告诉她,受A国法律庇佑的婚姻,是禁止离婚的……

    ……

    密叶如碧,万点蕊黄,小小的人儿站在盛放的桂花树下,仰着粉嫩嫩的小脸,伸着软乎乎的小手,想要接住那些簌簌而落的芬芳。

    乌黑的发间,粉色的小裙子上,星星点点,如妆金蕊,不时有一朵两朵拂过耳廓落在鼻尖,痒痒的,连馥郁的香气都似调皮地溜入鼻间,小人儿忍不住咯咯地笑,小手又忙不迭地接着落英,生怕它们都落到了地上。

    美玉般的少年,捧着一盘糕点走近,碟中的桂花糕玉白星黄,香气扑鼻,小人儿立刻欢呼着扑了过来,将小手里碎金般的香蕊尽数倾倒在少年精致如玉琢的大手里,肉乎乎的雪白小手急切地拈起一块桂花糕,嗷呜一下便咬了一大口,粉嘟嘟的小嘴包得鼓鼓的,黑溜溜的瞳眸立刻惊喜地流光溢彩,想要表达却又唔噜难言。

    少年将手中的桂花小心翼翼地倒入托盘里,骨骼修长的手指如玉,宠溺又爱怜地轻轻抚上那颗小脑袋,拇指拂落那小嘴边一点白色的糕点碎屑,甜美的小人儿,比桂花还要香甜。

    小人儿终于咽下那一口桂花糕,仰着小脸,声音糯糯,绽出可爱至极的笑容。

    “哥哥,你真好!”

    俊美无匹的少年,如玉树,如琼花,春风忽至,温暖盛放,撷取那瑰色唇边一弯光艳笑意,刹那璀璨,绝代风华,都在那一刻里,沉凝成岁月中最美的一段小时光……

    ……

    俞团团嘤咛一声醒来,依稀仿佛,桂花的芬芳还在,唇齿间仍存甜香。

    揉着眼睛,避着透亮的天光,努力想了想,忽然一惊,忙攀上身旁的大熊,朝大床的另一边望去。

    床铺空空,那人早无影踪,她和大熊大喇喇地睡在床中央。

    捂着怦怦急跳的小心脏,俞团团放松地重新陷回柔软的被窝里,整个人因为这一惊,彻底地清醒过来。

    望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小脸渐渐地红了。

    她居然……真的跟他同床共枕了一夜!

    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

    小姑娘努力消化着这个突然事实的时候,哪里知道,其实自己早就跟这个男人同床共枕过不止一夜了。

    面红耳赤地想了半天,忽然心一横,不就是床那边多睡了一个人吗,其实也没啥大不了,就当是多了一个异性室友,习惯了就好了。

    小姑娘终于说服了自己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心里微微定了下来,这才注意到天色已大亮,身旁的床头柜上除了台灯再无他物,居然没有摆放电子钟什么的。

    真是个生活无趣的男人。

    俞团团撇了撇嘴,起身去找她的背包,翻出手机看时间,这一看,顿时跳脚。

    啊啊啊……居然九点过了,十点钟有节专业必修课,她要赶不上了啦!

    跳起来就跑去衣帽间找衣服,心里对那谁谁谁一阵怨念,昨晚吓得她魂不守舍钻进被窝,忘记了给手机上闹钟,今早起来也不喊她一声,明知她要上学的,这个新室友,一点也不友好。

    祁伯刚从餐厅那边走过来,就听到楼梯上有人咚咚咚急跑下来,同时响起的,是那甜甜糯糯又火急火燎的声音。

    “祁伯,麻烦你帮我安排车,我要迟到了,快点,快!”

    祁伯还没回过神来,小姑娘已经风一般地卷了下来,卷到了面前。

    “……呃,少夫人……”

    “车,祁伯,我要迟到了!”俞团团来不及扎头发,披头散发地冲到祁伯面前,急得气喘吁吁。

    “啊,车?”祁伯勉强回神,“……在外面,大有早就等着呢……”

    话音还未落,眼前黑发一扬,一阵甜美的微风拂过,女孩已经向大门跑去,只留下一串甜甜又促促的声音,宛如挂在檐角的银质风铃,被疾风调皮地偷袭了一下,一阵急促的玲玲琅琅。

    “谢谢祁伯,我走了!”

    祁伯看着娇俏可爱的身影渐远,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忙出声却已不及:“哎!少夫人,早饭……”

    女孩已消失在大门外,哪里还听得到?

    祁伯急得一拍脑门,赶紧转身朝厨房奔去。

    吕大有被俞团团催得紧,也着急了起来,脚下立刻一踩油门,车子就往外开去,无意间瞥了一眼后视镜,看到祁伯从主宅里追了出来,踉踉跄跄地追在车后,使劲招着手示意停车。

    吕大有愣了一下,忙踩了刹车停下,俞团团着急地刚想问怎么回事,身侧的车窗就被轻轻敲了两下。

    她转过头去看到是祁伯,忙滑下车窗:“祁伯,你……”

    祁伯二话不说递了一个小食盒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早饭……少夫人,别饿着。”

    俞团团看了看手中那个十分精致的木质便当盒,心里一暖,感动地看着气喘吁吁的老人:“谢谢你,祁伯,你真好!”

    祁伯愣了一下,哪里是他好,明明是少爷生怕少夫人饿着了,大清早就起来下厨房做早饭,要是知道少夫人没吃上,肯定会很失望的。

    祁伯喘气不停,不好解释,也说不出多的话,摆摆手:“……好,好,快去吧……”

    吕大有又是一脚油门踩下,车子撒欢儿般地疾驰出去,瞬间就开出老远。

    祁伯站在原地,一边喘着气,一边抚着胸口,又弯下身锤锤又酸又僵的腿,不由长叹一口气。

    真的老了啊,追了几步路就喘不上气来,这些年悠闲惯了,好久没这样紧张着急过了,有些不适应了。

    不过……

    祁伯心里却莫名地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一些,连园子里的花树都似乎更绿了些,年纪小小的少夫人,看起来虽有些不靠谱,却无法忽视的,给这山庄带来了朝气与活力。

    年轻真好啊!

    祁伯气息未定的脸上,慢慢扬起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