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 > 第1051章 我一定不打扰

第1051章 我一定不打扰

    “我想她,我会疯掉的……”杜冰瑶脸色苍白,喃喃说道,“我想见见她,哪怕是远远地看一眼,只要能见她一面就好,我已经连续梦见她有三个月了,我要疯掉了,那种感觉真的……跟在死亡中挣扎差不多。”她就像一具被掏空思绪的木偶,她眼里的泪水干涸了,活着只剩下唯一的诉求。

    张太师猛然发现她瘦了,而且是瘦了很大一圈。

    “师傅。”杜冰瑶朝老人鞠躬行礼,她的声音如同一潭死水,然后企图从他身边经过。

    张太师伸手抓住了她胳膊,“冰瑶,没有意义了,你现在去找她只是自取其辱,她不会原谅你的,她现在很幸福,这是你应该正视的问题,你不应该去打扰她的幸福。”

    “我不打扰,我一定不打扰……”她含泪喃喃地说,“我只是远远……远远地看她一眼,看一眼就够了,我要疯掉了,不行,我一定要下山,我感觉我的心被掏空了,我想见她,我只想见她,如果见不到她,我觉得连呼吸都没有意义了。”

    张太师握紧了她的手臂,捏得她感觉到了疼痛。

    对,他想将她捏清醒,他的力道在不断加大。

    “师傅……”杜冰瑶咽了咽口水,她双腿一弯居然跪了下来,“求您放我下山吧。”垂眸的时候泪水滚落,“我想她,我真的好想她,生孩子本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她还一下生了两个,她得有多痛啊?我想去看看她,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一眼,我想看看我的女儿……”

    张太师松了手,他拧眉看着跪在地上痛苦不已的女人,“冰瑶,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我错了,我错了……”她眼睛涩痛得发红,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总是会时不时地梦见她的小颖,“可谁年少的时候又不会犯错呢?我至少没有打胎,我没有阻止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未婚顶着压力把她生下来了,我给了她生命。”

    她的话不无道理,当今社会打胎的人何止千千万?如果说不能原谅,那么这些人才是首当其冲吧?

    张太师看到她悲怯万分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内心也是有感触的。

    然后师徒俩僵持着,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这段日子冰瑶真的如同行尸走肉,但她答应过他不会再自杀,不会再做傻事儿,所以她一直克制着吧?

    如今她想下山,也一定是憋了很久才提出来的,张太师觉得自己不能再阻止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思念,那是他这个孤寡老人根本无法体会的情感,但是冰瑶的样子真的触动了她的心。

    过了一会儿,张太师让了道,“冰瑶,你起来吧,为师准了。”以后的事情看她自己的造化。

    缓缓站起身,杜冰瑶再次朝老人行礼,“谢谢师傅。”她重新迈开步伐。

    “不过你要想明白,她的幸福重要还是你自己的心情重要,你得搞清楚了。”张太师说得直接,他没有转身,但知道她已经停下了脚步。

    他又说道,“破坏别人的幸福,加重别人的心理负担,这真不是我们佛家人会去做的事情,皈依佛门多年,你居然还是无法看淡,这是我之悲哀,也是佛之悲哀。”

    杜冰瑶眼里噙着泪水,她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师傅对自己很失望,也知道师傅不可能理解自己,可她就是无法忽视内心的感觉,她想跟着感觉走。

    “好自为之吧。”张太师说。

    杜冰瑶抬步离开。

    夜幕降临,杜冰瑶独自下山了,白天她不敢去。

    嘉城,这座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被绚烂的灯火点缀着,天边一轮明月皎洁高挂,繁星点点。

    她下山后打车前往领御,出租车的车窗是摇下的,徐徐晚风吹到她的脸上,她有些木讷地望向窗外风景,心里沉甸甸的。

    领御,这会儿晚餐刚结束。

    顾之回到了医务室,他心情很好。

    小颖上楼去看孩子,盛誉盛萱坐在客厅沙发里,双清去了茶水间。

    兄妹俩难得地坐在一起聊天,盛誉优雅地交叠着双腿,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姐姐的短发,“你这什么发色啊?”

    “怎么?你也想染?”

    “这倒不是。”盛誉收回了手,“看着还挺顺眼的。”

    “长得顺眼了染什么发色都顺眼,这是死道理。”萱姐自信满满。

    盛誉笑了笑,“好像也对哦。”他看了眼茶水间方向,妈妈这会儿还没有出来,他又看向身边的女孩,小声说道,“掩饰得倒挺好的,刚才居然连个眼神的互动都没有,也真是难为你们了。”

    “不需要。”萱姐挑眉看向他,“心若在一起,不带这些虚的,互什么动啊?”

    盛誉心情不错,“前两天你俩去哪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随便问问而已。”

    “既然是随便问,那你就问点别的呗。”她身子前倾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屏幕里立即出现一张帅气的面孔,顾之专访重播啊。

    画面里,他坐在沙发椅对着记者侃侃而谈,温文尔雅。

    盛誉端过伯爵茶喝了一口,他并没有看她,“以后不管去了哪里都要随时保持联系,遇到任何困难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们。”

    短发女孩转眸瞅着他,有些吃惊他会突然讲这些,她看到他也转了眸,两道视线汇聚在一起,她唇角轻扬,“谢谢老弟,承蒙关照!”

    这边姐弟俩的聊天还在继续。

    院外的主公路上,一辆出租车朝领御开来,杜冰瑶坐在车后座,她双手揪在一起,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情绪。

    终于要见到她了,她真的好高兴啊,见到她以后要说些什么呢?

    梦了几个月,也思念了几个月,她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出租车隔老远便停下,司机转眸对她说,“你就在这儿下车吧,我可不敢再上前了。”关注新闻的人都知道领御戒备森严,警卫们一个个配了手枪呢。

    杜冰瑶回神,她看到了从院子里透出的灯火,再往前看便是领御的大门,于是付钱下了车。

    出租车调转车头扬长而去,片刻不敢多留。

    杜冰瑶站在院子外,她整理好思绪,再次明确了自己今晚的目的,然后朝那大门迈开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