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咸饵

第五百七十六章 咸饵

    二十五日晚,苏德双方都在积极准备。德军摸不清苏军的位置,也认定他们只有区区一百人。而苏军也无法弄清战俘逃亡会不会发生。

    但德军已经是下定决心要和暴露的苏军打一仗,劳伦斯为此特别积极,他知道那群苏联人的战术,在出发之前立刻给全营士兵开了个会。

    这些士兵多是些二十二岁的年轻人,他们身材高大健硕英气逼人。只可惜这是其入伍后首次真正的主动进攻,没有经历过最残酷血腥考验的他们,对行将展开的夜晚攻势充满了期待。

    很多人装备了冲锋枪,可以畅快淋漓的射击。乐观的情绪已经迅速蔓延到了全营。

    只有劳伦斯对前景很不乐观,待全营愉快的集结后,他板着个脸发号施令。

    “弟兄们,你们根本不懂夜的黑暗,就在那边的森林里,隐藏的是一群野兽!是一群你们从未见识过的野兽,他们最擅长在夜晚捕猎,专门猎杀那些暴露的人。

    所以,你们必须提高警惕。苏联人就算只有一百人,战斗力也非常强大。现在把你们对俄国人刻有的印象放在一边,我告诉你们,如若你们在今晚的行动中大意了,就会葬身那片黑暗森林里!”

    劳伦斯说了很多他的肺腑之言,若不是很多言论不能说,他真想当着自己弟兄们的面问候团长他们全家。该说的都说了,这群乐观的战士听明白没有,他也顾不上,毕竟没有经历过激烈战斗的人很大程度上,会在最初的血腥战场吓尿,真的成为战地老鸟需要历练。

    今夜,德军将进行一场演出。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劳伦斯营作为“渔夫”按照计划会率先进入森林进行埋伏。

    在晚上十一点,这样一支总兵力超过五百人的队伍,正迂回进森林。不过德军的举动已经被苏军侦察兵发现,原因无他,正是巴尔岑觉得夜视仪特别有用,故而一个班的侦察兵直接奔赴森林边缘埋伏起来。

    当他们看到一群人影在东边跨过了战壕,一时间还以为那些就是逃亡的战俘,电台立刻向森林深处发报。

    熟睡的巴尔岑等人被立刻唤醒,事起突然,很快全军都苏醒了。

    巴尔岑面对着最新的情报非常不解:“难道他们换地方逃跑了?”

    “如果战俘逃跑,你们谁会相信德军不会开枪,电台里我们什么也没有听到!”拉夫连季特别的让巴尔岑注意,目前是在以明语通信。

    真正的战俘逃亡,不可能不会引起波澜。所以,那些人根本不是战俘!巴尔岑惊异的看着两位老朋友:“同志们,我想,那些人是敌人!”

    “对!肯定是敌人。”叶甫根尼不由的拔出手枪。

    情报是否有纰漏?结果前线的侦察兵居然在以生命担保,确实有一群人在迅速向森林前进,短短几分钟他们竟然全部进入森林。那些兵都是巴尔岑的人,自己的部下从来是有一说一的。

    这些情况与之前阿萨诺夫商量的完全不同,巴尔岑因此可以断定,战俘逃亡计划已经失败。

    现在的他再也不怀疑,赶忙对战友说道:“同志们,副师长的担心真的成了现实。我猜敌人很可能在铺设一个陷阱,那些进入森林的人就是敌人,只是他们想干什么,我猜不透。”

    “还用猜?副师长已经猜到了!”拉夫连季立刻说道,“副师长说了,今晚的事有三种可能,其中之一就是德军扮成战俘逃出来,引出我们继而将我们消灭。只是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有能力把我们一千多人都消灭?”

    拍拍他的肩膀,叶甫根尼道:“如果是这样,那只能说明敌人很傻。亦或者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兵力是四位数,且装备精良。”

    情况突变,再絮叨下去也没用。巴尔岑立刻命令和师部通信,又令侦察兵迅速转化位置,盯着敌人的动向。

    不一会儿,前线最新的情报传入师部。杨明志和其他人已经等到了十一点多,在天亮之前他都要保持精神。

    情报终于来了,万万没想到德军居然玩这么一出。耶夫洛夫摸不清头脑,杨明志则明白了一些,一小撮德军根本打不过精锐的上千苏军,他们肯定在搞阴谋。

    他断言道:“我看,敌人想钓我们的鱼,可是他们的鱼饵太糟糕,太咸了根本不好吃,所以我们就是不上当。”

    “那么你认为,我军应该怎么办?”耶夫洛夫问。

    “保持镇定,调整部署,继续按计划行事。我们将计就计。”

    所以巴尔岑接下来收到的命令是按兵不动,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只是人员进行了一点点调整。即原本兵力相同的两翼,因为右翼的森林混入了德军,那里的必须提防可能的战斗,兵力应当向右翼倾斜。

    战士们已经睡意全无,在拿到修正后的命令,全军开始向埋伏地前进。

    为了避免被德军炮火一顿乱炸,整个半包围的防线实际很宽大。大部分的士兵隐藏在森林里,少部分人在约定的汇合点边缘。

    因为夜视仪的加入,劳伦斯的行动已经彻底暴露,同时暴露的也是洛萨海姆的计策。苏军也索性来个将计就计,巴尔岑相信今夜必有大事,上到军官,下到普通士兵,大家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这片黑暗的森林里,上千名“猎手”安静的埋伏起来。士兵不准交头接耳,不准打瞌睡,不准抽烟,甚至咳嗽时也必须捂着嘴。

    月亮高挂,来自南方温润的风轻柔的吹拂桦树新发的嫩叶沙沙作响,偶尔还有一声鸟鸣,整个世界安静极了。

    巴尔岑将战斗斗篷盖在身上,依托着小手电盯着腕表,时间正一点点的流逝。阿萨诺夫现在怎么样,他不得而知,总之约定的时间是凌晨两点,时间正一分一秒的接近这个时间。

    当分针走过了两点,一切都没有发生。

    当分针再走了五分钟,巴尔岑已经有些等的不耐烦了。

    直到分针走过了七分钟,突然间,北方传来阵阵集枪声,而且不时有绿色的拽光弹划破夜空,那光芒清晰可见。

    蛰伏的战士们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肾上腺素爆棚。

    这枪声真是令人浑身舒服,巴尔岑立刻向拉夫连季和叶甫根尼发报:“全体做好战斗准备!一旦有人大股进入我们的视野,不管是敌是友立刻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