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降巨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当年我为了追他

第二百六十八章 当年我为了追他

    吕稚脸上一副谄媚之色,毕竟吕稚心里很清楚这次盛会的规模和档次,知道这三人绝非等闲之辈,甚至校长见到他们都得恭恭敬敬,自己作为图书馆馆长,今天是过来帮忙的,自然要好好招待。

    但尽管如此,江春南三人脸上显得比较的平静,并没有刚才郑婕那种高人一等的趾高气昂。

    “你们好,我是捷运玉器公司的老板,我叫郑婕,请多多指教。”郑婕脸上此时也露出亲热的样子,主动上前搭话。

    “你好。”江春南冲着郑婕点点头。

    江春南虽然是江南所的老大,在金陵市乃至全国都是有说得上话的人,但是他并没有那种傲慢的态度。

    只因为江春南的心里,始终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仆人,一个陆家的仆人。

    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

    虽然眼前这个女人,并不认识,也不过是一个自己没听说过的玉器行的老板,但是她既然主动来结识自己,江春南觉得就有可能为陆家多打开一个渠道,多一份人脉,所以自然也没有说什么了。

    而郑婕一看江春南没什么架子,心里顿时大喜,急忙又掏出名片,分发给江春南他们。

    眼看着三人接了,郑婕当然高兴极了。

    满面春风的回到了林洁的身旁。

    “婕婕,你说他们是金陵市很有地位的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啊,看你的样子,他们接了你的名片,你都这么高兴了。”林洁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好奇,毕竟她知道郑婕现在也算是上层社会的人了。

    “他们具体是什么人,我并不清楚。”郑婕说道,“但是今天上午我在校外的一场见面会上,见过他们三个人,你知道他们和谁在一起吗?”

    “和谁?”林洁急忙问道。

    “和沈总。”

    “就是那个武江市最神秘的女子,沈苑沈总吗?”林洁心里不由骇然。

    虽说她们也见过沈苑在火车站接人的时候,被那个陆少掌掴的情景。

    但是这并不影响沈苑在她们心目中的地位,沈苑依然是武江市的顶级神秘上层人物。

    只能说那个圆脸陆少更牛逼罢了。

    “他们三人和沈总坐在一起,相互之间交头接耳,看起来和沈总就好像是平起平坐一样,沈总在武江市都是顶尖人物了,那他们三个人肯定也是金陵市的顶尖人物,才能有这种待遇啊。”

    “那你可真是太厉害了,婕婕,你刚才还和他们聊了一会儿,还递了名片给他们,看来他们对你印象还不错啊,说不定以后就能认识了!”林洁也趁机讨好一波,“婕婕,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再看那个陆原,现在混到在这里打杂,他和你相比,简直就宛如云泥之别。”

    “嘿嘿。”郑婕一笑,目光深处有一份阴狠,“然而这还不够,我要等待有一天,他会来哀求我帮助他,只有那样子,才会让我有报复的快乐,才会让我从当年他拒绝我羞辱我的那件事里真正的解脱出来。”

    “这还不简单啊,以你现在的地位,随随便便就能整死他了吧。”林洁说道。

    “不,你不懂,陆原这个家伙虽然很懦弱很吊丝,但是我知道他心底的自尊心很强,轻易不会跟任何人低头的,就算你骂他了羞辱他了甚至打了他,其实你都没有真正的把他踩在脚下,因为在他的心里,并没有服你,也许在他心里,他还觉得懒得和你多计较。这个人很奇葩,我也不知道他一个吊丝,为什么会是这种奇葩性格,所以,要想真的让他跟你求饶,跪下来跟你哀求,必须要找到他内心的脆弱,控制他的内心,把他击垮,哼,陆原,你就等着吧!”郑婕说道。

    旁边的林洁都听得眼睛睁得大大的了。

    好半天才缓过了劲儿来,心里依然还是满满的惊讶,“婕婕,你,你咋对那个吊丝这么了解啊?你竟然如此清楚他的为人?”

    “呵呵。”郑婕听了,不禁目光里又闪出一丝怨恨,而怨恨的背后,竟然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慨和心酸,她突然看向林洁,“我怎么可能不清楚?你可知道,当年为了跟他表白,为了追他,我做了多少功课?!为了弄清楚他的喜好,我都跟踪了他几个月,他在食堂里最喜欢吃的菜,最长坐的桌子我都一清二楚,他吃一口米饭需要咀嚼多少下我都知道,为了弄清楚他的人格,我又买了多少心理学的书,还不都是为了能追到他?然而,我还是错了,在爱情这种死妈的东西面前,一切心理学都是虚妄!”

    说到这里,郑婕突然显得有些崩溃,说话也有点开始控制不住了。

    林洁一看,赶紧拉住了郑婕,“好了,婕婕,冷静点你,人越来越多了,咱们还是赶紧去位置上坐好吧。”

    这么一劝,郑婕也就真的冷静下来了,也是,这里是会场,可不是你发泄情绪的地方,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又做出漂漂亮亮的样子,两人入座。

    而那边的陆原,看到竟然是江春南他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种混杂着亲切,又有几分悲伤的感觉。

    是啊,毕竟在金陵,自己和他们三人都有过接触,尤其是江春南和朱大有,帮着自己处理了多少事情?

    虽然陆原从来也不会以主人的身份自居,但是毋庸置疑,在金陵那一段时期,这三人都是最忠实可靠的手下!

    见到他们,怎么能不亲切。

    然而,现在呢?

    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跟陆家再也无关,跟他们也再也无关。

    而且,自己既然退族了,也最好不要和江春南他们接触。

    不然的话,不但对自己不利,还有可能连累他们。

    想着,陆原叹了口气,转过身,继续向里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

    身后突然响起哗啦啦的声音,接着就听到吕稚惶恐匆忙的道歉声,“啊,对不起,对不起,您,您没事吧!”

    陆原不由回头又一看。

    原来是吕稚引着江春南他们上阶梯的时候,过道旁边的一个花架子突然倒了,正好砸在了江春南的身上。

    江春南自然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一下,吕稚当然吓得魂飞魄散了。

    这么尊贵的客人,竟然被自己布置的场地上的花架子给砸到了,这要是追究起来,自己也要负责啊!

    吕稚吓得六神无主,一个劲儿的道歉,心里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

    一抬头正好看到不远处的陆原。

    “陆原,你给我过来!”

    吕稚恼火的冲着陆原喊道,“快一点!”

    陆原一看吕稚这样,心里顿时也有有点紧张。

    是啊,说实话,这种情况下,陆原其实也不想被江春南看到。

    然而,他刚要掉头走掉。

    吕稚已经冲过来,抓着他,硬是把他给拖了过来。

    “陆原,这几个花架子,刚才是你摆放的吧,都倒了看到没,砸到了贵宾的身上了,你看看有多笨,连个花架子都摆不好,还有之前让你去湖边洗拖把,你也洗了那么久,你说你还能干嘛啊,没本事没家境,还不好好干活,真是一辈子没出息了!”

    说着,吕稚把陆原往前一推,“还不快给几位贵宾道歉啊!”

    是的,吕稚的心思多着呢,她把责任都给推到了陆原身上了,这样到时候,假如这几位贵宾跟学校反应投诉的话,自己就不用承担主要责任了,到时候,只要把责任往陆原头上一推,把陆原开除了就行了。

    所以,现在让陆原来道歉,就是让事情成定局。

    至于当时候摆放花架子的有好几个人,包括她自己也在摆,现在倒的这花架子是不是陆原摆放的,吕稚才不管那么多呢。

    反正找个人替罪就是了。

    此时,陆原就站在江春南等人的面前,他低着头,心里的滋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而江春南朱大有沈万贯三人,早已呆住了。

    当吕稚把陆原给拉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呆住了。

    是啊,尽管陆原一直低着头,但是三少爷的身影,他们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他们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陆原。

    一声下意识的三少爷,到了喉头,又是硬生生的被他们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