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降巨富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那件黄色的裙子

第三百三十四章 那件黄色的裙子

    四合院的院子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周允正在院子的水井旁边洗衣服。

    这个四合院院子的中间有一口水井,老式的那种,所以使用起来不用交水费,平时的衣服周允都会拿到这里来洗,就为了节约一些水费。

    “周允。”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来到了周允的身边。

    周允抬头一看,是赵倩她们一群人。

    这伙人周允大部分都认识,大多数都是村子里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初中时候自己的同学。

    这些人连同赵倩整日混迹在一起晃荡着,都没有什么正式工作,但是无论长得漂亮的还是长的丑的,都打扮的挺妖娆的。

    看到她们,周允的心里还有点紧张。

    因为这伙人都很仇视周允,明着的暗着的,各种给周允不自在。

    而自从上一次周允被冤枉偷了裙子之后,这群人见到周允,就更加的是指指点点冷嘲热讽了。

    “那个,周允,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不过出乎周允意料的是,这一次,赵倩的态度似乎还挺好,微微笑着看着自己。

    “啊,什么事?”周允下意识的问道。

    “咱们青莲初中3班的同学聚会啊,要不要去?”赵倩说道。

    “啊?”周允一愣,初中同学聚会?

    “对啊,初中同学聚会啊,你还犹豫什么啊,怎么了,上了大学就飘了,看不起昔日的老同学了?呵呵,上了大学不还是找了个扛水泥袋子的男朋友,自己租在贫民窟整天洗衣服吗?”人群里,有个叫刘春的女生,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是。”周允心里顿时有点急了。

    她当然不会看不起任何人,只是,周允心里很清楚,同学聚会上,一定都是赵倩这样的人,自己去了,除了被嘲弄之外,真的没什么意思。

    “我没空去而已,我这一会儿洗完衣服还要出去找工作。”周允想了想说道。

    “不是吧,滕老师也在,你还不去?”赵倩悠悠的说道。

    周允顿时就是一愣,怔怔的说道,“滕老师,他也在?”

    说着话,周允的脑海里,似乎就又一次出现了那个一脸和蔼,总是穿着老式的中山装的老头,他就是初中时候的班主任老师滕红旗。

    滕红旗是那种典型的八十年代的知识分子,很有社会责任感,对学生很负责,也很上心,所以他对好学生很鼓励赞赏,对差生也很严厉。

    初中的时候,他知道了周允的家庭情况之后,对周允也挺关心的。

    上学的时候有男生骚扰周允,滕红旗还专门把那男生的家长叫到学校里,给了男生通报批评。

    考高中的时候,还专门为了周允争取到了去县重点高中的免学费名额。

    所以,对于滕老师,周允的心里很感激。

    她本来想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了,有了收入之后,就买礼品去探望曾经的老师的,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现在这种处境。

    所以这件事一拖再拖。

    而现在,滕老师竟然也要参加初中同学会?

    “对啊,滕老师的女儿嫁到了锦城,他退了休之后,就被女儿接到了这里来了,这一次初中同学聚会,我们通知了他,他很高兴,立刻就答应过来了,我没记错的话,滕老师在上学的时候对你还挺好的,现在滕老师都来了,你怎么着也得过去见一见他老人家吧,做人不能忘本啊。”赵倩意味深长的说道。

    周允当然不会忘本。

    虽然周允并不想和赵倩他们过多接触,但现在滕老师既然都去了,那自己肯定要去啊,见一见多年没见的滕老师,也是自己的一个夙愿。

    再说了假如滕老师知道自己就在锦城但是没去,那他老人家应该也会挺伤心的吧。

    “好,我去。”周允说道。

    “那行,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已经在大富贵酒店订好了包间了,可别让滕老师久等了。”

    赵倩一看周允答应了,仿佛是生怕周允又突然反悔一样,这就要带周允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陆原从门口进来了。

    陆原正是从拍戏基地坐着公交车回来的,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周允。

    这一段时间以来,周允跟着自己,过得生活很憋屈,陆原心里很清楚,只是他苦于无法改变现状。

    而现在,自己要演主角,只要拿了片酬,以后周允就不会跟着自己过苦日子了!

    “哟,这不是周允男朋友吗?你不是在工地上抗水泥袋子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赵倩上下打量着陆原,嘴角浮起一丝冷蔑的笑容。

    “该不是吃不了苦,半路逃回来了吧,这样的话,连工钱都拿不到的哦。”刘春顺着赵倩的话说道。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陆原皱了皱眉头,倒也没说什么。

    毕竟这一个多月以来,自己也是了解了赵倩她们都是什么样的人了。

    “周允,你……”陆原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周允和赵倩她们一起,好像是要出去,一时有点不明白怎么回事。

    “对了,陆原,我们初中同学有个聚会,我要过去一下了,以前的班主任滕老师也在,他对我很好,我想去看一下他老人家。”周允说道,“你在家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好吧。”

    陆原本来想把剧组的事情告诉周允的,但是现在当着赵倩这么多人的面,陆原决定还是忍一忍。

    假如自己当着赵倩等人的面说了,她们不但不会相信,反而会觉得自己做白日梦,到时候肯定又会冷嘲热讽的,这样会让周允更难堪的。

    所以陆原不打算当着她们的面说这件事。

    “那我们走吧。”

    周允此时急着想见到滕老师,说着就要走。

    “急什么?”赵倩却看了看陆原,“既然周允都过去了,那你也过去吧,反正你是周允男朋友,一起过去吃点吧。”

    “对,走吧,你放心,这一次,也是免费的。”刘春说道。

    众人又哄笑起来。

    陆原其实并不想去,但是看到周允去了,他又有点不放心,既然赵倩她们这么说了,陆原也就跟着众人一起去了。

    也就在他们一行人离开了院子没多久。

    一个年轻的女人,也就来到了门口。

    “那个,这里,是不是有个叫陆原的人,住在这里?”年轻的女人,就是梁雪了,她一路开车跟着公交车,最后跟踪到了这个四合院所在的棚户区。

    等她找到地方停好车子,已经找不到陆原了。

    但是她既然已经看到陆原走进这个棚户区的,于是也就一个一个院子的打听,最后也就是打听到这里来了。

    此时,梁雪看到院子里有个正在晾衣服的大妈,就开口问道。

    “对啊,小陆是住在这里,姑娘你是?”晾衣服的正是秀花婶。

    秀花婶本就一个农村大妈,此时看这女人穿着不俗,还挺有气质的,就跟电视上的明星似的,满高贵的样子,不由也显得有几分局促。

    “噢,我是他新来的同事,有个东西,麻烦你交给他一下,可以吗?”说着,梁雪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秀花婶。

    秀花婶急忙擦了擦手,很恭敬的接了过去,信封里有一张纸,还有一个硬硬的东西,秀花婶也摸不出是什么东西。

    “好的,姑娘,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交给小陆的。”看着梁雪走掉,秀花婶急忙说道。

    说实话,对梁雪的出现,秀花婶并没有想太多,她只是觉得梁雪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城里人,而梁雪也说了是陆原的同事。

    秀花婶当然为陆原能有这么一个同事而高兴了。

    再说赵倩他们一行人,半个小时之后,就来到了大富贵酒家的包间里了。

    包间挺大的,毕竟是用来开同学聚会的。

    此时,包间里已经汇聚了不少人了。

    坐在人群中间的,是一个头发花白一脸苍老,穿着土蓝色中山服的一个老人。

    “滕老师。”

    一进包间,周允立刻就奔向了那位老人。

    老人看到周允,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也激动起来,“你,你是周允啊?”

    当他认出这是周允的时候,脸上也显得多了几分光彩,“好,太好了,你们都来了,看到你们都长大了,我很欣慰啊。”

    “好了,既然大家都来了,现在我们点菜吃饭吧。”赵倩就仿佛是一个组织者一样,招呼着说道。

    众人就都坐下来了。

    吃喝了一会儿。

    “那个,今天呢,是我们初中同班同学相聚,这一晃都过去了七八年了,大家都长大了,基本上也都工作了,正好滕老师今天也来了,不如就让滕老师给我们讲几句话吧。”赵倩说道。

    “那好,我就说几句话吧。”滕红旗显得也挺高兴的,有几分兴致,“说真的,看到你们都长大了工作了,踏入了社会,我的心里也非常高兴。”

    “当然了,我其实心里也是有遗憾的。”说到这里,滕红旗又显得有些自责,“那就是当年,我没能把你们每个人都教好,没能把你们每一个人都送往高中,没能让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上大学,如果你们每个人都能像周允那样,考上高中,然后上大学,那我今天会更欣慰。”

    “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周允能考上金陵大学,当年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非常的高兴,毕竟这是我教过的所有学生里能考入的最好的大学了,现在四年过去了,周允你也毕业了吧,现在的工作肯定很好吧!滕老师为你高兴!我也希望,所有人都能学习周允这种努力的精神!”

    滕红旗说到这里,脸上因为高兴而红通通的。

    说真的,周允考上金陵大学,滕红旗确实很高兴,也很得意,要知道青莲初级中学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乡镇中学,能有学生考上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学,的确很了不起了。

    为此,滕红旗也是逢人就说起这个事,也成为了他经常提起的骄傲。

    所以,现在初中聚会,看到昔日的学生,滕红旗忍不住又说起了这个事。

    一方面是确实为周允骄傲,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想再一次督促和激励其他的学生,让他们努力奋斗。

    毕竟虽然这些学生都长大了,但是还是很年轻的嘛。

    说完之后,滕红旗的心里也有点激动。

    然而,说完了之后,滕红旗却并没有听到想象里的同学们的掌声。

    没有掌声倒是算了,滕红旗还听到了一种吃吃的哄笑声。

    “呵呵,滕老师,你可不要误导我们哦。”赵倩声音不大,但是在这种环境下,突然说这么一句话,显得挺刺耳的。

    “啊?”滕红旗一愣,不知道赵倩到底想说什么。

    “难道滕老师你不知道你那骄傲的金陵大学生,毕业了之后,在做什么吗?”赵倩继续悠悠的说道。

    “对啊,滕老师,你以前教过我们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也问一问你最骄傲的学生现在做什么工作,再来长篇大论啊。”刘春也跟在赵倩后面说道。

    “对啊,滕老师,话可不要随便乱说哦。”

    其他人也都你一句我一句的附和着说。

    滕红旗顿时一愣,不知道赵倩她们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不过他当然不担心周允的工作了,毕竟他知道周允是金陵大学毕业的,那工作是不可能差的啊。

    “对了,周允,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想着,滕红旗就问道。

    周允顿时浑身一震,心里一下子难过了起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低着头。

    脸上因为羞愧而绯红。

    她不想回答,可是现在滕老师问了,她也不得不回答。

    “滕老师,我,我现在,没有工作。”周允的声音,宛如蚊虫。

    “啊,没有工作,是拿到的offer太多没有挑到合适的吗?还是没有去找?”滕红旗顿时一愣,心里有点不明白。

    也是,毕竟他根本不会想到周允目前的情况的。

    “哈哈,滕老师,你就别费心打听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她就是没有工作,而且找了一个多月了,都没有找到工作,现在租住在锦城最便宜最脏乱的地方,哈哈,这就是你最骄傲的学生的现状!”赵倩不失时机的说道。

    “啊?这,这是真的吗,周允?”滕红旗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允。

    这,这怎么可能?

    周允的头低的更厉害了,说真的,她这是第一次突然因为自己没有工作而恨自己了。

    她的心里一下子好难过。

    是啊,自己辜负了滕老师对自己的期望。

    初中那会儿,滕老师多照顾自己啊,还记得自己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他高兴的样子,那是一种真正的老一辈人民教师对下一代的关怀。

    在他的心里,应该一直很骄傲培养出自己这个金陵大学的学生吧。

    可是,自己现在,却没有能继续给他骄傲了,不仅如此,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岂非是让滕老师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尤其是听到赵倩等人带刺的话,听到滕老师不敢相信的疑问。

    周允的心,就痛的更厉害了。

    “当然是真的了,你看她都不好意思说话了。”赵倩此时显得得意极了,是啊,多少年的恶气,今天终于出了!

    不仅是她,桌子上不少人,此时的目光都带着一种残忍的嘲弄,看着还一脸不敢相信呆呆的滕红旗,以及低着头不敢言语的周允。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上学的时候不学习,被滕红旗数落过的人。

    看到当年被滕红旗夸奖的所谓的好学生,今天却混成了这样,他们的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

    而当年数落自己的老师,却被打脸,更让他们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爽感。

    “对了,滕老师,这位帅哥看到没有。”赵倩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完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她不急不慢的指着陆原,“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周允的男朋友。”

    “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滕老师,说出来吓你一跳。”刘春跟着说道,“人家可是在工地上抗水泥袋子的哦,厉害吧,是不是和金陵大学毕业生,很般配呢?”

    一句话,众人都哄笑了起来。

    陆原皱了皱眉头,心里涌出一种告诉他们自己现在已经是剧组男主角的事情,可是随即又一想,现在就算说了,他们也未必会相信的。

    只能心里叹了口气,先忍耐一下吧,早晚会有机会让他们知道的。

    “不仅如此,还有哦,滕老师,你恐怕还不知道,你得意弟子的人品吧,我是听说了,她买不起好看的衣服,还偷别人的裙子穿呢,被抓了个人赃俱获,这件事,滕老师你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吧,这就是你昔日在我们面前夸奖的好学生啊。”

    “是啊,买不起就买不起,偏偏这么爱慕虚荣,看到别人的衣服好看就想占为己有,被抓住了还不承认,狡辩说是自己男朋友给买的,这智商也够蠢的了,也不想想,自己的男朋友是什么货色,一个抗水泥袋子的,能买得起价值三千块的裙子?”

    “所以说嘛,滕老师你的眼光也不怎么准哦。”赵倩悠悠的看着滕红旗,语气里带着一种得意洋洋,“当年你看不起我们,说我们是差生,说我们没有出息,而你夸周允,说她将来会出人头地,还号召我们向她学习,呵呵,结果呢,你最得意的夸的最厉害的学生,现在连工作都找不到,说的不好听,就是一个无业游民,找了个男朋友,还是扛水泥的民工,而当年被你看不起的我们呢,我们哪一个穿的比她差,哪一个比她过的差?”

    说着话,赵倩把手里的手机往桌子上一丢,“看到了,这是苹果最新款的ihonexax,而周允用的是什么手机,呵呵,几百块的杂牌机而已,能比的上我?”

    “就是,滕老师你的思想过时了,也该改一改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滕红旗此时,也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或者被众人七嘴八舌说的,坐在那里,双手抖抖缩缩的,脸色发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不要乱说!”

    陆原此时终于忍不住了,“我再强调一遍,周允她没有偷裙子,那是我买的!”

    “你买的?”赵倩冷笑一声,“你一个抗水泥袋子的,买得起那裙子吗,有本事,你再买一条给我看看啊,你要是再买得起一条,我就相信你!”

    “你这话当真!”陆原毫不示弱的看着赵倩,他真的是不想忍了。

    “废话,当然当真,你有本事,你买啊!三千块的裙子,我看你怎么买!”

    赵倩话刚说完。

    这个时候,突然包间门开了。

    一个服务员走了进来。

    然而,她的手里,拿的既不是酒水,也不是菜肴。

    而是,一件裙子。

    一件黄色的裙子,巴宝莉的黄色裙子!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到了那裙子上面去。

    毕竟,一件三千块的裙子,可是很撩拨女孩子的目光的啊。

    “谁是周允小姐啊?”服务员捧着裙子,笑语盈盈的说道。

    啊?

    周允一愣,不明所以的站了起来。

    “周允小姐,这个裙子,送给你。”服务员急忙捧着裙子来到了周允身边,恭恭敬敬的把裙子递给了周允。

    周允更愣了。

    其他人也都愣了。

    咋回事?

    这裙子,竟然是送给周允的?

    “啊,这,这是谁送的?”周允下意识说道。

    “这个嘛。”服务员微微一笑,目光若有若无的看了陆原一眼,“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只不过,他想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啊,什么话?”

    周允急切的说道。

    她的心里怦怦的乱跳,因为她觉得,她已经猜出来是谁了。

    “他让我告诉周允小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无论你曾经对他做过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的爱你,无论你陷入怎么样的泥淖之中,他都会伸手把你从泥淖中拯救出来!因为,他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服务员虽然只是转述,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显得有些语气激动。

    一刹那,周允捂住嘴巴,目光含泪。

    那是一种捂嘴欲泣不成声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