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创造游戏世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拉闸(7000字大章,第一,二,三更~)

第二百二十四章 拉闸(7000字大章,第一,二,三更~)

    邓希斯这段时间的压力一直都很大,一方面是需要重建被圣灵们破坏后的城镇,并且收集粮食让自己麾下的民众能继续生活下去。

    另一方面是他们必须要夺回岛屿的控制权,并且献给白兰德岛一次至高无上的战斗。

    江桥的推测并没有错,白兰德岛是一个活着的生命,并且还处在婴幼儿时期。

    但他们作为结晶病的感染者,是白兰德岛的眼睛,皮肤,耳朵…味觉。

    它相当于所有结晶病感染者的‘集体意识’。

    总而言之结晶病感染者所体验到的一切东西,白兰德岛都能体验到,所以江桥才会让玩家们疯狂的舔人才市场招募来的nc。

    可…最近白兰德岛的胃口变了,比起美味的食物,还有家人与朋友的关怀,白兰德岛更渴望的是力量,还有在战斗中取胜的快感。

    邓希斯知道这种转变的原因,他给那五十三位被圣灵掳走的平民体内埋入的血肉共鸣起了效果,血肉共鸣的效果不单单只是让结晶感染者们彻底变成岛屿上的怪物,还有就是…往白兰德岛的意识中埋入嗜杀的种子,让整座岛屿变得好斗。

    当然仅仅五十三人是起不到影响整个白兰德岛整体意识的效果,所以窃法者忍痛的将自己麾下的三百位平民也献祭给了岛屿。

    所以这一次进攻邓希斯有三个目的,第一尽可能的摧毁圣灵们的根据地吞噬掉他们的力量,第二夺回自己的学徒叶琳娜,她一个人的想法足以顶上上万位结晶病的感染者。

    如果将白兰德岛比喻成一个蜂巢的话,那么叶琳娜就是蜂后,其他的结晶病感染者只是工蜂。

    第三,也是这次进攻最主要的目的,取悦白兰德岛,用观赏性极高的战斗和杀戮来取悦这座岛屿。

    这一计划一开始是很成功的,当邓希斯甩了你跟着岛屿上的怪物大军将深渊神殿的据点给攻破后,邓希斯能感觉到白兰德岛正在看着他们,不止在看着他们还在为这次战斗欢呼喝彩。

    真正意义上的岛魂大悦。

    从进攻开始短短半个小时不到,邓希斯所持有的同化值从四十五一直上涨到了五十。

    以这个架势将战火延续下去,点燃整个灵脉森林,所有圣灵的据点的话,邓希斯将会在这次岛屿争夺战中迎来绝对的优势。

    这种优势一直持续到邓希斯走出了深渊神殿的洞窟后……

    “圣灵!你们难道就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

    邓希斯用手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污秽,这一刻他是真正的进入了暴怒的状态。

    就算邓希斯被敌人重伤,杀死…他也能在战斗中维持绝对的冷静,但不管任何人都没办法容忍自己被这种污秽糊脸的屈辱。

    周围那些正扔着异臭弹的玩家压根就没注意到邓希斯的这一句台词,又是一枚异臭弹糊到了邓希斯的脸上。

    无论邓希斯的身法再怎么强大,也根本无法躲过这么密集的异臭弹轰炸。

    邓希斯在恼怒之下释放出了念气罩将圣灵们再次扔来的异臭弹尽数的挡在了外面。

    “站出来!面对我!”

    他的一位学徒愤怒的对着远处的圣灵们大喊着。

    邓希斯无论怎么想这次进攻都是自己这一方占优,无论是胜利还是战败,同化值所带来的收益是肉眼可见的。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群圣灵不止不和他打,还用这种卑鄙下作的手段来恶心他们。

    “撤退。”

    邓希斯最终向自己麾下还能战斗的学徒们下达了这一命令。

    “为什么?导师…只是一些污秽物而已!我们根本没有受到损伤。”

    邓希斯的学徒们身上的状况不比他好多少,基本上每个人身上都沾染了一些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了!

    “现在没有战斗的氛围了!现在给我滚到传送门里面去!”

    邓希斯召唤出了从圣灵哪里偷学来的传送门,径直的将自己的一个学徒给扔进了传送门里面。

    当圣灵们开始使用异臭弹的刹那,原本还沉浸在战斗中的白兰德岛意识瞬间从愉悦变成了…痛哭。

    如果白兰德岛现在是个婴儿的话,估计会大声的啼哭出来…

    所以邓希斯能清楚的看见自己学徒,还有学徒身上的同化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下降。

    邓希斯的学徒们执行力也非常之快,他们在邓希斯的掩护下快步的跑进了邓希斯开启的传送门当中……

    在邓希斯确认了自己的所有学徒都已经撤离之后,他再次开启了一个传送门准备进入的时候…他脚下的地脉突然升腾起了极寒的冰霜。

    近乎是这冰霜魔法阵出现的刹那,寒冰从他的脚下开始迅速的向着他的全身蔓延,这一刻邓希斯回头看向了身后,发现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了出来释放出了名为极冰盛宴的技能。

    “仅仅只是这点冰块!”邓希斯脚下一抬就挣脱开极冰盛宴的冰冻效果。

    “干!我之前就想说了…这boss的韧性也太高了吧?”残心瞬间中断了自己的极冰盛宴释放想要转湮灭黑洞的技能时,邓希斯已经冲向了他。

    邓希斯不介意在撤离前再杀死一位圣灵,可就在邓希斯踏出第一步的瞬间,一只身上带着锁链黑白相间的猎犬却咬住了邓希斯的腿部。

    这只巨犬化为了一块黑色的巨岩再次将邓希斯的脚下给束缚。

    驱魔者的技能,式神·玄武!

    “噢!老眸子给力啊!”残心看见了出现在邓希斯身后的灰瞳会会长灰白瞳,听起来有些绕口令,但灰白瞳是圣灵中名副其实的第一驱魔师。

    灰白瞳再次扔出了一枚符咒,又是一只猎犬一样的生物从符咒中冲出咬向了邓希斯的左臂。

    波动之力在这一刻从邓希斯的身上爆发了出来,那两只式神被波动爆发给彻底撕碎成了碎片…

    “终于打算认真战斗了吗?圣灵!”邓希斯脸上也再次出现了笑容,但他的笑容没持续几秒钟…又是一枚异臭弹准确无误的扔到了他的脸上。

    “你们…”邓希斯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他的脚下就升腾起了深紫色的烟雾,一枚半透明的圆球从邓希斯四面生成将其禁锢在了中央。

    元素爆破师的技能,黑暗禁锢!

    “果然还是气泡会长讲义气!”残心目光看向了另一侧释放出黑暗禁锢的气泡。

    “别讲义气了!你们谁还有异臭弹!我的已经扔完了!我一百块钱收一个!可以谈价格!”气泡在释放出了黑暗禁锢的瞬间,还很娴熟的在当前频道打出了收异臭弹的消息。

    异臭弹这东西真的是…太好玩了,反正气泡是喜欢上了拿异臭弹砸boss脸的快感。

    但他话音刚落下的瞬间,气泡释放出的黑暗禁锢就碎裂成了残渣,邓希斯以一个断空斩的突进力出现在了气泡的面前。

    下一秒他以手为刀想要先秒杀掉威胁最大的气泡。

    但在这一瞬间邓希斯听见了天空中传来了一声虎啸。

    赵明维就从峡谷上方跳下,他的身后浮现出了一只猛虎的虚影在嘶吼一声径直的咬向了邓希斯。

    邓希斯硬吃下了这一发猛虎震地,随后向后跳出了一步躲过了赵明维的后续技能。

    赵明维也落在了气泡的身前紧盯着不远处的邓希斯。

    “笑爷!你异臭弹还有存货吗?”气泡连忙问。

    “有,交易的事等会再说,月光!别苟了!”赵明维对着邓希斯落地的阴影处大喊了一声。

    “我没苟啊!笑爷,不是谁都能像你一样把技能玩的像是召唤兽似的。”

    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在邓希斯身后传出,邓希斯微微一怔他地面上的阴影突然冒出了一个由紫色的死亡能量构成的巨手。

    死灵术士·暴君巴拉克的野心!

    这股由死亡能量构成的巨手猛然抓住了邓希斯,没等邓希斯挣扎就瞬间爆裂了开来……死亡的气息涌入了邓希斯的体内,他的身上在这一刻开始变得有些伤痕累累。

    “我靠?月光你不是鸽了吗?”残心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残酷月光,之前他在圣灵撕逼群艾特全员的时候,残酷的月光就发了个鸽子的表情就没回应了。

    “救你我是鸽了,但…刷boss肯定要算上我们公会啊!”

    残酷的月光指挥着身后漂浮出的暴君巴拉克虚影,那是一位身着巨剑的重甲骑士,是死灵术士的特色召唤兽。

    暴君巴拉克的虚影举起了手中的巨剑猛然砍向了跪倒在地上的邓希斯,但就在下一秒邓希斯身后突然漂浮出了同样的巨型虚影,并且挡住了残酷月光的攻击。

    “圣灵中的精英们…全…都到齐了吗?”邓希斯跪倒在了地上,他深深的呼吸着…这一刻他的体内聚集着死灵之力,念气之力,元素之力,还有四神之力。

    一次性复制这么多的力量,那怕是他的超高天赋也有些吃力。

    当赵明维想要再次冲向邓希斯的时候,念气之力以邓希斯为中心彻底爆发开来,狂暴的念气之力将地面的废墟摧毁的同时,也阻止了赵明维前进的脚步。

    “那就来看看吧…”邓希斯缓缓的从地面站起,但他抬眼看见的并不是赵明维,而是一个在头盔下冰冷的瞳孔。

    墨时归直接起手一个盾击拍在了邓希斯的脸上,邓希斯本身是没有霸体的boss,或者说…他的霸体只有在释放技能的时候才有。

    所以墨时归可以把他当成一个血量有三百万,并且会所有圣灵技能的玩家。

    既然是玩家…那就好解决了!

    墨时归的盾击在拍在他脸上的下一秒,手中的长剑抵在了邓希斯的脖颈之上,在附加上了撕裂的技能之后想要切断邓希斯的脖颈。

    但邓希斯却用手握住了墨时归持剑的手…并且用自己的另一只手作为盾牌释放出了盾击揍在了墨时归的脸上瞬间将其给击飞到了远处。

    “老宋你竟然真的来了?好!我决定了,这一个星期里我就不黑你了!”残心看着同样从峡谷上方跳下的墨时归,一时之间竟然有点小小的感动。

    “别说黑不黑了,我们还有七分钟…在七分钟内把他解决掉。”墨时归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另外五家公会的会长们,还有代表君临天下的赵明维…除去南风呼啸之外…圣灵剩下的七大公会已经全员到场了。

    “我不会质疑你们的能力,因为我能感觉得到你们是圣灵中最强的,所以来吧…来吧!”

    邓希斯的目光依次扫视过了将他包围的七大公会的会长,他的左手开始绽放起了念气的光芒,右手则是释放出的元素的铭文,身后是代表死灵之力的暴君巴拉克虚影。

    原本邓希斯认为自己的计划就会…这么的失败。

    但这些圣灵和他所想的一样,虽然会用卑鄙的手段,但全都是一群掌握着帅气技能的英雄与战士。

    岛屿之魂现在非常的愉快,甚至激动得浑身发抖。

    邓希斯能清楚的感觉到…白兰德岛的意识现在集中在他的身上。

    整个白兰德岛都在渴望着…渴望着这次精彩的战斗!

    这将会是一场史诗之战!被记录下来之后会被后人所赞颂的绝对史诗。

    邓希斯感觉到了自己体内开始迅速飙升的同化值,白兰德岛的意识正在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

    为了这场战斗甚至周围那些怪物都被白兰德岛有意识的调离走了。

    “在把你们全部杀掉之前我是不会逃跑的,圣灵们!用尽你们最强的力量来试着杀死我吧!”邓希斯的瞳孔逐渐被猩红的色泽所覆盖。

    血气之力!

    “我靠!boss都这么挑衅了还犹豫个屁啊!干他!”残心手上已经凝聚起了元素之力准备怼邓希斯了。

    墨时归也默默的将战场上的所有人员都拉进了圣灵公会撕逼群的语音当中。

    但就在这时候…残酷的月光的语音频道突然传来了一声女性‘今天都休息还在玩游戏!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吃饭了!’

    听见这女性的声音残心闭上了自己的嘴细细的听着,公会其他成员也是同样。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先打着,我去吃个饭再来!”残酷月光揉着自己的耳朵,看起来现实里他被谁狠狠的揪了一下自己的耳朵。

    然后下一秒残酷月光就下线了,邓希斯身后的暴君巴拉克的虚影也消失了。

    “我靠!我就知道月光这货是死鸽子!老眸子你总不可能……”残心回头看向了所有朋友中最言而有信的灰白瞳,结果他一回头灰白瞳人就不见了。

    “他家里断电了。”赵明维在语音频道里说了一声。

    “啊?这么巧吗?”残心有点懵。

    “还有更巧的,场馆的工作人员在喊我们,我们也该下线了。”墨时归冷冷的看着远处的邓希斯一眼。

    虽然他很想现在把邓希斯给宰了,可问题是…现实里的工作不允许他这么做。

    墨时归做了一个摘下自己头盔的动作,身影消失在了邓希斯的面前。

    “等等…圣灵!你们都跑哪里去了?”

    邓希斯在看见灰白瞳和残酷月光,还有墨时归接连着下线的时候变得有些慌张,并且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老宋都下线了?我是不是也该下线了?卧槽…雪碧说要拉我闸!笑爷!下线前把你的异臭弹卖我吧?”气泡其实对邓希斯这个boss不怎么感兴趣,他过来纯粹是为了…扔异臭弹。

    “等等!圣灵!我就在这里。”

    邓希斯听见那些圣灵都是说出了‘下线’这个词后就瞬间消失了,当气泡说出下线这个词时,邓希斯他竟然慌了。

    并且岛屿的意识在这一刻也逐渐的支配了他,让他的神智变得有些恍惚,现在邓希斯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和这群强者来一次痛痛快快的对决。

    所以…

    “来杀死我啊!”邓希斯对着那些圣灵大喊说“你们的据点都是我摧毁的!你们难道不恨我吗!喂!”

    “谢谢笑爷,那咱们之后出征仪式见。”气泡根本没听邓希斯在说什么,在完成了赵明维的异臭弹交易后,再次将目光看向了邓希斯。

    “对啊!没错,过来杀死我,你们的神不是这样教唆你们的吗?过来赢得你的荣誉还有奖励。”

    邓希斯看见气泡缓步的向着他走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下一秒迎接邓希斯的不是气泡那些时髦值炸裂的元素爆破师技能…又是一枚异臭弹。

    气泡从背包中拿出了赵明维给的异臭弹,拉环,投弹一气呵成的精准无误的命中了邓希斯的脸。

    “果然扔这东西好爽啊!我靠!雪碧掐我腰子肉了,溜了溜了!”气泡感觉到现实里的自己有些小肚腩的腹部疼到了不行,一定是他秘书在现实里面掐他了。

    气泡在邓希斯绝望的注视下,身影也消失在了邓希斯的面前。

    赵明维权衡了一下现阶段的事态,在确认了邓希斯不会再威胁到叶琳娜和据点后,直接打开了游戏的主菜单选择了退出。

    在赵明维下线的时候,邓希斯手上的念气之力也消失了。

    最终这个战场的废墟上就只剩下邓希斯和残心。

    “元素法师,看看你身后,你们建造起的一切都是我毁掉的!而现在就是你们复仇的机会!”邓希斯对着残心大喊。

    但现在残心也压根没理他的过场台词,而是残心在不久前在圣灵撕逼群看见了一个链接,一个名为‘猫猫修复队’的官网通知链接。

    这个官网的通知很简单…那就是‘各位据点被破坏的圣灵大人请放心喵,在怪物攻城结束后,我们会努力把被破坏的据点都修复喵!这一修复福利仅限于全服怪物攻城活动,如果是个人公会遭到怪物攻城是不会有的喵,所以请各位圣灵大人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据点。’

    系统自动还原据点!

    残心就说这游戏怎么可能这么孤儿,突然刷出三百多只领主怪物,这可能给残心一个歼星炮才能灭掉这么多的怪物。

    “会长!我们跑尸回来了!最终boss还在?怼他?”

    残心在看公告的时候,深渊神殿的全体成员也都跑尸回来了,所以他们纷纷的从洞窟里面跑了出来。

    现在深渊神殿的全体成员都憋着一口气在呢…之前邓希斯在干掉他们的时候可是好好的羞辱了他们一番。

    “来吧,来试着杀死我吧!圣灵!”邓希斯对着远处深渊神殿的成员们大喊着。

    “怼个屁啊!出征仪式快开始了,还有据点系统会重建的,这boss估计会在两个小时攻城后回去,打他也没什么收益,你们还能在线的去找灵脉森林里一些看起来很厉害的领主怪,指不定两个小时怪物攻城结束后,这些怪物都变成可回收nc了你呢?”

    残心还是很聪明的,主要是他是一个喜欢投机取巧的机遇主义者,这次怪物攻城,虽然深渊神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收益和风险同时存在。

    这三百只怪物就代表着三百位可招募的nc,深渊神殿附近聚集的怪物是最多的。

    “那会长你们呢?”

    “我们?拉闸了。”残心说。

    果然不出残心预料,在他这一句话说出口的下一秒,他的身影就僵直在了原地不动,十秒钟过后残心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邓希斯的面前。

    邓希斯手上的元素之力也彻底的消失不见…远处的深渊神殿也有七位成员选择了下线,剩下的玩家在没有了会长组织后,小部份选择了下线,另外一部份跑去追着那些领主级怪物扔异臭弹了。

    “停下!你们要去哪!”

    邓希斯对着那些跑路的圣灵们大喊出声…伴随着圣灵们一个一个的下线,还有离开。

    白兰德岛也对邓希斯大失所望,他身上的同化值迅速的下降,白兰德岛对邓希斯的关注也逐渐的消失不见。

    这一刻邓希斯再次回归了冷静…而他的耳边也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这boss又不爆什么好装备,也没称号和任务,而且血量高,动作快,还抬手就能秒人,那个玩家疯了才会优先把你干掉。”

    邓希斯愣了一会目光迅速转向了深渊神殿的一处建筑废墟之上,江桥正坐在废墟之上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是你!”邓希斯意识到了江桥的身份并不是简单的圣灵。

    “但很庆幸的是…圣灵们不想杀死你,我想。”江桥的话音落下的瞬间,一枚堪比导弹的箭矢划破了空气命中了邓希斯脚下的地脉。

    这枚箭矢瞬间炸裂了开来冲击让邓希斯的身体有些失去了平衡,可他躲过了这一枚箭矢,但下一秒一个戴着橘猫头套的身影出现在了邓希斯的身后。

    邓希斯在这一刻感觉到了自己的胸口被什么东西给贯穿掉了…

    他低头一看是一柄可以自由伸缩的链刃。

    岛屿的意识涌入他的体内那一刻起,邓希斯的脑子就变得不正常了,自然而然的不能继续思考下去现在的情况,现在也是同样,但求生的欲望还是让邓希斯用手握住了那柄链刃。

    他想要拔出链刃的刹那,一柄铭刻着狼首的巨剑抵在了他的左侧脖颈上,另一柄巨斧抵在了他右侧的脖颈上。

    映入邓希斯两侧眼帘的…是一个黑猫的头套和一个哈士奇的头套。

    “这样你可杀不了我…噬神之神。”邓希斯将目光转向了远处坐在废墟上的江桥大喊“你这样可杀不了我!”

    “我又没想杀死你,你这么优秀的boss我自己都设计不出来,当然要好好的…循环利用一下。”

    江桥用大拇指代刀划过了自己的脖颈,轻轻的做出了一个抹脖的动作,戴着黑猫头套的刀斧手和戴着哈士奇头套的狼骑士同时挥动了自己的手中的武器。

    邓希斯的脑袋飞入了高空当中…但他并没有真正的死去,他的意识是与整个岛屿共享的,所以邓希斯才能这么有恃无恐。

    他这具身体根本不是他原本的身体,就算江桥杀死了现在的邓希斯,他的意识也会出现在岛屿上任何一个结晶感染者身上。

    所以一本长着利齿的系统之书出现在了邓希斯的身后,直接将他飞入天空中的脑袋给一口咬住,并且直接给吞了下去。

    “原来白兰德岛屿的蜂巢意识降智这么厉害吗?还好没让海蓝和白兰德岛长时间接触。”

    江桥看着倒在地上的无头死尸,在刚才系统之书吞噬掉邓希斯的时候,江桥感觉邓希斯还是有一部份意识或者灵魂成功的跑进了白兰德岛的灵魂群中……

    这半个月的时间,江桥对白兰德岛的存在理解变得愈发深刻了起来,这东西其实就是一个蜂巢,掌控着结晶病感染者这个集体的蜂巢,虽然感染者们在生活中不会受到白兰德岛意识的影响。

    可他们之间这种若有若无的联系还是存在的,而邓希斯的智商在被四骑士围杀的时候突然掉线也说明,白兰德岛会影响结晶病感染者的思维。

    “不过现在麻烦的可不是这个啊。”江桥打开了天宫直播小工具,拖了这么长的时间,纷争的洲际赛出征仪式终于开始了。

    但伴随着洲际赛的出征开始,网上谴责四大战队玩忽职守的舆论恐怕也会彻底炸开锅,江桥不认为这次洲际赛出征仪式被延后的真相会被隐瞒下来。

    “游戏里面的敌人解决了,现实里的敌人却冒出来了吗?也不算是敌人…竞争对手?或者说…黑子?总之先看看事态发展吧。”江桥看了一眼微博和贴吧。

    现在大多数消息都是在问为什么洲际赛出征仪式会延后这么久…事情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