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商梯 > 第649章 七海棠
    林泉闻言说道:“我跟你一起回去,看看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行,你不能回去,你去使领馆吧,如果我在明早不和你联系的话,你就报警吧,如果谈好了,我也想让你跟我一起去,但是这事不是闹着玩的,你去了没多大的用处,我都这样了,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张小鱼完全是自己在给自己壮胆,这可是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还真是麻烦。

    “那怎么行,我可是要保护你的安全的,这是徐市长的意思”。

    “我知道,此一时彼一时,我要是出了事,别和我家里说,我就这么消失了对他们来说也许是好事,只是这事对不起徐市长了,这一次真是没考虑好,唉,这事怨我”。两人在出租车上开始了自我检讨。

    两人坐的出租车在使馆门前停下了,放下了林泉,然后又调头将张小鱼送到了医院里。

    张小鱼上楼,走进了石静涛的办公室,路上已经和纳卡联系好了,他们要在医院会合,此时张小鱼看到办公室里只有纳卡,她的面前放着两部手机。

    “张先生,我是来接您的”。

    “那两位女士呢?赵医生和石院长在哪里?”张小鱼问道。

    “她们还在医院里,正在给病人看病,你也看到了,这里一切正常,你只要是配合我的工作,这里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纳卡说道。

    “你到底是干嘛的?警察?”张小鱼问道。

    纳卡笑了笑,说道:“走吧,我的车在下面,我们可以一起去见我的老板,对了,你那个保镖呢,没一起回来吗?”

    “去使馆了,我明早要是还没回来见她,她就会报警,别人她不认识,但是她认识你了,所以,我要是出了事,她第一个就会宰了你”。张小鱼自我安慰的威胁道。

    纳卡也只是笑笑,起身请张小鱼下楼,桌子上的两部手机她也没拿走,这让张小鱼心里稍安,那就是她说的可能是真的,那就是赵可卿和石静涛都可能没事,都在医院里工作呢。

    “张先生,你很热吗?出了这么多的汗,给,擦一擦”。纳卡看到张小鱼满头大汗,于是抽了张纸巾给他。

    “谢谢,你老板是干什么的?”张小鱼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我老板人很好,你只要是听话,他不会生气的,在泰国不要生气,也不会要着急,有事慢慢来”。纳卡说道。

    张小鱼没理她,你是不着急,老子都急死了,但是此时想再多都没用了,就得是走一步看一步,他不由得想起上一次来泰国时对付何静林的经过,所以此时他也渐渐淡定下来,深呼吸几次,心里的紧张果然是好多了。

    车子在一处非常安静的地方停下了,纳卡下了车,绕到另外一边,打开了车门,张小鱼发现,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浓密的树丛,但是修剪的非常整齐,然后走过一道长长的绿色植物搭成的甬道,豁然开朗,原来刚刚那个地方就是一个停车场而已。

    泰式建筑,不高,看起来都像是纯木头建造的房子,一处接着一处,而且远远看去,好像是佛塔一样。

    n-- bs  路上不断的遇到仆人摸样打扮的泰国人,这些人看到张小鱼和纳卡都是双手合十,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张小鱼的心情并未好起来,反之,他此时的心里如打鼓一般,心率,一定是非常高。

    踏进木制建筑的那一刻起,张小鱼就感觉到这里阴森森的,虽然他一直相信富贵险中求,可是在踏进这里之后,如果能让他再选择一次,他宁肯选择不打何静林的主意,把赵可卿带走就算了,也不打医院的主意,爱咋咋滴吧,所以,此时的张小鱼后悔莫及,可是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如果有,这种药卖一年就能成为世界首富。

    “阿爸,我回来了”。纳卡双手合十,弯腰说道。

    此时张小鱼的眼睛适应了房间里的阴暗,他才看清楚就在一旁的佛像下,盘腿坐着一个老年人摸样的背影,而纳卡就是对这个人说话的,还叫他阿爸……

    “嗯”。

    “我把张先生也带回来了”。纳卡继续说道。

    老头没理他,抬头看向了堂屋正中间的上方,张小鱼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但是他好像什么都没看到,只有一幅巨大的佛像画像,开始他还以为老头是为了扭扭脖子呢,可是老头执着的看着那一个地方,张小鱼这才注意到,在中间那尊巨幅佛画的一角上,写着三个字,七海棠。

    “知道了”。老头的声音有些苍老,说道。

    他话没说完,因为他看到老头的脸色似乎越来越阴沉了。

    老头终于回过身来,依旧是坐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张小鱼,问道。

    “你就是张小鱼?”

    “明白了?”老头问道。

    老头看着张小鱼,慢慢的问道:“你知道泰国的七海棠吗?”

    “没听说过,怎么了?我可能有些明白了?”张小鱼自言自语道。

    于是纳卡不再说话,垂手站在一旁,张小鱼看了看老头,又看向了纳卡,纳卡面无表情,看起来就是个木偶一样。

    室内寂静的张小鱼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而且手心里全是汗,脊背上已经湿透了,张小鱼进屋是感觉这屋里一阵阴凉,可此时又开始燥热起来,等待的滋味异常难受,尤其是这种等待着被别人宣判命运的时刻,更是难熬的很。

    “七,七什么玩意?”张小鱼一愣,问道。

    张小鱼的联想非常的丰富,问道:“我知道泰国这几年向国内出口的水果比较多,你们是不是想做海棠生意,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回国后帮你们调查一下市场,我们甚至还可以合作……”

    张小鱼还没回答呢,慢慢蹲下来,也是盘腿坐在地上,这样两人就可以平等交流了,他是想仔细看看这个老头,而且还可能是会要自己命的老头,人们对未知的恐惧尤其要命,张小鱼觉的自己如果面对着这个恶人,自己的心里或许更好受些。

    “是我,我哪里得罪您了吗,纳卡说你要找我谈谈,谈什么,我先说一下,我说要租妻的事,就是开个玩笑,我怎么可能租她呢,她一看也不像是做那种事的人嘛”。张小鱼解释道。--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