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功法修改器 > 第七百零一 半步大能

第七百零一 半步大能

    何为半步大能?

    半步大能是一个过渡境界,有逆天根基、天赋的存在,封王圆满后直入大能,他凭借功法修改器应也属于根基逆天者,可从封王直入大能,无需再修。

    许多强者在这个境界不断修行感悟、圆满意念,也在不断完化自身,补充缺陷,以前小轮回时,有百族最强者想办法在这个境界去除域骨,去不掉基本就永远去不掉了。

    身蕴域骨,晚年下场基本凄惨。

    洛书王就是这样一名准大能,他若是将洛书王骗上船,以后就多一名大能打手,虽因为天谴的关系,不能直接对小轮回人族大开杀戒、大量屠戮、灭族,却能护住自身,让自身有足够时间成长、突破。

    “洛书王贵为真王,一言九鼎,我自然相信洛书王的承诺。”石焱伸臂,掌心处缓缓升起一枚祭天符字。

    此为人王级祭天符字。

    “这是?”洛书王狐疑。

    “这是定位符字,缓刑常年在外,虽自由毕竟还是犯人之身,昊天仙狱需通过定位符字来确保犯人还在掌控内,没有逃去无量海等其它域。”石焱脸不红,心不跳,虽然洛书王修为被镇压,就算没有,用玄念也观测不处他的真实情绪状态。

    “哦。”洛书王有些沉默。

    见状,石焱无奈侧头对萱儿道“喊松源下来。”

    此事除了松源与昌一铭,谁也配合不来,昌一铭在拖着樊炬,只能找松源。

    萱儿身形一闪离开,再出现时,已将松源卷来。

    在松源出现的瞬间,石焱已传音入松源脑。

    “大人,有何吩咐属下?”松源恭敬欠身。

    “你可认识此物?”岩浆四散开来,石焱将祭天符字于空中悬浮,滚烫岩浆气流令它颤动。

    “可是我们昊天仙狱的定位符字?”松源有些不确定,侧颜多看了几遍,正对洛书王。

    石焱玄念覆盖松源,查看松源脸上没一处皮肉的颤动,确保无漏洞,心中微松,这若是换顾啸威等人来,早露馅了。

    “你炼化了它。”石焱将祭天符字推到松源面前。

    “可这不是缓刑犯人才炼化的吗?”松源脸色一白,有惊疑有心颤。

    “无须多问。”石焱低喝。

    松源连将祭天符字引入体,给炼化掉。

    “逃,通过上古传送阵逃,不得向任何人泄露你的行踪,否则死。”石焱下令,然后解除了许昊天仙狱的压制,然后将一枚开启的雾影晶加传讯符挂在松源身上,另一枚扔给了洛书王。

    洛书王懂石焱的意思,对石焱的坦诚相待发自内心的多出一抹好感,玄念探出,覆盖石焱。

    石焱若与松源、萱儿传音,或看传讯令,他都能察觉到。

    松源瞧了洛书王一眼,似有些明白了,身体微松,不再担心石焱判他有罪,动作不慢,快速离开。

    石焱闭眸道“松源在成渝府。”

    洛书王背对石焱,玄念将石焱覆盖的严严实实,石焱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掌控。

    洛书王神情没有变化,不排除石焱先前传音给松源的可能。

    然后他以传讯符传讯给松源,让松源换地方,地方他定。

    之后,洛书王每定一个地方,松源到后石焱都准确无比的说出,洛书王越来越相信。

    “够了,石狱主真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是老朽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洛书王将传讯符与雾影晶都扔回给石焱。

    “无妨,洛书王贵为真王,小心些正常,小子石焱也是愁小轮回之苦,雪尊的名头震不住小轮回人族这群亡命之徒,否则何至于如此,这三日对小子无比重要,望洛书王理解。”石焱一脸肃色,脸上有种读书人的正气,所谓君子坦荡荡不过如是。

    “好,我来炼化。”洛书王招手。

    石焱掌心又凝出一枚祭天符字,然后送入囚牢,同时让昊天仙狱的压制变低,让洛书王能动用许力量。

    祭天符字进入洛书王身体,十几息后,洛书王睁眸道“已炼化。”

    石焱闭眸查探许,愕然道“昊天仙狱没有接收到定位。”

    “是吗?我再试试。”洛书王闭眸。

    石焱静静等待,他知晓,洛书王在研究祭天符字,老而不死是为贼,太精了,洛书王只有将祭天符字研究透了,才会炼化。

    祭天符字不怕研究,大能来了都一样,研究不出来的,只能看到最本质的东西,他心念控制下,祭天符字本质在洛书王眼中就成了可定位力量。

    果然,过了一盏茶洛书王研究透了,将祭天符字炼化完毕。

    炼化后,洛书王感觉很透彻,很舒服,没有任何不适,当下心中失笑,是他自己太过于小心了,天下间还有以人王修为控制他这名半步大能的宝物?

    祭天符字,石焱已全部封锁功能,让洛书王感觉不到异常,他心中大喜,脸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挥手将囚牢散去,又将昊天仙狱的压制全部解除。

    洛书王……自由了。

    “我自由了?”洛书王大喜。

    “对。”石焱重重点头。

    这时,岩浆从上落下一道通道,昌一铭领着樊炬出现。

    “洛书王,你这是?”樊炬见到洛书王毫无压制,不由大惊,盯视洛书王一眼,又盯视石焱一眼,这是怎么回事?

    “樊大哥。”石焱上前几步,行了一礼道“知晓樊大哥你的目的后,小弟我便以参观昊天仙狱的名义将大哥你引来,何须面谈,其实以樊大哥与小弟的关系,传讯一句话,小弟早早照办了。”

    “这……”樊炬微愣,眯起的眼睛盯视石焱,有些看不懂石焱的意思,按理说,石焱可凭借此敲诈他一笔才是,洛书王他必须救,那封王鬼物石焱可未必非要买,以后有了再买不迟,贡献点而已。

    这段时间,石焱将大焱界山的人安排了太多进入巡界卫,都有公职在身了,非大罪不能杀,可每月领取皇朝俸金。

    “老朽多亏了石狱主的帮忙,才能恢复自由之身。”洛书王与石焱对视一眼,乐呵呵上前,半句不提与石焱的交易,很会做顺水人情。

    “为兄在这里谢过石小兄弟了。”樊炬投桃报李道“为兄在献祭寺为石小兄弟占下一头封王级鬼物,已付了一成占留费,石小兄弟去了直接买就好,不会被其他人抢走。”

    “是吗?小弟在这里谢过樊大哥了。”石焱一副大喜神态,与樊炬心怀默契,封王鬼物的一成灵石,绝对不少,先前给樊炬的灵石他赚回来了,还多赚很多。

    只是樊炬认为他亏了,对他产生了许疑虑与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