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掠情夺爱:权少很凶猛 > 第216章 她的眼睛

第216章 她的眼睛

    蒋欣儿的眼睛能恢复光明,能看见东西了,言溪也是惊喜不已,之前的不确定和矛盾的心情顿时烟消去散了。

    从那天起他又开始准时回别墅了,晚上也不会再做奇怪的梦了,他和蒋欣儿也相处的很融恰,在外人看来俨然就像是一对夫妻。

    只是这中间出了点事,那就是任嫣去世的消息被人透露给媒体了,一时间所有的头条都在报道这件事,所有人纷纷猜测,任家独生女因何年纪轻轻就过世,而且她的死讯还被人封锁。

    言氏大楼,言溪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拿着今天的报纸,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深刻的五官上,使得他整张脸看起来有些模糊。男助理站他面前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还有隐隐的怒火。

    “你说这件事媒体已经报道了三天了?”言溪的语气带着彻骨的冰冷,也就是说在他出差的这几天,有人故意把此事捅出来。

    助理抬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战战兢兢的回道:“是的,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不过除了外界的各种猜测,对我们公司倒是没什么影响。”

    到底是谁干的,敢公然和他作对,想以此撼动他在江城的地位吗?

    “这件事要全面压制,不能再报道了。”言溪啪一下把报纸扔在办公桌上,神色阴鹜。

    “我马上去办,二个小时之内有关这方面的报道,都会通通消失。”在言溪手底下办事,没有点效率很容易被炒的。

    “等等,在此之前先去趟医院,有些事不能被曝出来,还有关于任嫣的死因,要有合理的回应。”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只怕有人借题发挥,到时候有心人抓着不放,把移植眼角膜一事曝出来,别说蒋欣儿会被推在风口浪尖,就连言氏都会陷入危机。

    这边言溪忙的焦头烂额,还要分心处理媒体那边的事,可以说是很烦躁了。但罪魁祸首蒋氏母女却得意的很。s3;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任嫣死了,任家的所有财产都是言溪一个人的,现在他正单身,之后你在媒体面前多露几次脸,外界的就记住你了,到时候谁会不知道你就是言溪即将要娶的女人。”蒋玉琼笑的阴险,眼神里无不透露着算计。

    “这事得先缓缓,别用力过猛了,到时候言哥哥会怀疑的,现在他肯定在想办法压制所有的消息,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蒋欣儿是个聪明人,什么时候该发力或收手都控制的很好,现在她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等言溪那边处理好烂摊子了。

    “知道了,妈都听你的,”蒋玉琼一口白牙藏都藏不住,她扫了眼周围没发现其他人,就兴奋的凑了过去,“欣儿,上次任嫣来不及搬走的古董可都放回去了,那些玩意儿少说也快上亿了。”

    蒋欣儿知道她妈在打什么主意,就皱着秀眉警告道:“那些古董你先别动,任嫣刚死,言哥哥看的紧,要是少了一样,被他发现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

    好吧,古董是别想偷拿了,蒋玉琼只能实话实说:“你看你眼睛看不见,心情也不好,到现在恢复,时间都过去了二个多月了,我每天都在医院陪着你,哪都不能去,你出院后我也是很少出门,除了过来陪你就是在家,言溪他根本就不管我死活,昨天我想买包姨妈巾都快买不起了……”

    说了那么多,绕来绕去的最后总算说到重点了,蒋欣儿听出她的意思,也感觉委屈了她,想来除了吃用的开销,言溪已经二个月没给她零花钱用了,“你再忍二天,言哥哥刚出差回来,我总不能马上跟他要钱,等他心情好点了我再跟他开口。”

    “诶,你到时候可别忘了这事啊,我手头真的很紧。”听到还要等二天,蒋玉琼心里急,她现在连打车的钱都要让蒋欣儿付了。

    “不会忘,可是你要稍微收敛一点,别大手大脚的挥霍,明知道我伤的那么重眼睛又看不见,你就该悠着点。”别以为她不知道,在她没出事的那段时间,她妈妈又试图偷腥,出去吃饭看见年轻一点五官端正的服务生,就给几百甚至上千的小费。

    “想什么这么入神,快来吃燕窝。”蒋玉琼拿着托盘端着二碗燕窝放在桌上,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有好东西吃,没钱花的烦恼被暂时抛在了脑后。

    显然蒋欣儿已经不满足现状了,她认为自己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应该享受更高的待遇,很多事她应该占主导地位,而不是像个讫讨者一样生活。

    想尽快想办法,让言溪娶她才行。

    蒋欣儿想想都窒息,所以言溪为什么不给她一张黑卡,那样她就不会有缺钱的时候了。一定是因为他们还没结婚的原因,如果他们结婚了,言溪肯定会给她黑卡的。

    跟人要钱的滋味并不好受,她不但自己要靠言溪,连她妈没钱了也要向他开口,给人感觉就整天跟他要钱。

    “我去厨房看看午餐做好了没,我还叫佣人炖了燕窝,美容养颜又滋补,我先去端出来吃。”虽然没有钱,但是吃穿还是不用担心的,言溪也不会苛刻这些。

    看着母亲扭着腰枝进了厨房,蒋欣儿也有些郁闷,说到零花钱她也很心酸啊,虽然言溪很大方,只要她开口给的钱只多不少,可给的有限,终究会用完。偶尔她挥霍一次,钱就没了,而言溪是每个月只给一次,她如果用钱超支了,就得开口跟他要。s3;

    他看见了眼睛的主人?他想到了任嫣?蒋欣儿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

    拿着汤勺吃了几口,蒋欣儿又陷入沉思,她想起言溪没有出差的那些天,经常跟她聊着天看着她的眼睛,上一刻还笑的温和,下一刻就盯着她的眼睛走神,甚至开始发呆。当他幽深的眼眸望进她的眸子时,他的神情变得很忧郁,仿佛透过她的眼睛看到了别的东西,或许他看见了别人。

    再争下去,母女俩又要闹的不愉快了,为了二天后的零花钱,蒋玉琼只能忍了,现在她只能尽可能的讨好蒋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