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民女为妃 > 第七十五章 再遇刺杀

第七十五章 再遇刺杀

    果然,玲珑一瞬间收敛了怒气,问道:“出什么事了?”

    长弓却没回答,反而问道:“主子呢?”

    玲珑撇了撇嘴,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并未深究,不耐烦道:“还不是狂刀,刚才突然回来,主子就把我赶了出来,他们这会儿正在书房呢。”

    “狂刀也回来了?”长弓挑了挑眉,眼中闪过深思,脚却已经向着书房的方向跑去。

    赶到书房的时候,狂刀正从书房出来,见到长弓,眼睛顿时亮起,“长弓。”

    长弓神色微显凝重,“狂刀,你不是在跟着乔姑娘吗?”

    狂刀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了起来,“出什么事了?”说着解释道:“刚刚乔姑娘从你那里出来过后,我想着正好玲珑今日回来,就赶回来了。”

    长弓又问,“那你知道她接下来去什么地方了?”

    狂刀回忆片刻,道:“应该是回去了吧,我看她们往城门方向去了。”

    长弓思索片刻,脸色稍缓,笑道:“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她不过是个女子,再聪明也有限。”

    话音刚落,司玄突然出现在书房门口,沉着脸问道:“长弓,你在怀疑什么?”

    “主子。”长弓脸色一正,瞬间变得恭敬无比,“回主子的话,属下刚才见乔姑娘反应有些奇怪,所以才多疑了些。”

    随后他便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我看她来势汹汹,不像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担心她会有什么别的打算,这才赶回来汇报。”

    司玄沉吟片刻,突然叹息一声,“你上当了。”

    又转过头去朝狂刀开口,“还有你。”

    两人同时一怔。

    司玄无奈看了二人一眼,他们都是他最得力的下属,想不到有一天居然也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而且还是同一个女人。

    “乔??从洪楼出来应该并没有回去,她知道我有派人在监视她,所以装出一副回去的假象,让你放松警惕。如果我猜得没错,就算狂刀刚才没有离开,也一定会被她甩掉。”

    甩掉之后,再来洪楼监视长弓的动向,只可惜长弓毫无所觉,这会儿只怕已经把敌人带到了家门口。

    就在他向两个属下解释时,蜀王府大门外的街道上,乔??微微仰着头,深深凝视着“蜀王府”三个大字。

    又是他。

    乔??实在想不通,司玄为何总是挡她的路,她只想过清净日子,可所有人都不放过她,好不容易摆脱了乔家,又惹上了更加棘手的丞相府,还有一个司玄总在旁边暗下阴手。

    即便她一直是冷心冷情的性子,也不免被逼出一股火气。

    “走,回去。”乔??闭了闭眼,转身就走。

    胭脂不解道:“姑娘,咱们就这么算了?”

    “算了?”怎么可能?

    可乔??现在还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无论是丞相府还是蜀王府,都是她惹不起的庞然大物,就是想咬对方一口都不知道从何处下口。

    “胭脂、绿屏,你们可知司玄和丞相府关系怎么样?”

    司玄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又是蜀王府的世子,按理说不会跟李腾远有什么牵扯,那司玄为何会偏帮李腾远?

    绿屏思索着回道:“据我所知,司玄跟丞相府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跟丞相府的大公子关系倒是很好。”

    两个人经常一起相约喝茶吃酒,有不少人都见到过。

    乔??恍然,如果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司玄即便是为了好友,也不可能接下她这一单生意。

    如此说来,长弓所说的“背后之人”,指的就是他家主子司玄吧?

    难怪他不敢明说,原来是不想暴露洪楼东家的身份。

    “姑娘,上马车吧。”

    眼见着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连到了马车跟前也没注意到,胭脂只得开口提醒。

    上了马车,马车开始啼啼哒哒的朝着城外赶去,马车里的气压低得吓人,胭脂和绿屏都没敢开口说话。

    突然,原本晃晃悠悠的马车像是遭受到一股巨力,迅速向着前面冲去,马车中的三人也被晃得东倒西歪。

    胭脂绿屏脸色大变,“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乔??坐稳了身子,掀开帘子朝马夫道:“出什么事了?”

    车夫紧紧勒着缰绳,但马儿却跟发了疯一般,根本拉不住。

    他头也不回道:“姑娘,马儿受惊了……”

    “我来。”绿屏直接钻出去抢过车夫的缰绳,一番僵持之后,眼看着马儿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就在此时,车轱辘好似绊着了什么东西,马车顿时朝旁边倾倒。

    一阵天旋地转的磕碰之后,乔??被撞得头晕眼花,高处响起绿屏担忧的呼唤声,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压在胭脂身上。

    她这才想起来,刚才紧急万分时,绿屏抱住了她,给她当了人肉垫子。

    “胭脂?”乔??唤道,一向波澜不惊的心里好似泛起了某种涟漪,涩涩的疼。

    胭脂已经被撞晕过去,唤了一会儿才幽幽转醒,一开口就道:“姑娘,你怎么样?”

    “我没事。”乔??笑了。

    不知为何,胭脂总感觉乔??这会儿的笑和平时有些不同,怎么说呢,如果说以前的笑是缥缈的,像是隔了很远,那现在就是多了一丝人情味儿。

    乔??和赶来的绿屏费力把胭脂从马车中拉了出来,这才发现胭脂伤得很严重,头上被撞了好几个包,特别是后脑勺,已经破开一个小洞,正汩汩流着鲜血。

    乔??用自己和胭脂两人的手绢绑在一起,给伤口暂时包扎上,虽然暂时止住了血,但还必须马上就医,以免留下什么后遗症。

    做完这一切,她才有时间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这里已经出了城,是回去的一条小道,路边是一条七八米高的陡坡,马车现在就翻在坡下。

    “绿屏,胭脂现在的情况要马上就医,咱俩换着背她,让车夫回去再驾一辆马车过来。”

    “姑娘不可。”胭脂下意识反对,她是奴婢,怎么能让主子被她?

    不过乔??压根儿没听,正要扶胭脂上背,突然眼神一凝。

    路上,几个黑巾蒙面的男子堵住了她们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