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民女为妃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悲剧的开始

第二百八十四章 悲剧的开始

    对于辛家,乔??选择静观其变。

    她并不担心辛家会成功,只要存在过的东西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辛家想要嫁祸他人,越是做得多,露出的痕迹也会越多,反倒省了她去调查的功夫。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下来,乔??也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司玄没来找她,她也不会去找司玄,只是两人之间的那道沟子却始终存在。

    不知不觉到了月底,也就是佟冷霜出嫁的日子,这一天乔??早早就出了门,来到佟府给佟冷霜添妆。

    佟冷霜的父亲和大哥镇守潼关,在佟冷霜出嫁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依然没有回来,偌大一个府邸只有佟夫人一个人操持。许是因为女儿出嫁、也或许是因为出嫁的事宜实在太多,这次见面,乔??竟在佟夫人的头上看到了一些白发。

    乔??想起她的年纪,也不过才四十岁而已。

    “郡主,今儿事情有些多,我就不招呼你了,你有什么事就跟丫鬟说。”佟夫人面带歉意道。

    乔??笑了笑,“夫人尽管去忙,我去陪着冷霜就好了。”

    佟夫人笑开,“冷霜今儿有些紧张,你好好开解开解她。”

    笑着应下,随后就被丫鬟引到了佟冷霜的闺房,还没走进房里,就听到佟冷霜的痛呼声,“痛、轻点儿、好痛啊……”

    一边叫嚷还一边倒抽凉气,可见是真的痛。

    随后,一个语气带着喜庆的妇人声音传来,“开面哪有不痛的?姑娘忍着些,很快就好了。”

    原来是在开面。

    昨儿乔??还专门跟几个丫鬟聊过,知道女子嫁人的大致流程,所以并不奇怪。

    掀开进入内室的帘子,只见小小的闺房挤满了人,佟冷霜几个丫鬟抱着各种婚礼物什全部在旁边候着,一个圆脸喜庆的老太太拿着两根缠绕在一起的线往佟冷霜脸上刮,佟冷霜的发式已经梳好,头发全部盘起,只在两鬓各留了一缕发丝。

    很美。

    佟冷霜也从镜子里瞧见了乔??,不由委屈喊道:“????!”

    乔??笑了笑,把早已准备好的添妆礼拿了出来,“祝你婚后幸福美满、和夫君白头偕老。”

    佟冷霜不好意思的笑了,一边接过礼物,一边给了乔??一个白眼,“连你也来打趣我。”

    “我可是真心的。”乔??来到佟冷霜旁边站定,看着全福夫人往佟冷霜脸上各种折腾,问道:“她们还没来吗?”

    “没呢,你是来得最早的一个。”佟冷霜微微感动,但很快又垮下了脸,“????,我好怕……”

    “呸呸呸!”不等乔??说话,全福夫人就连忙道:“姑娘,今儿是你的大喜日子,可不能说那些不吉利的话。”

    “哦。”佟冷霜有些委屈的收了声,又朝着乔??挤眉弄眼。

    乔??开口道:说起来我们几个里你是嫁得最早的一个,我们以后少不得要来找你取经,你也别光顾着怕,想想到时候该怎么教我们。”

    佟冷霜听笑了,“找我取什么经啊,你们也就比我晚那么一两个月而已,我哪有经验给你们?”

    说归说,但她还真的认真起来,毕竟能让乔??找她帮忙的事可不多,好不容易有一件,自然要多上些心了。

    又说了会子话,乔眉姐妹还有淑静也来了,包括一些跟乔??不熟的世家贵女,也都送上了自己的添妆礼。

    “姑娘,新郎官来了。”

    说说笑笑、忙忙碌碌,时间过得飞快,竟然不知不觉就到了迎亲的时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佟夫人脸色复杂的走进闺房,母女分别,自然有许多话要说,其他人也都颇有眼力见儿的退出房间。

    来到院子里,只见佟文庭杵在走廊下,一个大男人,在全是女人的院子里格外显眼。瞧见乔??走出来

    ,怔了怔,旋即微微颔首,又朝着其他人见礼。

    妹妹出嫁,他这个嫡亲的兄长心情不会比佟夫人好到哪里去,所以兴致不高。

    不多时,随着全福夫人的催促,佟夫人终于从房里走了出来,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全福夫人又拉着佟文庭进了房间,很快就背着已经盖上喜帕的佟冷霜走了出来。

    “霜儿……”压抑了许久的佟夫人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

    女儿嫁人,她这做娘的是又喜又忧,这种心情或许只有做了娘的才能体会吧?

    乔??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受,她的婚期也就比佟冷霜晚三个月,到时候可会有人为她哭?

    很显然,没有。

    郡主府是她一人撑起来的,她一嫁人,郡主府就只剩下一些下人了。

    “真是的,害得我也想哭了。”淑静的声音拉回了乔??的思绪,只见淑静还有乔眉姐妹眼眶都是红红的。

    “行了,去宴席吧。”乔??朝着三人道。

    另一边,佟文庭已经背着佟冷霜来到了大门口,媒婆掀开花轿的门帘,让佟文庭把新嫁娘放进花轿中。

    花轿旁边高头大马,新郎官一身喜庆的大红衣服,居高临下看着马上就要成为自己妻子的新嫁娘,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两人婚事定下已久,他自然是见过自己这位妻子的,爱笑、活泼,还有些害羞,长得也好看,虽然还不知道她平时性子如何,但第一印象却是极好的。

    就在此时,一道被压得极低的声音传入耳中,“你要是敢欺负她,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声音很熟,是自己的二舅兄。

    他朝佟文庭看去,只见佟文庭压根儿没看他,好像刚才听到的话只是他的幻觉。

    江辉垣脸色一沉,不愧是武将出身,还真是莽夫。

    他不由想到自己的妻子,不会也跟这一群武将一样爱舞刀弄剑、没有半分书香门第的温柔婉约吧?

    这可不成。

    佟文庭哪里知道,只不过他一句话,反而成为他妹妹不幸的导火索,当然,也只是导火索而已。乔??早就说过,江辉垣的性子不适合佟冷霜,太死板、也太无趣,发现佟冷霜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矛盾迟早会爆发。

    但眼前这一刻,气氛还是那么喜庆,该吃酒的吃酒、该聊天的聊天,没有人预料到,这只是一场悲剧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