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先开一扇心门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先开一扇心门

    杨玉英一接收完记忆,同调度就和脱缰野马一般疯狂地向上飙升。

    她心头狂跳,耗尽全身力气才算控制住,轻轻吐出口气,不禁苦笑。

    现在已经能预见到,这次的副本怕是不怎么好通关。

    不过,游戏系统为选择林见竹,确实有道理,林见竹其人身上有很多美好的品质,不说绝无仅有,可也殊为难得。

    而且男性角色这会儿确实比女性角色好用。

    想要完成任务,肯定少不了接触那位燕忘川。

    眼下是鸿德二十一年,距离景胜年还有十年,就算是三十多年之后自己的年代,女性陆陆续续走出家门,能读书,能练武,甚至能找工作,女子依旧没层层束缚,若同男子关系好些,肯定要有诸多的流言蜚语。

    何况是现在?

    男性角色就方便得多,作为知己好友,走得再近也无妨。

    杨玉英琢磨了下,就依照和时盟的约定,首先向时盟申请了一个道具——‘心通’。

    这是个很特别的道具,通常队友之间连一个,那么只要出现在一个地图上,就能心意相通。

    一拿到心通,她直接连接燕忘川和林见竹。

    不过只连一半,燕忘川是接收者,林见竹的所思所想,会单方面传递给他。

    当然,杨玉英本人的想法已被锁死,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看介绍,他们这位目标人物燕忘川,有着轻微的自闭症,情感淡薄,不能正常地接收别人的情绪。

    那么自己就先给他开一扇门。

    唔,说不定可以出奇制胜?

    杨玉英再一次捋了捋思绪,就歪在床上睡了过去。

    便是有千般算计,也要等人到齐,这场好戏才能上演。

    杨玉英临闭眼之前,再扫一眼系统界面。

    提示高难度副本剧情介绍不全,玩家随时可能触发隐藏剧情,还请小心。

    ……

    漫漫黄沙,一望无际。

    大沙漠外的喜平镇上,依旧如往日一般,荒凉中也透出豪迈,酒馆茶肆简陋的厉害,但能在这地方讨生活的人,却无不是有故事的妙人。

    即便是蹲在茶馆门口,有一言没一语招呼客人的小厮,都长了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

    小镇的每一块石头,每一道伤痕,都透出一股质朴又让人恐惧的东西。

    每一个初次来到这里的旅人,都免不了心生感慨。

    燕忘川却没有。

    他披着一条破旧的,打着补丁的披风,领子竖起来遮住半张脸,眼睛只看着身前一点的土地,空着手,皮肤很白,也很细腻,只看皮肤,身体上的痕迹,他就像个初出茅庐的世家子,完全不似已经在江湖上浪迹大半年的江湖客。

    燕忘川什么都没有想。

    他的脑子里空空荡荡。

    他不是瞎子,眼前的一切却根本不能入他的眼,他不是聋子,却本能地不会去听这世上的声音。

    缓步走入喜平镇唯一一家酒肆,刚一进去,他脚步就略一顿,脑海中冒出一个飘忽的声音。

    (燕忘川……)

    (……这小公子要进大沙漠?最近沙漠里可不太平,若无要事,还是不要去为好。)

    燕忘川轻轻抬起眼皮,第一次转头四顾,四下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茫然。

    (燕忘川!)

    (只是若是无事,谁会去沙漠?)

    (……怎生得这般瘦弱。)

    片刻后,燕忘川看着桌上老板娘免费赠送的,烤得恰到好处的小羊排,温热的羊奶,脸大的饽饽,抬头看向被一群人围着说笑的人身上。

    也只看了一眼而已。

    哦,不是妄听。

    燕忘川只要确定在自己脑海中回响的那些声音,不是他臆想出的也就足够。

    至于他为什么会听到,为什么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并不怎么在乎。

    就是着实有点烦。

    这家大风酒肆靠近荒漠,老板娘和当地黑道、白道都有些关系,所以她总能弄到这等边陲小镇上紧缺的物资,生意做得也还不错。

    此等地处做得都是过路人的生意,进沙漠,出沙漠的路人,大体都要在镇上补充物资,一路辛劳,有他们这样的小酒肆暂时歇歇脚,喝两碗酒,吃点正经的吃食,也是极舒服的事。

    老板娘的酒肆开了七年,七年来大门洞开,迎接天下来客,她早就见过不知道多少客人。

    其中有江湖豪客,有窈窕淑女,有文人墨客,也有达官显贵,好相处的,不好相处的,在她眼中早就没了新鲜花样。

    今天这客人一进门,她就知道这肯定是个贵人,还是个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间疾苦的贵人。

    这是位年轻公子,看模样绝不超过二十岁。

    脸上笑容和煦,衣服鞋帽看起来外表到寻常,但有眼力的一见便知,整套衣服剪裁做工无不精细。

    料子更是他们连认都不认得的名贵布料。

    腰间玉佩,手腕上的珠串,拇指上佩戴的扳指,没有一样不名贵。

    这样的年轻公子还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地出现在他们这家和荒漠毗邻的小镇酒肆,只说明若不是这公子哥有不错的头脑和很好的功夫,就是他的家长已派人好生看护,或者两者都有。

    反正他一进门,老板娘就暗自叮咛过,好生招待,绝不得罪,也要防止酒肆里那些常常闹事的泼皮撞铁板。

    都说他们这地处,远来的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可那要看是哪里的龙,哪里的虎。

    寻常小河里的龙,小山丘的虎,他们当然不在意,但像这一种,还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的好。

    林见竹可不知老板娘的小心思,他脸上挂着温和无害的笑,正给一对短打打扮的兄妹画舆图,周围的人都围着看。

    他画得舆图又细致又明白,还标注各个州县的特产,哪个州缺少什么货物,哪个州的执政者清明,哪个县对商旅更严苛,偶尔还添一笔各地商号的特点等等。

    不要说酒肆里这些行商,就是几个走江湖的也忍不住看得仔细,时不时追问。

    (商州那边最大的商社应该是李家吧?哎呀呀,记得不清楚,略过,略过。)

    (哎呀,这里可不能画,画出来就是违法。)

    朝廷其实对舆图管制很严,特别详细的舆图都不允许民间私藏,林见竹画这东西,就需要特别小心才行。

    燕忘川不自觉抬头看了一眼。

    林见竹若有所觉,扬眉回了一个清浅的笑。

    (这小公子看起来年纪可真小,一个人去沙漠?)

    燕忘川盯着他看了两眼,放下碗筷,站起身上二楼客房休息。

    他一走,杨玉英与林见竹的同步率才稍稍下降一点,下降到百分之九十。

    这下总算真正寻回自己的意识。

    又应酬了身边这些客人几句,她也回到客房,砰一声倒在床榻上,双目茫然,心绪放空。

    同调一直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滋味,原来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