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狼抬头 > 第0077章 三天两晚

第0077章 三天两晚

    张军此刻的心情很沉重。<a href="http://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从断崖到下面的水坑,恐怕能有近二十米的高度,这么高掉下来,哪怕是一个正常人,不小心恐怕都会震昏过去,更别说张浩文越本来身上就有伤了。

    黑暗中,张浩文虚弱的声音传来:“你放心,我还没结婚是个黄花崽呢,暂时暂时死不了的。”

    “都啥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

    张军骂了一句,随即将张浩文拖到旁边稍微干燥一点水坑岸上。

    “赶紧给峰哥打电话吧,要不然这地方,真要成咱们的埋骨地了。”

    “啊!对!”闻言,张军如梦初醒,连忙伸手入兜里,可掏了好久也没找着手机。

    找了好一会,也没找着手机,张军不由得有些烦闷地说道:“浩文你手机呢?我手机可能是掉下来的时候丢了!”

    “我手机?”

    张浩文听到这话,艰难地用右手在兜里掏了好一阵,最后才掏出个沾满黄泥巴的小砖头出来。

    张军摸了摸那黄泥版诺基亚,顿时无语。

    “这样不行啊,这么冷的天,荒郊野外的,不被狼狗咬死,也要被冻死!”

    张军自语说着,下意识地想去掏支烟来抽抽,可鼓捣半天,才发现烟也湿了。<a href="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a>

    张浩文躺在一旁的岸上,望着黑暗中的张军,他沉默了一会,而后笑了:“军,你说你要是个母的那该多好,咱们呆在这,没人打扰,与世无争,可以生一群小崽子”

    “滚蛋吧,一点不好笑。”听他说着冷笑话,张军一点没感觉好笑,反而觉得心头有点发堵:“你老实在那呆着,我去找点干草。”

    说着,张军摸索了许久,才找了一些半干不湿的杂草,抱了过来,给张浩文垫上。

    折腾许久,不知不觉天际已经泛起鱼肚白,当清晨朝阳的光辉洒下,张军才真真切切地看到,张浩文的伤似乎比昨晚更严重了。

    那流弹虽然只击中了张浩文的腹部,但昨晚沾了水,在水里泡过,再加之没消毒,此刻张浩文腹部的伤口已经发白,看起来有溃烂发脓的趋势。

    “浩文你忍忍哈,你这个伤必须把弹片取出来!”张军沉声说道,一边说着就扶着张浩文躺下,随即就解开了他的衣服纽扣。

    “算了吧,我有点怕疼!”

    “这事儿你必须听我的!”张军不容置疑地说道。

    旋即张军两指撑开伤口,用洗得比较干净的两片钥匙硬夹着将弹片取了出来,再拖着张浩文到旁边的清水沟里洗了洗伤口。

    整个过程,疼得张浩文额头冒汗,他咧嘴笑了笑说道:“军,真没看出来,你还是外科大夫哈!”

    “以前在部队学过一点。”张军皱眉说道:“不过也没啥用,你这伤口必须消毒再缝合,不然时间一长要出大问题的!”

    张浩文闻声舔了舔嘴皮,沉默着。

    “我去瞧瞧能不能顺着原路爬回去。”张军叹口气说道:“不然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出三天咱就得饿死!”

    “别费劲了,这里四面都是山,我们就在一个山崖下的沟沟里。”张浩文摇摇头,轻声说道:“除非上面有人经过,放绳子下来,否则你一个人都够呛能爬上去,更别说带上我了。”

    “唉。”

    张军叹口气,也有点没辙了。

    上又上不去,手机还废了没法联系,而且张浩文还重伤,在这崖底还没有食物

    这是近乎绝境一样的地方!

    “关键是烟也没了!”张军心头相当烦闷,正想吼两句发泄一下。

    突然,张军身子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耳朵竖了起来,下一瞬,他连忙拉着张浩文趴到一旁的草丛中。

    而没过多久,上方的山腰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由远及近,随后两人就发现李孝良独自一人站在山腰上,手里拎着仿64,正微微俯身,眯着眼睛往崖底看。

    见状,张浩文低声说道:“这家伙,真实阴魂不散啊!”

    张军冷着脸,轻声说道:“是我小瞧这货了,要能活着回去,必须把他办了!”

    张军很清楚,在这大清早的,独自一个人拎着枪来这地方,很明显李孝良绝对是奔着干死自己来的!

    在这卵地方,荒郊野外的,说难听了,就算是杀了人,可能都没人知道!

    随后,在张军与张浩文两人注视下,李孝良足足在山腰上瞅了四五分钟,才独自离开。

    李孝良的到来,给张军提了个醒。

    本来张军还想大吼几声,看能不能吸引路人的注意的,可谁也不敢肯定李孝良是不是还在山腰上蹲着,所以接下来一整天,张军与浩文说话都得轻声说。

    时间是一种煎熬,一天一夜如同过了一年,到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张军发现浩文的情况似乎更严重了,用手一探他额头,还挺烫的,应该是晚上着凉,发烧了。

    “咋还发烧了呢!”

    三晚没睡好,张军眼里全是血丝,脸色苍白,浑身衣服脏兮兮的,头发像是鸡窝,他搓了搓满是油垢的脸颊,表情烦躁。

    “你眯一会,我再去找找看有没有能吃的!”

    张军一边说着,弯腰就钻进了杂草丛。

    眼下这个情况,能坚持一小时就多一分生存的希望,而目前最大的困扰就是食物,二天三晚没吃东西,两人早就饥肠轱辘,肚子都饿扁了。

    过了大约能有半个多小时,张军灰头土脸的,神情却很兴奋地提着一个白色蛇皮袋子跑了回来。

    “哗啦”

    张军抖了抖蛇皮袋,将里面的食物抖了出来。

    张浩文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那些所谓的食物都是苹果。

    大概能有四五个苹果,这些苹果应该路人丢下的,已经有好些天了,苹果表面坑坑洼洼的,沾满了泥屑不说,有些苹果看起来似乎被鸟啄过,半边都发霉了。

    张浩文睁眼瞥了那些苹果一眼,舔了舔干裂而苍白的嘴唇,问道:“哪找的?”

    “嘿嘿!”张军笑了笑:“前面那个水坑旁边的一棵树根旁找的,怎么样?收获不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