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狼抬头 > 第0080章 小鱼的命运

第0080章 小鱼的命运

    当晚,h市市局,审讯室内。<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千千小说网<a href="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a>

    一名警c按下桌上录音机的暂停键,随即一拍桌,冲梁子韩喝道:“还不交代?录音你已经听过了!还想再听一遍吗?!”

    梁子韩抿着嘴唇,沉默着。

    “你以为你不说话就能逃避法律的制裁吗?!”警c冷冷一笑,看着他:“易苏苏的第一死亡地点我们已经查明,而你当晚也去过八里巷,有目击人证,你别告诉我你是去八里巷赏月了?!”

    “有人证,有物证!证据链闭合!”警c冷着脸盯着梁子韩:“你不说话照样治你罪!而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

    梁子韩依旧沉默。

    从在凯l被抓之时,梁子韩就知道,自己这一生算走到头了,因为除了阿苏这个事儿之外,还有其它很多事儿,大大小小加起来也够牢底坐穿的了。

    所谓言多必失,聊得越多,就越聊不干净,与其这样,还不如闭嘴!

    除此之外,梁子韩心下还有最后一丝希冀。

    他是知道金海在h市里的关系的,如果上头有人张口,或许还能有一丝转机。

    第二天,禹民顺托了关系,才得以在看守所内和梁子韩见了一面。

    梁子韩见到来的人不是李孝良时,心头有些惊讶和失望。

    他本以为,在最后关头,自己跟随了十来年的大哥不管怎么说也会来见见的,却没想到来的是禹民顺。

    “民哥!”

    梁子韩嘴角挤出一个笑容,冲铁栏杆对面的禹民顺打了个招呼。

    “嗯。”禹民顺面无表情地看了十几米外,看似不关心,实则竖着耳朵,时刻观察着这边动静的守卫一眼,随后转头看着梁子韩,轻声说道:“事已至此,说多了没用,我来就想告诉你,你在里面也不用太着急,外面家里人会使劲,你就实事求是,配合警方把该说的说了,不是你的事儿也别揽身上就行,能明白吗?”

    “实事求是?配合警方?”梁子韩听到这两个关键词时,明显有些发愣,他想了一下,随即才试探着说道:“民哥,你是说贾——二哥的事儿?”

    “呵呵。”禹民顺心头冷笑,只看梁子韩那表情一眼,他就知道,刚才这句话等于白说了,梁子韩完全没听懂。

    禹民顺明白,梁子韩这种人,无论是自身段位还是阅历、个人文化素养都还处于一种比较低的层次,和这种人说话不能聊太浅了,因为他完全听不懂。<a href="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a>

    所以,禹民顺心头想了一会,才目光望着梁子韩:“你这个案子,上头很多人都很关注,公司的意思呢,是希望你能配合警方早点把阿苏之死的事儿弄清楚,还被害人一个清白,我这么说能听懂吗?”

    听到这话,梁子韩再傻b,也听明白了。

    很明显,听禹民顺的意思是,不希望这事儿再继续扩大,再横生枝节,希望早点结束,早点尘埃落定,不要给公司带来其他损失!

    这就是禹民顺的言外之意!

    “呵呵。”梁子韩自嘲地笑了笑:“原来我就是弃儿了呗。”

    禹民顺沉默一会,随即面无表情看着他:“子韩,做错了事儿就得认,生而为人,不光是活自己,还有朋友,有家庭,不为自己想,也该为家里人想想,不是吗?”

    梁子韩听着禹民顺那刻意在“家庭”二字上加重的语气,他全明白了。

    2分钟后,短暂会面结束,梁子韩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看守所。

    如果说,在禹民顺到来之前,梁子韩对金海还抱有一丝希冀的话,禹民顺的到来就彻底将他的希望击破了!

    甚至于,在这个案子上,金海到底会不会使劲,会使多大劲,梁子韩也不抱希望了。

    在上层大佬关注下,在两大集团压迫下,梁子韩就如同风雨中漂泊的浮萍,太渺小。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也正好印证了萧峰的那句话。

    江湖啊,就是一口鱼塘,鱼塘里有大鱼有小鱼,大鱼摆脱不了被钓走的命运,小鱼也有被网兜走的时候,只要一天跳不出这个鱼塘,折,是早晚的。

    两个多月后,梁子韩一审被判死刑!梁子韩家人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后话不提,只说禹民顺见完梁子韩,才从看守所出来时就接到了李孝良的电话。

    “喂?良子!”

    “民顺,你在哪呢?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

    禹民顺一笑:“啥事儿啊?电话里说不行啊?”

    “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聊吧!”

    “那行!你在金海等我吧!”

    挂断电话后,禹民顺驱车前往金海酒店,半个多小时候,两人在酒店某套房内见面。

    “这么急找我,有啥事儿啊?”

    禹民顺微微一笑,斜躺在沙发上,一边说着,给李孝良发了支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李孝良看起来昨晚没睡好,神情有些憔悴,闻言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地问道:“民顺啊,子韩的案子还有缓吗?”

    禹民顺沉默。

    在面对梁子韩的时候,他可以拍着胸脯说,公司会使劲,但面对李孝良时再这么说,就有点拿人当傻子忽悠的味道了。

    “梁子韩毕竟跟我那么多年啊,我在疗养院那段时间,也只有他还经常过来了。”李孝良声音沙哑地说着,随即狠狠地裹了口烟,目光看着禹民顺:“民顺,我想退股!”

    “你说什么?!”

    禹民顺一愣,足足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好端端的干嘛退股?梁子韩的事儿你对公司有意见吗?”

    “没有!我知道在子韩的事儿上,公司也没太多办法,我只是单纯感觉有点累了。”李孝良叹息一声,轻声说道:“退股后,我想给子韩家里再拿点钱,我这个做大哥的也没怎么帮他,只能这样了。”

    禹民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真的是这样么?”

    “是!”

    “这事儿你得跟华哥说!”

    李孝良轻声说道:“华哥现在在普光寺,我已经跟他打过电话了,估计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