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狼抬头 > 第0147章 葬礼!(感谢原点和斌哥解封

第0147章 葬礼!(感谢原点和斌哥解封

    “哥!哥!!”

    易苏苏在易九歌身后,急得小脸涨红,连忙拉了易九歌一下,说道:“哥!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来补课的,我给他辅导数学!哎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什么补习!全是幌子!这嬲卵分明就是个Y.虫!”

    易九歌怒气冲天,一把推开妹妹,红着眼珠子,抡起开裂的吉他,再次砸在才刚从地上爬起的陈百川脑门上!

    “这是误会!”

    陈百川捂着脑袋站起来,瞪着小眼睛看着易九歌,心有些虚地说着:“你是易九歌吧?我是来补习的!我是张军的兄弟!张军你总知道吧?”

    “我管你是谁的兄弟!张军揩我妹妹油!老子照打!”

    说着,易九歌轮着吉他,整个人与前阵子在街上谈吉他唱歌的忧郁青年模样完全不同,他一边吼,一边追,鞋子都掉了一只,气势相当唬人。<a href="http://www.bqgzw.com" target="_blank">www.bqgzw.com</a>

    “又没勾引你老婆!真是个疯子!”

    陈百川捂着脑袋,浑身衣衫被拉扯地碎裂,他扭头冲易九歌吼了一句,模样相当狼狈地奔逃出去。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坉山镇,原天龙网吧已经翻新装修完毕,正式更名为君豪网吧,网吧门口还摆了几束红色鲜花,上午十点的时候,随着几个大地红响彻过后,君豪开业。

    开业前半个月,网吧搞了一系列活动,所有人每天可免费上网半个小时,并且会员冲五块送五块,冲一百送一百。

    另外,网吧门口还请了当时市里比较有名的一只乐鼓队,乐鼓队里多是年轻女孩,五六个年轻貌美的女孩,衣着清凉的在网吧门口跳着舞,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眼光,总之,气氛还是比较火爆。

    君豪网吧对面的宝马车内,主驾驶内,秦宝山降下车窗,阴着脸看着正在网吧门口忙碌的张浩文等人。

    副驾驶内,一名四十来岁的穿白衬衫中年瞥了一眼君豪网吧门口的张浩文等人,随即扭头冲旁边的秦宝山说道:“宝山,你瞧瞧张浩文那得意的样,你真能忍受张军他们骑在你脖子上拉屎啊!”

    闻言,秦宝山阴着脸点了一支烟,没吭声。

    白寸衫中年见秦宝山没说话,摇摇头,又笑着说道:“这个网吧一年能挣三四十万吧,这可是张军硬生生从你嘴你抢走的,我不信你能忍!”

    秦宝山狠狠抽了口烟,沉默半晌,沉声说道:“宋洋,你看着就行了!张军要缩在童乐坪,我还真不好弄他!可他既然要来坉山,那我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他!”

    白寸衫中年宋洋点点头:“也是,这里毕竟是坉山,他一个外地佬也掀不起什么浪花。”

    “嗯,等着看吧。”

    秦宝山说着就启动了宝马轿车,一边开车,阴冷说道:“半个月内,张军就得卷铺盖走人!”

    三天后,周末,下午五点多,童乐坪镇双中村金刚家哀乐升平。

    是的,金刚的妈是乳腺癌晚期,在医院坚持了两个多月后,终于还是离开了。

    此时此刻,金刚家那二层土胚房周围全是人,老人、小孩、妇女,吹喇叭的,做法事的和尚……

    金刚穿着白色孝衣,跪在灵棺前,他形容憔悴,看起来几天没洗头了,头发上全是油垢,他静静跪在那,没有流泪,没有哭喊,只是眼神空洞。

    金刚他爸是个老酒鬼、赌鬼,没什么挣钱能力不说,这些年因为好赌,外头还欠下一屁股债,也因为赌,很多亲戚也远离也他们家。

    这次丧事,要不是村里人帮衬操持着,可能连最后抬孀都困难。

    门梁上的大喇叭奏着哀乐,简陋的灵堂内,孝衣秏带,不胜凄凉。

    “刘波。”

    灵堂门口,斌子披着孝衣,喊了一声,见金刚没回头,随即上前,拍了拍金刚肩膀,也没说什么,只蹲在灵棺旁边烧着纸钱。

    “小波,别太伤心了。”

    “是啊,人这一生啊,甭管富贵荣华,总归是要有这一关的。”

    门口的一些老人纷纷安慰着金刚。

    一个四十多岁的村妇叉着腰瞥了金刚一眼,随即喳喳嘴,连连摇头:“刘波这伢子,真是白眼狼,老妈死了都不哭的,亏他娘养了他那么多年。”

    听到这话,斌子忍不住站起来,皱眉冲村妇低吼一句:“哪来的傻娘女?你以为是你们呢?一有事儿就哭,把哭丧当演戏呢?”

    村妇满脸都是横肉,一听到这话,顿时叉腰竖眉冲斌子说道:“哪来的小毛孩?一点都不懂事!做娘的死了,儿子居然不流泪的?还有没有良心?”

    斌子嚷嚷着就要回怼!

    而跪在灵棺前的金刚则是拉了斌子一下,随后转回头,眼神漠然地看了村妇一眼。

    村妇本来是想好好教育斌子一顿的,可一见金刚那眼神,顿时神情有些尴尬地闭上了嘴。

    “嘀嘀—”

    一辆5系宝马鸣了一声喇叭,随后缓缓停在土胚房前,紧接着“咣”的一声,门开,李顺庚扶着车门走了下来。

    “顺庚!”

    “顺庚来了啊。”

    “呵呵,村里出了这么大事儿,我理应过来看看。”

    李顺庚含笑着说了一句,一边挥挥手与邻里相亲打招呼。

    “接待在哪里?”

    “这边!”

    李顺庚微笑着走到接待处,随了一个一千块红包后,一扭头就看见跪在灵棺前的金刚。

    “唉。”

    李顺庚叹息一声,迈步上前,拍了拍金刚的肩膀,随即蹲在一边烧着纸钱。

    “小波,节哀顺变啊。”

    金刚扭过头看着李顺庚,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我知道的,庚叔,龙哥来了吗?”

    “他啊。”李顺庚微微一愣,稍稍犹豫后才轻声说道:“他可能是去丈母娘家了吧。”

    “哦。”

    金刚眼神没什么波动的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再说。

    大约烧了不到两分钟的纸钱后,李顺庚便弹了弹裤管的烟灰,站了起来。

    金刚扭头扭头拉了李顺庚一下,声音略带些许恳求:“庚叔,吃完饭再回去吧?”

    “不了,水库还有一大摊子事儿等着我处理呢,你知道的。”

    李顺庚声音平淡的说着,手腕轻轻地却不容置疑地将金刚的手推开,随后迈步上了宝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