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谁孝顺(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谁孝顺(下)

    司徒恽只觉脑仁儿直抽痛。

    比起某些人动辄八九个儿子,他的四个真不算太多。

    可就是这不算太多的几个儿子,已经把他搞得焦头烂额。

    老四是早就被他彻底放弃的,除了每次见面骂上几句,他根本不在乎他有没有长进。

    老大是最应该受到重视的那个,却每每让他感觉恨铁不成钢。

    老二老三两个资质不错的,却又无法越过嫡长子继承家业。

    司徒恽沉声道:“老大,为父只是说要带些人去燕京,并没有说要带你。

    给祖宗扫墓固然重要,咱们府里也不能没有人照应。

    为父离京后,你要把这个家照管好。”

    司徒昌轻舒一口气道:“儿子知晓了。”

    司徒恽的目光从司徒明脸上划过,最终停留在司徒曜身上:“老三,随为父一起去燕京,你可愿意?”

    司徒明和司徒曜又是同时不爽。

    父亲这是几个意思?

    故意挑拨他们两人的关系?

    司徒曜不紧不慢道:“父亲,儿子和大哥一样有官职在身,不好随意离京的。”

    司徒恽老脸一沉:“你不愿意去?”

    司徒曜耐下性子道:“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去。父亲,归降大宋虽是燕帝的意思,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天下皆知。

    所以您此行的任务颇重,实在不适合分心。

    至于修缮祖坟一事,等大宋真正一统天下,咱们全家人一起去岂不更好?”

    司徒昌听他的想法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忍不住插了一句:“父亲,三弟说得不错,咱们家如今已是大宋皇后的母族,行事比从前要多加几分小心。

    孝顺也不急于一时,千万不能让人拿住把柄。”

    不等司徒恽开口,司徒明嗤笑道:“瞧大哥这话说的!”

    两个庶弟中,司徒昌与司徒显关系还不错,而与司徒明自幼就不合。

    听他说话的语气有些阴阳怪气,司徒昌斥道:“老二,你少在那里扇阴风点鬼火!”

    司徒明冲司徒恽抱怨:“父亲,儿子方才说什么了吗?大哥竟这般说我!”

    司徒恽把手里的茶盏一扔:“够了!”

    “父亲!”司徒昌和司徒明同时跪了下来。

    司徒曜和司徒显对视了一眼,只能跟着跪下。

    司徒恽对司徒明道:“老二,你方才究竟想要说什么?”

    司徒明道:“儿子的意思是,父亲本来就没有打算把动静闹得太大,只是想带几名儿孙去给祖宗们磕几个头,尽尽孝道而已。

    偏生大哥和三弟就有那么多的说辞。

    大哥也就罢了,正如父亲所言,嫡长子要顶立门户,况且他手头的公务也不好丢下。

    可三弟呢?

    谁人不知承恩侯乃是天下第一闲职?要说他官职在身走不开,那真是个大笑话!”

    司徒曜的凤眸眯了起来。

    自小司徒明就最擅长挑拨离间,尤其是挑拨他们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那年二房吃了教训后,司徒明像是变了许多,就是在父亲面前话都少了。

    他还以为司徒明从今往后会稍微老实一些了,没想到他竟是变本加厉,比从前更加无耻!

    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听了司徒明的话,司徒恽倒是没有像从年那样立刻便质疑两个嫡子,但脸色依旧很不好看。

    司徒昌冷笑道:“老二,如今咱们都是做祖父的人了,你居然还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个搅家精!”

    司徒明道:“我不过是就事论事,大哥何必这般挤兑于我?”

    见两个儿子居然又吵了起来,完全不把他这个父亲的话当回事。

    司徒恽怒道:“你们俩还有完没完了?老夫就是想要带几名儿孙去给祖宗们瞧瞧,哪里就这么麻烦了?”

    司徒曜道:“既然不是修缮祖坟,也不是正式的祭祖,倒也不一定非得是嫡子。

    二哥虽然经营着不少生意,但他是东家,不需事必躬亲。

    儿子以为,此次让二哥跟随父亲去燕国是最好的安排。

    一来他出门远行的经验比我们都丰富,可以把父亲照顾得妥妥当当。

    二来他没有官职,抵达燕国后不管他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盯着不放。”

    他这一席话,让司徒恽的心情好了许多。

    “老二,你三弟方才这些话的确是有道理,你下去准备一番,初六一早随为父启程。”

    司徒明本来就是想随父亲去燕国一趟的。

    做生意最讲究商机。

    燕国向大宋乞降,自然避免了生灵涂炭,但燕国本身也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时候是机会最多的,身为一名生意人,岂能不早些去抢占商机。

    不过,都是随父亲去燕国,似这般被老三算计着去的感觉,真他娘的不爽!

    他对司徒恽道:“儿子听父亲的。只是小一辈的孩子们,父亲又打算带哪几个去?

    早些定下来儿子好做安排。”

    司徒恽想了想:“你们各房的嫡长子,加上老二家的策哥儿。”

    司徒明道:“三房……”

    老三就两个儿子,一个在前方打仗,一个还在吃奶。

    打仗的那个去不了,他们总不能带着吃奶的那个去吧?

    司徒曜恨不能像那年一样狠狠踹他的好二哥一脚。

    摆在明面儿上的事情也值得拿出来说?

    合着这满屋子的人就他最机灵!

    司徒恽道:“三房情况特殊,这次就免了吧。”

    跪在地上的四兄弟齐声应是。

    ※※※※

    阮家的夫人少奶奶们的娘家都不在京城,因此年初二这一日就负责接待阮棉棉了。

    阮棉棉带着司徒笑和司徒篪,又叫上左未??并阿依诺,一行人热热闹闹地来到了护国公府。

    刚准备用午饭,就有丫鬟来报,说圣上和皇后娘娘到了。

    不多时,就见一身便服的赵重熙和凤凰儿说笑着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袁谟和慕悦儿。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韩雁声和盛迎岚夫妻,以及周夙居然也一并来了。

    阮棉棉笑道:“今日是出嫁女回娘家,你们这一大群全都到护国公府来,算是怎么回事?”

    慕悦儿把司徒笑抱进怀里,在她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

    这才笑道:“阮姨是箜姐姐的娘亲,她自然是要来寻你。

    她一来,重熙自然也要跟着来。

    我又不是出嫁女,高兴去哪儿就去哪儿喽。

    至于他们……”

    她转头看向袁谟等人:“都是闲极无聊来凑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