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引凰为后 > 第八十三章 恐迟暮

第八十三章 恐迟暮

    寻到了如何标注尺寸的方法,阮棉棉恨不能立刻就开始行动。

    可惜司徒大美人才刚进门,她这个做主人的总不能立刻就催客人回去替她找图样。

    “真是分毫不差?”她把司徒照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说了句无关痛痒的话。

    司徒照娇嗔道“三嫂,你就算不信三哥也总该信我吧,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阮棉棉一听就知道对方在故意把话题往司徒曜身上引。

    可她是真不想和人谈论那个素未谋面的渣男老公,索性抿着嘴坐了下来。

    司徒照往她身边凑了凑“三嫂,莫非你还真打算同我三哥闹一辈子?”

    阮棉棉依旧板着脸不说话。

    凤凰儿见气氛有些尴尬,倒了一杯热茶递给司徒照“小姑姑,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还有什么闹不闹的。”

    司徒照睨了她一眼“我这儿正劝你娘呢,你这孩子真是……”

    “阿照,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和司徒曜的事情你少管,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阮棉棉虽然性情直爽,但并非不通人情世故,更不喜欢轻易得罪人。

    但她生平最反感的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当年“阮氏”和司徒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司徒照绝对比她知道的更加清楚。

    一个辜负了妻子,甚至还险些祸害了一对儿女的渣男,岂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不要闹了”就能和好如初的?

    说白了司徒照就是帮亲不帮理,十有八九就是卢氏派来的说客。

    对这样的人她真是客气不起来。

    司徒照的眼圈渐渐红了“三嫂,你怎么……从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阮棉棉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明明她从上辈子到现在就没变过,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凤凰儿被她古怪的表情弄得想笑不敢笑。

    要不是能确定她们俩的身份没有暴露,司徒照这句话还真是有点吓人。

    可惜棉棉姐根本都不认识司徒曜,美人姑姑即便舌灿莲花也白搭。

    只听司徒照带着浓浓的鼻音道“你还记得十几年前刚嫁给三哥时说过的话么?”

    阮棉棉有些不耐烦了“我什么都不记得!”

    司徒照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一开始三哥对你很冷淡,甚至一连几日都不回府,可你却一点也不怪他也丝毫不气馁。

    我那时还不满八岁,却听不得府里其他人胡乱议论,忍不住想要替你出头。

    可你及时制止了我,并且对我说,能嫁与喜欢的男子为妻是你生平最大的愿望,既然愿望实现了就要好好珍惜。

    还说你会喜欢三哥一辈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初衷,相信三哥迟早都会被你打动……”

    阮棉棉“……”

    尼玛,“阮氏”真是个坑货!

    喜欢一辈子?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初衷?

    迟早都会被打动?

    呵呵……一听就是天真无知的少女才会有的想法。

    女人一旦做了母亲,想法瞬间就能改变。

    一个永远都打动不了的男人,如何能同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两个软乎乎的小宝贝相提并论。

    更别提两个小宝贝后来还因为渣男的缘故受到了伤害。

    “阮氏”要是到了这般田地还惦记着所谓的“初衷”,那才真是有毛病了!

    她转过头凝视着司徒照的眼睛“阿照,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那些话就算真是我说的又如何?

    我的确是实现了愿望嫁与了喜欢的男子为妻,但我没有珍惜么?

    我的心也是肉长的,我也会累,也会烦,也会心寒,也会绝望。

    如果你来三房是想寻我们母女说笑,我什么时候都欢迎;如果是想说你三哥的事情,那便只能抱歉了。”

    司徒照的脸色有些发白“三嫂,我提起过去的事情并不单纯是想要劝说你,而是……”

    阮棉棉和凤凰儿心里齐齐一动。

    这是要主动交待那位“心上人”了?

    阮棉棉道“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爱绕弯子,有什么话就直说。”

    司徒照苦笑道“三嫂,你说我处处优秀,应该找个般配的人,可……

    都说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我已经二十一岁,没有多少时间让我去寻般配的男子了。”

    阮棉棉真是想呵呵她一脸狗血。

    一个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的青春美少女,到自己这个儿女都可以定亲的老阿姨面前说什么美人迟暮,是来讨打的么!

    她端起热茶喝了半口“话也不能这么说,我……”

    “三嫂。”司徒照打断她的话道“你从前同我说的那些人就罢了,我不喜欢。”

    阮棉棉挑了挑眉,原来“阮氏”竟还热衷给司徒照介绍对象?

    只不过从她的人脉来看,给司徒照介绍的多半都是阮大猷麾下的青年将军。

    其实“阮氏”对这个小姑子够可以的了。

    二十岁左右的勋贵子弟很少有尚未娶亲的。

    年纪再小一些的就更不成了,首先长辈们就绝不会允许。

    不是每户人家都笃信“妻大三抱金砖”,大多数人家还是会选择比自家儿孙略小一点的媳妇。

    年过二十尚未娶亲、前途一片光明、长相还得周正的男子绝对只有军中才存在。

    可惜人家司徒大美人根本看不上。

    或者说她的一颗芳心早已经寄托在别人身上,其他男人再优秀也入不了她的眼。

    其实阮棉棉对司徒照的事情半分兴趣都没有,不得已道“我早就死了那份心了,只是你的婚事也的确不宜再拖。

    这次相亲没成,我看母亲那边也着急得很,两鬓几乎都全白了。

    你要是有什么打算不妨说出来,母亲在京中人脉广,也未必就不能成功。”

    这也就是场面话,那一日卢氏虽然没有明说,但以她的精明,看出女儿的心事并不难

    司徒照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我打算有什么用,他……除非自愿,否则再也没有人能够逼迫他娶亲。”

    果然有心上人!

    就连一直打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凤凰儿都开始有些焦急了。

    司徒照就不能干脆一点么!

    把那人的身份说出来,她们究竟愿不愿意帮忙,或者说帮不帮得上再另说。

    不过听她的语气……

    那人不仅位高权重,似乎还无父无母,甚至还亡了发妻。

    这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