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引凰为后 > 第八十九章 上巳节

第八十九章 上巳节

    上巳节是个非常古老的节日。

    传至燕宋虽已经渐渐式微,但很多人依旧非常重视。

    譬如说司徒曜。

    即便明日还要率众亲迎燕国使团,也丝毫没有影响他前往阮家田庄陪同妻女过节的兴致。

    左家田庄地气暖,此时桃杏李梨几种花都开得正好。

    阮棉棉和司徒曜夫妻二人外加一群少年男女相聚在左家的果园里。

    斜倚在距离河边最近的一棵老梨树下,司徒曜满含笑意地看着正在指挥丫鬟婆子们安放吃食的妻子,以及不远处的空地上正在放纸鸢的少年男女们。

    临水饮宴、郊外春游,这样的日子是他最喜欢的。

    然而,从上一世到这一世,就连他自己都快记不清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兴致了。

    “夫人,快过来。”他朝阮棉棉用力招了招手。

    阮棉棉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没见我这里正忙着,都跟你似的清闲,大家待会儿喝西北风啊?!”

    死渣男,不好好工作整日想着玩,难怪不得美大叔皇帝重用!

    段云春媳妇在一旁笑道“二姑奶奶,姑爷八成是想要同您说私房话呢!”

    阮棉棉黑着脸道“我记得你从前挺不待见他的,这才多久就变了?

    难不成是被他贿赂了,竟开始替他说好话!”

    段云春媳妇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又道“奴婢瞧着如今姑爷对您是真的好,您也别总别扭着。

    他始终是一家之主,当着孩子们的面儿您也给他留些脸面。”

    她本就是个大嗓门,说话又没有刻意控制音量,被司徒曜听了个清清楚楚。

    司徒曜心里暖洋洋的。

    上一世段云春夫妻因为阮氏的缘故,从来都不给他半个好脸色。

    他也一直把他们夫妻二人归结为那种憨直不懂人情世故的下人。

    没曾想竟是他看走眼了!

    这夫妻俩还真是颇有几分本事的。

    阮棉棉不好拂了段云春媳妇的面子,只好把卷起的袖子放下,施施然来到了老梨树下。

    “夫人,你来看箜儿笑得多开心。”司徒曜边说边指着远处的凤凰儿。

    阮棉棉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果然见凤凰儿正和慕悦儿挤作一团,两个小姑娘闹得非常开心。

    她撇撇嘴道“还不都是怪你!”

    司徒曜有些听不懂这话的意思,忙问道“怎的又怨上我了?”

    阮棉棉道“你明明知道田庄里如今住着四个小姑娘,偏只送两个纸鸢过来,她们怎可能不抢?”

    言下之意就是说司徒曜小气了。

    司徒曜大呼冤枉“夫人,你我夫妻十多年,为夫几时小气过?

    实在是这纸鸢太过难得,就这两个都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哪里还有多的。”

    阮棉棉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不就是个破风筝么?

    上一世她用最简单的材料胡乱做过好多次,虽然模样太过简陋,但次次都飞得又高又远。

    渣男之前送来的这两个,做工倒是非常精致,但她也没有发现它们有什么特别之处。

    司徒曜解释道“这不是普通的纸鸢,而是庆隆坊那边的一个老匠人亲手制作。

    他老人家如今上了年岁,早已经被儿女们接回家里荣养。

    要想再得到他亲手制作的纸鸢简直难如登天。”

    阮棉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一看到渣男着急,她的心情就会好上许久。

    她忍着笑打趣道“三爷可真是好本事,连比登天还难的事儿都做成了,而且还是两次。”

    “夫人莫要玩笑。”

    “三爷,不过是放纸鸢而已,其他匠人,甚至是我们自己做的也能放,何必非要去追求那什么老匠人制作的?

    “夫人,生活怎么能胡乱将就呢?”

    “为什么就不能将就?”

    “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箜儿虽不是金枝玉叶,但也是咱们娇养的。

    在咱们还有能力的情况下,不管是衣食住行要给她最好的,绝不能将就。”

    阮棉棉眉梢微微一动。

    死渣男方才这番话算是歪打正着,小凤凰可不就是真正的金枝玉叶么!

    而且她也不得不承认,司徒曜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谁都只追求吃饱穿暖,人类永远都不会有进步。

    就算再过几千年,依旧还是饮毛茹血的原始社会。

    而且,在有能力选择的情况下,谁都只会去挑选名牌产品。

    一旦用惯了大牌,谁还会想用那些普通产品。

    这一点上古人和现代人完全没有代沟。

    阮棉棉不想同他继续扯这些没用的事情,道“方才我听你对箜儿说府里已经收拾好了?”

    司徒曜笑道“并非为夫想要隐瞒夫人,实是箜儿院子还没有匾额,我方才就是同她商量这个。”

    “那商量出结果了么?”

    “本来我的意思是用‘舜华’二字,但箜儿说‘润心’更佳。”

    阮棉棉瞬间就晕了。

    古人就是麻烦!

    不就是一个吃喝拉撒睡的地方,舒服不就好了,偏有那么多的讲究!

    司徒曜笑道“夫人还和从前一样,不爱纠缠这些东西。”

    阮棉棉白了他一眼。

    老娘和从前根本不一样!

    司徒曜也不和她计较,往她身边凑了凑“夫人,那一日我离开之前同你说的话并非危言耸听,你要多注意箜儿的动向。”

    “你又发现什么了?”

    “箜儿对昭惠太子真是有些太过在意了。

    我之所以选择‘舜华’,其实是因为从前燕国东宫里就有一座院子名曰‘舜华’,所以……”

    阮棉棉轻嗤“你竟拿这个试探箜儿?”

    “不……不不……夫人误会了,为夫怎会这么无聊,我就是投其所好,想着箜儿应该会喜欢这两个字。”

    “那‘润心’又有什么说法?”

    “这是昭惠太子书房的匾额,所以我才让夫人多关注一下箜儿。”

    阮棉棉一阵心酸。

    小凤凰还是那么长情。

    难怪她明明是个小才女,每次替自己的院子题匾额都不了了之。

    心里装着的都是从前的居处,哪里还想改变。

    只不过小姑娘从前觉得上一世的事情已经彻底了结,把这些心思给压住了。

    如今得知她的父王竟有另一番际遇,她再也不想忍了。

    阮棉棉瞬间便理解了“润心”两个字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