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夜宠小毒妃 > 第181章 娶妻子过门

第181章 娶妻子过门

    第181章 娶妻子过门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子,皇甫篱!

    冷幽月眼底带着几分疑惑,他明明在禁足,可是现在就这么的出来了?

    就这么的明目张胆么?!

    皇甫篱是有多大的把握,不会让皇上知道这件事情?

    亦或者是就算知道了,他也有足够的把握证明自己没有出来?!

    一时之间她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冷幽月和秦峥没有一个去行礼的,都站在那里。

    看着皇甫篱那冷漠的面孔,冷幽月面无表情,“太子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被讽刺,皇甫篱却不以为意,“本宫只是随意出来走走,却不想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现在皇甫篱已经能接受她们两个都是魂穿过来的了。

    不过他刚刚听到白梦殊提出的条件,还真是不错。

    让冷幽月离开皇甫睿,那么这样的话,他就会将冷幽月软禁到自己的身边,皇甫睿的寒毒定然会毒法。

    这一切,简直是太过的完美!

    此刻,冷幽月哪里会知道太子心中想的是什么,不过对于这个太子,她依然没有什么好印象,毕竟他就是陷害前主的其中之一,再加上他屡次要杀自己,冷幽月还没有心软到要放过他的地步!

    所以说,秦峥、皇甫篱,她都需要除掉!

    而皇甫篱她是等着皇甫睿和皇甫靖动手的,她最喜欢的就是借刀杀人!

    冷幽月眉头皱了皱,“既然你们还有事说,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完,冷幽月蒙上面巾就真的动身了。

    然而她刚迈出去一步,白梦殊动了,直接用一只手臂拦住了她,不让她前进。

    冷幽月不解的看了白梦殊一般,该说的她都说完了,这么拦着自己是几个意思?

    皇甫篱一时之间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白梦殊是不是还有什么举动。

    “别忘了,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好自为之。”

    冷幽月看着白梦殊,顿时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刚刚该说的都说了,当她是傻子?

    还这么的大张旗鼓的拦着自己,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莫名其妙!

    冷幽月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根本就没有要回一句话的意思,直接绕路离开!

    白梦殊抬起的手臂,一直都没有放下,不过他的手却紧紧攥成拳头,骨节摩擦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听着莫名让人心慌。

    只是冷幽月听见了,离开的步伐却没有停一下。

    甚至她都没有理会皇甫篱一次!

    皇甫篱眉头一皱,本来他是想要来找白梦殊的,不过看见冷幽月,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随即他也没有看白梦殊,直接暗中跟着冷幽月离开。

    下人还等在外面,看着冷幽月走了过来,他连忙送冷幽月出去。

    不过在路过园子的时候,刚好看见丞相坐在那里,和下人嘱咐着什么。

    冷幽月眉头微顿,装作没有看见,便离开了……

    倒是丞相,他正交代的时候,余光刚好看见冷幽月离开,不过已经走远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他只是思索了一下,便对着下人一个摆手,看来他要去儿子那里一趟了。

    想着的时候,他也真的动了,一路进去,刚好看见自己的儿子阴沉着脸坐在那里。

    丞相有些疑惑,“儿子,你这是怎么了?”

    白梦殊回过神,连忙转换自己的情绪,继而恭敬的看着丞相,“父亲。”

    对于这个父亲,白梦殊心里还是有些恭敬的。

    一是他怀念自己的父亲。

    二是因为丞相对他是真的好,当然这也是借了前主的光了。

    所以,在白梦殊的心中,他是将丞相当成了自己亲生父亲的。

    白梦殊看见丞相若有所思的样子,再次开口。

    “父亲,您怎么来了?”

    丞相打探了一下白梦殊,一时之间有些疑惑,难道刚刚是他看错了?、

    在他的记忆中,儿子一直都是一个温润的,刚刚那阴沉的样子,实在是……

    听到白梦殊再次开口,丞相这才反应过来,“奥,为父来看看你,刚刚月老板说看看你的伤势,她没说什么吧,你不是彻底的痊愈了?”

    白梦殊眸子一顿,不过很快便划过了然,这理由还真不错,难怪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走进来。

    白梦殊只是轻轻摇头,“无碍,我彻底痊愈了。”

    丞相听了,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白梦殊眼底带着点点暖意,不过男人么,自然是不能说出来什么的。

    他只是微微勾唇,“父亲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丞相一听,顿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瞧我这记性,问你病情就忘了这件事了。”

    实际上,他刚刚是因为白梦殊阴沉的面色而忘了的,只是丞相没有这么说而已。

    不过冷幽月才走,白梦殊就这个样子,难道她们之间说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难不成是病情?

    想到这里,丞相的心又一次的提了起来。

    “我看你刚刚面色不对劲,你可是有什么瞒着为父的?”

    正在等着丞相说出来事情的白梦殊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顿时眼底划过了几分无奈。

    不过他知道,下次自己应该更加的谨慎了。

    随即他只是轻轻摇头,“父亲放心,儿子怎么可能骗你,我已经彻底的痊愈了。”

    丞相听到白梦殊两次的确定,这才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丞相想了想,便坐到了白梦殊的对面。

    白梦殊连忙为丞相倒了一杯茶,随即亲自拿起递给了丞相。

    丞相接过,只是喝了一口之后,便放了下来。

    丞相眼中明显带着点点犹豫,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儿子到现在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

    白梦殊看着丞相,眼中的带着几分疑惑,父亲这是怎么了?

    “父亲,你要说什么?”

    白梦殊明显的有些不明白,丞相以前从来不这样的,难道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丞相想了想,终究不再犹豫,他这是为人父亲应该做的事情,这么安慰了下自己,丞相这才轻声开口,“儿子啊,你看你现在也不小了,如今连个妻子都没有,是不是应该娶一个过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