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夜宠小毒妃 > 第197章 言语大讽刺

第197章 言语大讽刺

    第197章 言语大讽刺

    殊不知……

    这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是而已……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在皇上的心里是有多么的蠢。

    虽然他和皇甫睿一样,都是皇上的儿子。

    可是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她们的母亲!

    皇甫篱的母亲是皇后!皇后的父亲还是权倾朝野的镇国公,甚至还多次都想挟天子以令诸侯!

    这样的,皇上怎么可能对皇后有好感?

    另外太子明摆着就是和皇后一伙的,觊觎他的皇位!

    最重要的是,那次他得了脑瘤,这对母女竟然起了歹心,不让大夫再来医治他!

    这样弑父的不孝子,皇上怎么可能要?!

    怎么可能?!

    可是皇甫睿不同,皇甫睿的母妃是皇上最钟爱的女人,而皇甫睿也是这几个儿子中,最有权力的。

    “既然来了,就看着吧。”

    皇上只是淡淡开口,随即便将目光定格在冷幽月的身上,目光说不出来是严厉,还是慈爱。

    当然众人想到后者的时候,全部都封杀了自己的想法,当朝的皇上,怎么可能会慈爱呢?

    皇上一直都是一个严厉的人,严厉到不行的人。

    “月老板,太子的脸你也看到了,之前你不是说只有你的一个办法么?且是三日!”

    殿内,没有其他的人说话,皇上的声音不小,在这空旷的地方,冷幽月仿佛听到了点点回音。

    她的眉头皱了皱,“还请皇上让臣查探一下。”

    说完她便走到了皇甫篱的身边,不过就在她要碰触皇甫篱皮肤的时候。

    皇甫篱突然退后了好几步,顿时冷幽月碰不到他了 。

    因为,他记得白梦殊对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切记,一定要离冷幽月远一点,不要让他碰到你的肢体,不然的话不仅仅刚刚所有的痛苦都白白承受,还会在皇上的面前展现出来那些包,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这不是儿戏,他自然会记得这样的事情。

    冷幽月眼中带着几分诧异,“太子何故躲着臣?臣想要看看您现在的状况。”

    皇甫篱只是冷笑,更没有要上前的意思,“月老板对本宫做了什么,你心里最清楚,本宫上了一次当,怎么可能再上第二次?”

    声音带着无尽的寒冰,对于冷幽月,他现在是真的提不起来好心情。

    他所有的耐心,都快被冷幽月给磨平了,而他一直自认自己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场内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反而都看着冷幽月,对她表示质疑。

    冷幽月眸子一颤,随即便诧异的看着皇甫篱,“你这是什么意思!”

    皇上只是坐在那里,并没有要插嘴的意思。

    而皇甫篱刚刚的话,是冷幽月在陷害他?

    所以这次要小心了?

    皇后见冷幽月假惺惺的样子,顿时怒不可遏,“月老板!凡事都有个度,你不仅仅陷害太子,还要欺骗皇上!你可知道这是何等的大罪?!”

    冷幽月一直之间没有说话,不过她的面孔之中明显的带着几分不悦。

    听皇后的话语,句句指责,冷幽月眉头皱了皱。

    “皇后娘娘,您不要血口喷人好么!凡事都要讲证据,臣知道,您关爱太子, 难免言语之中都会照顾,但是皇上在这里,娘娘您不能胡说啊!”

    冷幽月义正言辞的说着,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权势,只是在说着该说的话!

    也不管皇后听了,会是什么样的情绪,也不管皇后背后的势力有多么大,她说了就是说了,而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让皇后下不来台!

    皇上甚至都有些诧异,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大的胆子,毕竟现在皇甫睿不能为她做主,因为她此刻的身份是月老板,和皇甫睿也没有过多的关系,而她更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宠爱皇甫睿!

    所以说,这件事情,倒是蛮有趣的了。

    此刻这小丫头没有一点点的慌张,是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还是强撑着呢?

    皇甫篱现在这个样子,可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

    果然,皇后在听了冷幽月的说法的时候,气的身子都跟着一颤!

    没错,是气的,不是吓的!

    “你什么意思?本宫在包庇太子么!如果他真的骗了皇上,本宫定然不会放过他!可是现在太子的脸已经全部都好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梦殊此刻依旧站在那里,并没有理会那么多,因为现在还没有到他出场的时候。

    冷幽月站在那里,看着太子离自己那么远,她只是轻轻一笑,“太子这么怕臣,臣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不然的话,干嘛躲着臣那么远,是真的怕臣陷害您,还是您怕臣检查出来什么?”

    冷幽月的面色很是平静,不过那双眸子倒是别有深意,随即她也不等皇甫篱开口说什么,再一次的开口,“还有,臣不知道太子私下做了什么,但是如果您没有按照臣之前说的办法解决掉,到时候救治的时候,只会更加的复杂,说好的三日,也变成了三十日!”

    冷幽月的声音不大,可是里面就是带着一股子的坚定,而她的那双眸子也是镇定不已,让人看了,都要跟着相信了。

    “所以,臣不知道太子是用了什么办法,不过命是自己的,如果有一点差错,就这样白白丢了性命,岂不可惜?”

    冷幽月说完这番话的时候,皇后的心都咯噔一下!

    甚至她的面色都有些变了,虽然她能很好的控制住,可是这并不能控制住她心里的担忧!

    那个白梦殊到底靠不靠谱,首先他就没有能力将这个毒给解除,现在经过冷幽月这么一说,皇后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皇甫篱听到的时候,说不担忧是假的。

    不过他还是看了一眼白梦殊,却见白梦殊面色平静,根本没有被冷幽月的说法所撼动,这才放心了一些。

    随即他只是淡淡的看着冷幽月,冷哼道:“月老板未免太过的自信了。”

    说完,他顿了一下,更是观察着冷幽月的面色,只是那面巾带着真的是太过的讨厌了,以至于很多的东西,他根本无法从表面看出来。

    他眉头微皱,只是吸了一口气,便再次开口,“这件事情,还多亏了白公子,是他的人救了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