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邪王夜宠小毒妃 > 第1238章 需要死人嘴

第1238章 需要死人嘴

    好像还真是啊……

    之前皇甫靖一直都在说是皇甫睿指示冷幽月,可是按照正常的方式,冷幽月今日都必死无疑。

    或许百姓们比较淳朴,不会做出来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但是!

    在这些权贵之中,那就不一样了!他们需要的就是死人的嘴,那样才不会透露出去任何秘密,所以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皇甫睿真的太过相信睿王妃?

    这不可能啊!

    话又说回来,还是死人嘴最牢靠!

    皇甫靖眉头紧皱,神色也越发的冷冽了,他冷冷的看着冷幽月和皇甫睿以及皇上三个人目光之中的阴狠都跟着展现出来。

    “废话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把戏,想要占用着天下,想要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还要瞒着所有人,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

    然而他的话语一说完,百姓们再一次的傻眼了,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总感觉齐王的话语漏洞百出?

    就连皇甫睿都跟着冷笑出声。

    “你的意思我想杀了皇上,然后占据这个位子,但是为什么在你出现之后,我要让一个假的皇帝走出来,以后让他继续坐皇上的位子?而我的王妃本应该处死掉,为什么我又将她放了?”

    话语说的格外随意,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认真听着皇甫睿说的每一个字。

    毕竟今天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可是齐王却总是在强调这个皇上是假的,让他们一时之间也不敢确定。

    可是偏偏齐王漏洞百出,而且,皇上明明已经死了,现在却又出来了,大家怎么可能不疑惑呢。

    就在大家来回打量的时候,皇甫睿再次平静开口。

    “这一切不过就是为了逮捕你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配合你的设计,你当初用了一个假的王妃伤害父皇,在这之前王妃早就为父皇吃下了解毒的东西。”

    看着皇甫靖带着疑惑的目光,冷幽月轻笑,她的男人最不喜欢多说话,今天已经破例了,所以接下来的由她说就好了。

    上官妍站在原地,面色难道到了极点,她死死咬牙,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然而不等她想其他的,冷幽月已经开口说了出来。

    “皇甫靖,你以为弄出来一个假的我,死无对证,就能保证皇甫睿怀疑我?”见皇甫靖还没说话,她冷笑,“就算皇甫睿相信是我杀的父皇,将我关押起来,你以为我外祖父,我父亲哥哥他们就什么蛛丝马迹都找不到?在这两天之内,我的亲人们的确着急,不停的找证据,可是你的

    人有没有探听到,他们去没去找睿王?”

    上官妍踉跄一步,面部都跟着不停的颤抖。

    她突然想起来之前皇甫靖对自己说的话。

    他说,一切发展的太顺利反而觉得不对。

    那个时候自己还认为没有什么,可是现在,现在!!!!

    她真是长了一个猪脑子!

    “好吧,就算当你是忽略了,可是皇甫睿昨天决定今天问斩的时候,我的亲人还在去找证据,不想其他的渠道么?”

    说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那么的随意。皇甫靖咬了咬牙,连忙要说话,冷幽月却是再一次冷声说着:“难道一切来的这么顺利你真的没有怀疑过么?我本还想,要不要和你挣扎一下,这样能更逼真一些,但看来还是睿了解你,对你来说,是不是

    越简单,越符合你的头脑?”

    一句又一句的讽刺,皇甫靖听的真真切切,上官妍也听的一清二楚。

    前者面色难看到了极点,而后者,面色如死人……

    上官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离她近的人纷纷看向上官妍,面色也有些不解。

    只是有一个百姓倒是拍了拍身旁的百姓,待看到身旁的人转过头,他用眼神失意了一下,让身旁人看上官妍。

    随后他才略有些鄙夷的说着,“看那姑娘,胆子也太小了吧,和她没什么关系,怎么吓成这个样子。”

    身旁人摇了摇头,有些古怪的看着上官妍,“看她这个样子不像和她没关呢,你看别人,哪有一个是她这个样子的?”

    “说得好像也是,难道是齐王的人?”他这么一说,另外一个人顿时面色变了变,连忙转过了头,一句话都不说了,现在不管台上的两个人谁对谁错,他们都是有势力的人,百姓们自然不愿意多加参与,毕竟谁都不想多加得罪,这样才能保住

    自己的小命,今天大家虽然一起来看个热闹,但还是不会牵连自己的命进去的。

    一切看起来都还算是好的。

    冷幽月淡淡看着皇甫靖那难看的面容,不以为意道:“所以,皇甫靖,你这一次还有什么可说的?”

    皇甫靖冷笑,“真的还是假的,都是你们说了算,自古胜者为王,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何曾与我讲过道理?就像今日父皇明明被你们给杀掉,现在又能活一个,呵呵,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皇甫靖这次也不再挣扎,因为他挣扎也没有什么用,索性这样说也好。

    冷幽月挑眉,“嗯,你当所有人都是瞎子,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滴血认亲你都不承认,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是脑残么?不过既然你这么冤枉我们,我们要是不这样做,还真的委屈了我们,所以……”

    说到这里,冷幽月突然勾唇一笑,看起来那么诡异,皇甫靖面色大变!

    他本以为这么说,会让对方不停的解释,给百姓造成迷惑,让他们不敢对自己处置,可是现在,冷幽月为什么会说出来这样的话,他是什么意思?!

    越想他就越发觉得事情不对了。

    “你什么意思!”

    皇甫靖抬起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冷幽月,只是片刻他便咬了咬牙,连忙看向皇甫睿,“皇甫睿,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窝囊了?如今还要靠一个女人来维护么!”

    话语,带着无尽的讽刺,而且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就是无尽的侮辱。百姓们听了,面色也变了变,这句话,听了之后简直比被打一巴掌还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