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0851章?昆仑十二金仙威逼翠屏山?

第0851章?昆仑十二金仙威逼翠屏山?

    纣王二十二年秋……

    让人很意外的是,在某个火焰大仙开始占据翠屏山出云峰并立洞府招收弟子之后,在这二十余年的时间里,相较于大商王朝其它州县由于纣王沉湎酒色、穷兵黩武、重刑厚敛、拒谏饰非、横征暴敛等种种行为而变得混乱不堪,民不聊生的那种凄惨的凋敝情景不同,在李靖夫妇所主持的这一片陈塘关辖地的内外,反而呈现出了让人感到惊诧的,欣欣向荣的一片繁华景色?

    因为现在,在陈塘关的关城以及城外散布的那些上百个大小新旧村镇里,单单是现已经记录在册的,都有着将近二十万余名的百姓和十数万的苦工,至于牛马车船以及流民和番邦奴隶则更是不可胜数!

    以至于,让这个靠北边跟朝歌相连的重要关口之一,这个位于东海附近的九湾河边上的陈塘关,这个原本仅仅是个一个小城的穷山僻壤,竟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大商王朝最最重要的产粮要地和经济重镇?而且,还成为了源源不断向西南边的朝歌输送粮食钱贝,让殷商王朝得以继续苟延残喘,让纣王得以继续在朝歌享受那种醉生梦死,酒池肉林生活的强有力保证?

    然而……

    在今天,从西边的乾元山方向,竟一口气遁来了足足十二道的金光!

    随后,在这个百姓们安居乐业,夜不闭户,道不拾遗,良田千千万万亩,放眼之处,金黄的稻穗铺满视线的陈塘关关城外的一个低矮的小山丘上,很突兀地,便悄无声息地出现了足足十二名样貌各各不凡的道人,外加其中一名一脸不情愿的,头上梳着冲天鬏,勃颈上套着乾坤圈,手上缠着混天绫的,身材矮小约莫三岁左右的小男孩?

    “唔?!”

    “好好好……”

    “好一副硕果累累、五谷丰登的人间繁华景象……纣王帝辛治下竟还有这等福地,如此想来,这里的陈塘关总兵,想必就定然是一名了不得的恪勤匪懈、尽忠职守的德义之人?!”

    在道教史上赫赫有名,曾经还是轩辕黄帝的授业恩师,同时还是玉虚宫中击打金钟的仙人,深受圣人元始天尊的宠爱,修行于九仙山桃源洞,同时也是昆仑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在一道金光飞遁而至,并定睛看到眼下入目的那一大片繁华景象之后,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关注过凡间琐事的他,便不由得抚着自己的花白长须,连连点头感慨起来。

    要知道,在受自己的师弟太乙真人的邀请,并同其它的师弟们在飞遁来到这里之前,他在这一路上可是看到了不少商汤王朝各地兵连祸结,鸡犬不宁、百姓颠沛流离,流离失所,农田荒芜,城镇破败,一副民生凋敝、不复往日的祥和气派的那种末日王朝景象的……

    可哪想,在离朝歌如此近的陈塘关这里,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副与众不同的情况?那些个天灾人祸、社稷乱象以及帝辛的迫害,似乎完全都没有降临到陈塘关这一片大地之上,以至于让这里如同人间的乐土一般?

    眼前的这副景象这让广成子隐隐觉得,哪怕是西岐城外,那片西周最繁华的地方,恐怕都不如这里的十之一二吧?!

    “善哉善哉……”

    “师兄说的是,这里的牧民官,当是一名有大慧根大福运之人!!”

    “唔…”

    “确是如此!”

    “唉!只是可惜了,如此的人才,如此的国之大器,竟然还在为注定灭亡的商汤王朝,为纣王帝辛出力,岂不知大厦将倾,天意如此,非一人一城之力可以挽回?!”

    “……”

    “以周代商,此乃天意,凡是逆天行事者,恐难有好下场……”

    “师弟所言甚是!”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也才能说明陈塘关主事之人的能力?要不然,哪里又会有这样的一番繁华景象?”

    “话虽如此,却是可惜了……”

    在广成子开口后,赤精子以及黄龙真人,以及其他的这昆仑十二金仙们也感慨着纷纷发言,感叹了一番这里的那种欣欣向荣的景象,算是勉强认可了这个地方的官员,认可了这里的牧民官,也就是陈塘关总兵的能力。

    原本他们还以为,在商汤王朝穷途末路的时候,只有西边的姜子牙辅佐的西周才能有像眼前这般的几分景象呢,可谁又想,这里的情况竟然比擅长农耕的周人还要好上好几分?

    要知道,在上古之时,‘周’是可是关中一个古老的部族,始祖名弃,善种植,尧舜时被封为“后稷”,封于邰,而自后稷至文王千余年,方才有了今日西岐的一片繁华景象,且即将以周代商,顺便帮助阐、截俩教的仙人修士们完成天地杀劫,送某些应劫之人上榜封神……

    然而,在日渐凋敝的商汤王朝,在距离朝歌这么近的地方,竟然会是这个与众不同的样子的?

    “……”

    “吾曾听闻陈塘关有一总兵官,姓李名靖,自幼访道修真,曾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学成五行遁术……”

    “想必这里的人间胜境,定然就是那个李靖的所作所为了吧?”

    对于西昆仑的散仙度厄真人,普贤真人可是了解得比较多的。

    毕竟,那位可以说是他们阐教的半个同门师兄的,不管是他还是其它的昆仑十二金仙们,都不可能会不认得!

    只不过,他们往常在各自的山中洞府里修炼,而凡人寿命又短暂,至多百余年而止,可谓是转眼即逝……所以,对于各个同门师兄弟或者同属三清的师兄的门下弟子们,特别是对于那些天赋不高,仙道难成之人,向来都不是太过于关注罢了。

    “原来是他啊……”

    “李靖?”

    “难怪会有这等本事,没想到竟是度厄真人的弟子?”

    “……”

    “单单是眼下这片万顷良田,吾料定,李靖此子定不是凡俗之辈!!”

    听到普贤真人说明李靖的跟脚和来历,其它的昆仑金仙们在惊愕之余,也便纷纷改口并点头赞许起来。

    毕竟,此次封神大劫,天现杀机,主要针对的就是他们阐教和截教两派之间的仙人和弟子,和玄都大法师以及度厄真人那一派他们并无阻碍,是以,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们也不会轻易对对方的门人或弟子下手。

    而要是那个陈塘关总兵换成是截教的门人的话,就冲对方有这等治国安民的本事,他们就肯定是会尽早想办法针对或者想办法进行劝诱的,再不济,甚至还可能会用计给除掉?

    “那是当然!”

    “这里的总兵一直都是很厉害的,各位师叔师伯们,如果你们有空的话,大可以到城里去走走和看看,因为陈塘关里边,现在可是比朝歌还要更加繁华了的!!”

    忽然,

    一直呆在一旁,有些不情不愿的某个三岁小儿,那个小哪吒,便突然换成了一副倨傲的样子,就如同刚刚几位师伯在夸了他一般,还使劲地抬头挺胸着,一副‘你们继续夸,我完全不会介意’的那种得意洋洋的样子?

    “……”

    “奇怪?你这小娃,我等夸赞李靖,又干你何事?”

    玉鼎真人感到有些奇怪,他有点不知道太乙师兄带来的这个小童儿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对那个李靖的事情这般了解和上心的?

    “这是……”

    “唔?”

    “……”

    这时,其它听到哪吒发言的昆仑十二金仙们,也纷纷对某个小童儿投过来了疑惑的目光,而那些知道哪吒跟脚的,则含笑摇头不语,耐心地等着看某个肥胖的仙人的解释。

    “咳咳……”

    “各位师兄师弟们见笑了,这位是小徒哪吒,他便是陈塘关李靖的三子!不过,他近些年来,一直混迹在陈塘关和翠屏山附近这里,对翠屏山出云峰的门人和地形很是相熟,所以我今天才把他给带了来……”

    “师兄师弟们对翠屏山附近有什么不懂的,大可以问他!!”

    看到自己的各位师兄师弟们对自己的徒弟哪吒了解得不是太多,有些人甚至都没有见过听过,太乙真人便赶紧笑容可掬地出面并解释了这么一句,轻易就说清楚了他今天非要带对方来这里的主要原因以及对方跟这里的陈塘关总兵李靖的关系。

    “原来如此!”

    “善哉善哉……”

    文殊广法天尊和普贤真人两个金仙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不再多言。

    在他们看来,那个李靖,现在虽然正在为纣王效力,但是,只要需要的话,凭着他们彼此之间的关联,大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出面让对方直接反戈一击,加入西岐姜子牙的那一边,让殷商的那个纣王加速败亡?

    如此这般,想来他们的同门师兄太乙真人也定是跟他们打定了一样的主意,早早地就在商汤王朝的各方要地,布下了一个又一个局了的。

    “……”

    “等等!”

    “奇怪,太乙师兄,我记得陈塘关这里,以前大山大川无数,怎么现在却变得平坦了许多,还出现了这一片一望无垠的稻田?!”

    文殊广法天尊看着远处,朝着那一望无际的、极其平坦的,金黄色的稻田看了好一会,然后他忽然想起了当年他来这里收李靖的大儿子,收下那个金吒为徒并待回山去调教,以便今日用来助周伐商的时候,这里原本的地貌好像并不是这样子的,而是有着郁郁葱葱的一片繁茂的原始丛林……

    可怎么…这才过了短短的三十多年的时间,这里就直接大变模样了?

    如果单单是那些稻田那还好说,只能说明这里的总兵官恪尽职守,引导万民开拓垦荒是个难得的干臣,说明这里的农夫勤劳,短短的三十年的时间里,便开垦出了无数的良田……可是,原本在这里的那些山脉呢,怎么短短的时间里,就全都不见了?!

    虽然三十年的时间不短,可是,文殊广法天尊可不相信,一般的人,哪怕是那些大神通者,会有毅力、有恒心、有能力做到眼前的这番景象!

    “唔……”

    “确实是有些稀奇,这里的地势,似乎被人以搬山的神通强行平整过,而且时间也并不长,以至于那些不见了的灵山大川留下的地脉灵气还一片混乱,换来了眼前这一马平川的良田?”

    二十余年前也曾来过陈塘关这里一次的普贤真人,这时也算是看出来了一些端倪,觉得这里的变化,确实不该是凡人的人力所能轻易改变的,肯定是有大神通者参与到了这里边。

    只不过,让他有点不明白的是,谁会浪费庞大的法力且还冒着天大的因果,来做这种帮助凡人开荒垦田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哪怕是想要凡人的香火愿力,大不了去做些行云布雨,安宅纳福的小事应付一番也就是了,那里又需要做到像眼前这种程度的?!

    要知道,凡人可是欲壑难填的,多做不如少做,甚至不做……

    “唉!”

    忽然,不等诸位同门师兄弟们去推算或猜测,太乙真人便直接开口了

    “别提了,这还不都是翠屏山出云峰门下的那个精卫鸟干的好事?”

    “它不知怎的,就从哪个火焰大仙手下学到了那种移山倒海的好大本事,然后每天一座大山的往东海里使劲倒腾,东海的龙族都上天庭闹过好几回了,双方打也打过好多回了,结果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不,现在除了翠屏山之外,在这方圆数百里内的大山,都快要被那只精卫鸟给施法搬空了!!”

    指着放眼之处看到的那些新垦出没几年的良田和牧场,太乙真人除了哭笑不得并对那个翠屏山出云峰门下弟子精卫鸟的肆意妄为感到暗暗心惊之外,他还能怎么办呢?

    “唉……”

    “再这般下去,不出年,只怕连那最高的灵脉泰山,都要被它给挪到东海海沟里填海眼去了!”

    “你们看看,原本好好的大川灵脉,也被它给弄得一塌糊涂……”

    虽然灵脉被破坏后释放出的灵气能不断滋养万物和那些凡人,还能让作物丰产,眼前这放眼过去全是一片金黄的景色就是明证!

    但是……

    灵脉和灵气的总量在开天辟地之后就是有限的,对仙人和修士们来说是宝贵无比的!而一旦给别人用的多了,他们这些修仙之人用的可就少了……要不然,他们不好好的待在昆仑山上修炼,非要跑去名山大川里占据地盘开洞府修炼,又是为的什么?

    而这,不仅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同时也是天庭所不允许的!

    现如今,天庭掌管三界六道,正准备充盈天官仙神,然后渐渐削减人间界的灵气,梳理天地间的灵气,整理人间界的凡人和妖、仙们并立的乱象,这是早就拟定好的规程,而封神榜也因此而出!可现在,大地和灵脉却被人这么地蛮横破坏,这可不算是一件小事!!

    而要不是天庭上的那些巡游天神和天兵们似乎打不过翠屏山出云峰的弟子,且天帝也不愿意在封神之劫结束前就大动干戈的话,今天又哪里会轮到他们昆仑十二金仙亲自来到这里?

    “!!”

    “等等!炎帝之女,太乙你是说那只精卫鸟,那个姜女娃?!”

    一声惊呼声响了起来。

    很显然,昆仑十二金仙们对于圣人炎帝和其女,那个姜女娃及其所化成的精卫鸟其实并不算陌生!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敢不顾天条的威严,不顾巨大的因果,不仅悍然收下了那只精卫鸟,还真个教给了对方那种移山填海的真本事?!

    要知道,这么多年,之所以没有人敢出手帮助那只精卫鸟填东海,更不敢收下那只天赋超群的大鸟当弟子,可不是完全就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正是!”

    太乙真人打了个稽首,点头肯定了刚刚自己的那个师弟心中的疑问。

    “!!”

    “这……”

    “这不是已经违反了天条戒律的吗?!”

    填海的精卫没有哪个修士敢去帮忙,因为对方身上的怨气太大,而对方的所作所为可能涉及的因果也太多,哪怕是姜女娃的父亲,那个炎帝,也是不敢在这件事情上擅作主张的。

    “当然是的!”

    太乙真人再次点点头。

    “那天庭就没管管?”

    又一个疑惑的声音出现,显然,昆仑十二金仙中的不少金仙们,平日里关注的事情并不是太多,要么就是宅在洞府里只顾埋头修炼了,以至于彼此间的消息流通有些不畅,对陈塘关这里发生的事情所知甚少。

    “怎么就没管?”

    “这年以来,天庭曾派下来了不少的巡游天神和天兵,然后还让龙宫采取以下必要的手段,可硬是被翠屏山出云峰的弟子们给活活打跑了……再之后,人手紧缺的天帝就再也没有再管过这事,估摸着是想等待封神之劫结束,然后让新封的天庭正神们归位,到时再出手平了翠屏山?”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原因,以至于天庭的反应一直有些迟缓?不过具体怎样,太乙就没有去多猜,因为今儿这事归他们管了,他们不得不管,不然姜子牙他们就没法再玩下去了!

    因为他可是知道的,那个杨戬,由于辱骂翠屏山的缘故,昨天在西岐城里被一群翠屏山出云峰的弟子们埋伏围殴,战斗的余波和大火烧了足足三条街,最后还是杨戬主动认输逃跑,才勉强算是让对方满意地离开西岐城的……

    “唉!!”

    “善哉善哉……”

    “天地大劫以至,诸位师兄师弟们,吾等也需谨慎行事才是!”

    “……”

    刚聊得起劲,然后听到太乙真人说起封神之劫,说起那俩教教主签押封神榜一事,昆仑十二金仙们便齐齐闭上了嘴,对于那个事情,他们有点讳莫如深,不想再深谈……

    因为他们知道,要是他们自己不小心一点死了的话,凭他们的这种修为的金仙,凭着他们的师尊当时签押的那个封神榜,那就没说的,铁定得上榜,肯定没得跑的那种!

    到时候,要是真的要去那个天庭为神,那可就是处处受人摆布,处处受人节制,还要考勤点卯,再也当不得眼下这种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无上金仙了。

    “等等!”

    “太乙师兄,此处这般景象,只会让姜子牙伐商变得越加困难,难道,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想过劝劝那李靖弃官归隐的吗?”

    忽然,慈航道人心有所感,就有些奇怪地问着他们昆仑十二金仙中排行第五的太乙真人师兄,想要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想的,又打的是什么主意?

    反正他觉得,在现在西岐和殷商开始撕破脸并交战的时候,要是朝歌还有陈塘关这么一个产粮重地的话,就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劝他?”

    “唔…这倒也不是没有,可你看看?这里被他李靖经营得这般好,年年都是风调雨顺,还有良田上百万亩,治下百姓安居乐业,人民丰衣足食,老有所依,幼有所教,一个个清闲自在、鲜衣怒马、锦衣玉食的桃源景象,他又哪里会轻易放得下这好大事业?”

    不久前,看到这里被那个李靖经营得这么好,他太乙真人也曾让那个哪吒带过话,让那个李靖不要再在商朝为官,早日归隐以待天机……但很可惜,对方现在手下这里握着好大的局面,根本就不是他太乙真人能够轻易劝得动的。

    “哼!”

    “如此看来,关键点就还是在那个翠屏山出云峰之上了……”

    点点头,慈航道人很快就知道了其中的关键,转而转身抬头,看向了远处那和周边的平原相比起来很是突兀的那片翠屏山脉。

    “可不是嘛!!”

    “现在周代商最大的阻碍恐怕就是那个翠屏山出云峰了!在黄花山里的那场打斗相比你们也看到,对方一拥而上,杨戬就招架不住了,其他那些三代弟子根本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三千西岐精兵更是转瞬间就化为灰烬,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而姜子牙更是只能利用土遁夺路而逃,因而,咱们今天才会来到这里,就必须要尽早解决翠屏山的麻烦才是?!”

    想起黄花山一役里西岐军的惨败,想起他们派去西岐军里效命的那些三代弟子们被翠屏山出云峰的弟子们群殴打得狼狈不堪,再想想据说那个出云峰上还有至少上千甚至更多的门人弟子,太乙真人就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他无法想象,要是对方真的是倾向于殷商的话,只需派几个弟子跑去西岐城,然后只消往城里丢几个他的徒儿哪吒说过的,叫什么‘兰泽尔’飞弹的厉害法宝,那姜子牙也别想玩了,到时候,西周便可以直接宣告破灭,说不得商汤又能再多个六百年的国运?

    而届时,他们昆仑玉虚宫谋划了多年的封神之战,说不得就得因此而彻底破产?!

    “……”

    “善哉善哉……”

    “既如此,各位师兄师弟,咱们就先上翠屏山出云峰走一遭吧!!”

    发现所有事情的源头之后,慈航道人也不啰嗦,直接便带头,转身往翠屏山的方向走去……

    然后,也不知道他到底使用了什么神通遁法,抑或是某种缩地成寸的手段?反正,等他的下一步的步伐的脚底板踩到地上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了足足上百米外的地方。

    “也好!”

    “同去!同去!”

    很快,昆仑十二金仙们便纷纷实战同样的手段,轻易就跟上前方的那个故意放慢脚步等着他们的慈航道人,然后,结伴一起朝着翠屏山出云峰的那个山巅走去。

    “!!”

    “喂!哪吒,你在想些什么呢,还不赶紧跟上来?!”

    太乙真人刚打算跟上,然后他一转头就发现自己的那个徒弟哪吒,竟然仍旧不情不愿地待在原地,且看起来还贼头贼脑地左顾右盼着,也不知道又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啊!!”

    “那个……师父啊,这里里翠屏山出云峰也不算远,凭你们的修为,一眼就看到了,去那里也没有什么难的……”

    “要不,徒儿我今儿能不能就先别去了?”

    带路党什么的,肯定来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指不定以后还会被清算?所以,哪吒现在不想跟眼前的那些明显是上山找茬的师叔师伯混在一起,否则,他以后可能就真的不用再去出云峰的驻地里厮混了!

    反正,

    哪吒觉得,要是那个小女孩火焰大仙没有回来的话,那也就算了,凭着他的师父和师父们的本事,上翠屏山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大闹一番?可是,眼下那个小女孩回来了,且据他的小婵玉给他说,对方现在的心情正很不好,好多冒犯了对方的门人直接给毒打一番然后赶出了翠屏山,是以,如果可以的话,那他哪吒现在就最好是稍微躲远一点,不要掺和进那些和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里?

    “徒儿在西岐成,在那个没用的姜子牙师叔身边呆了好几年,许久没有见过爹娘了,所以徒儿想先去看看他们……”

    “?!”

    “啊!师父,你这是干嘛?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快点放手啦!!”

    哪吒刚想说点比较有说服力的借口,比如尿遁、屎遁、尽孝遁之类的,可哪想,他的那个师父太乙真人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蛮不讲理的,直接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脖子,还直接一把将他拎着就往前走?!

    “!!”

    “师父!你要是再不放手,小心我真咬你了?!”

    见怎么都挣扎不开,怎么用力掰都掰不动对方抓住自己的那只大手,小哪吒心下一发狠,就准备张开自己的大嘴,打算往自家师父太乙真人的那只抓着自己脖子胳膊咬去。

    总之,

    他什么事情都好说,让他哪吒出卖主神,出卖出云峰同门的情报,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可是,让他带人去翠屏山那里找麻烦,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去的,因为他不想被一群不知道有什么底牌的家伙群起而攻,也更不想失去那个对他来说很有价值的师门手环!!

    “!!”

    “混天绫!!”

    “我记住你了,你这个家伙,竟然敢背叛我…呜?唔唔唔!!”

    刚刚张口,还没有来得及付诸于行动并咬下去的哪吒,很快就惊讶地发现,他手上的那条混天绫竟然自己动了起来,瞬间就将自己给捆了个结结实实的?甚至,对方连他的嘴巴都特意捆了好几圈,让他连接下来的狠话都说不出去了的?

    “呜呜?唔唔唔!!”

    叛徒!!

    毫无以为,哪吒用屁股去想都知道,他自己的那根跟随了他二十余年的混天绫在今天背叛了他!虽然是他的师父太乙真人的命令,但是,这种行为在哪吒看来也是绝对不能原谅的!

    所以,他决定了,等到这个事情结束之后,他就把某根不听话‘正品原版’的混天绫给卖了,卖给主神换海量的门派贡献点去花销花销,或者换成那根碧蓝色漂亮的秋水落霞?

    秋水落霞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此带乃是天女掬长空之色,染落霞之艳织成,展开绚烂无比,使人俗念顿消,心无点尘……

    或者,换成莹白色的‘此最相思’或者金色的晃金仙绳也可以?至于另一条更漂亮一点的粉色九霄就太娘气了一点,也太贵了一点,恐怕卖了混天绫也是买不起的。

    “唉……”

    太乙真人叹了口气,然后抓住混天绫的一端,将某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爱徒给拖在了自己的身后。

    “吒儿…”

    “为师知道你跟翠屏山出云峰的门人弟子们都相熟,还知道你跟某些个女弟子关系很要好,同时也知道你跟那个火焰大仙有点儿交情……但是,正因为这样,你就更应该一起上山去!”

    “这是原则性的立场问题,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犯糊涂!!”

    “而且啊,为师觉得,说不得到时候,你还能从中稍稍斡旋一番,让他们主动退让并做下保证,让咱们昆仑阐教和那些家伙们可以免于争斗?”

    看到自己的徒弟仍旧在死命挣扎,太乙真人便苦口婆心地劝诱起来。

    很显然,就是他用了手段,强令混天绫捆了哪吒的!毕竟,混天绫实际上还是他太乙真人的法宝,虽然他送给哪吒用了,但是,他的命令,混天绫可不敢不听。

    而他之所以一定要带上哪吒,也不仅仅是他说的带路和立场的问题,还有其它方面他顾虑的,所以,他必须让自己的徒儿做出个表率来,省得到时候他这个当师父的难做!

    “呜呜!唔呜呜呜!呜呜呜呜~!!”

    (师父!快放了我!我不要去啊~!!)

    发现怎么都挣扎不开,被自家的那个不讲规矩的师父给提溜在手里的哪吒,便只好用自己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嘴巴‘大声’地抗议着。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那样做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仍旧被他家的那个无良的师父捆在地上给拖着走……

    “你不说话,就当做是同意了!”

    “走吧,吒儿,你的那些师叔师伯们该等得不耐烦了,咱们可不能拖了后腿。”

    看到自己的徒弟没有再出声‘反对’,也没有逃跑,太乙才欣慰地点点头,然后想了想,还是一拉手中的混天绫,赶紧扯来对方被混天绫给捆成一小团的身子,收拢在了自己那宽大的道袍衣袖中,随后才施展神通快步上前,追上了自己前边的那些师兄师弟们。

    今天,他们阐教十二金仙那是不得不上翠屏山了!

    仔细想想,他们还真的有不得不来的理由!因为,黄花山一役,西岐军中的那些个将领,又有哪个不是他们阐教的?

    领头的姜子牙就不说了,对方可是他们阐教玉虚宫元始天尊门下的弟子,是主持封神的重要人物!而杨戬则是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的徒弟、金吒是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的弟子、木吒是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的徒弟、哪吒是他太乙真人的爱徒、韩毒龙和薛恶虎都是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的门下弟子、黄天化则是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的二徒弟、武吉同样是归属于阐教,是那个姜子牙收的弟子……

    所以,看看吧,这西岐大军里的将领,压根就全都是他们昆仑玉虚宫阐教的二代或是三代弟子!而当日在黄花山阻拦闻仲的征西大军,好端端地却被翠屏山出云峰的门人给出面收拾了,还被打得大败亏输狼狈而逃,三千大军更是全军尽墨,而他们这些身为师傅的,身为昆仑门下的十二金仙,又怎能不来出头,又怎能置身事外?

    要不然,只需要对方再来几次那样战斗的话,西周伐商恐怕就别想继续顺利地进行下去了……

    所以,他们今天来这里,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不得不来!而那个干扰了天机,干扰了封神之战的翠屏山出云峰门下众弟子和那个火焰大仙,就一定要给他们昆仑十二金仙一个满意的答复!

    否则……

    今儿就只能做过一场了!!

    ——————————

    没错!

    无所不能的安妮女王大人,现在终于又回到了翠屏山出云峰之巅上,并再一次坐到了那块大青石的上边,抱着自家的小熊提伯斯,看着天际边的云彩和陈塘关远远近近的景色发呆着。

    她现在正在出云峰上看风景……

    某些意图不轨的家伙们则正在远处看着她。

    太阳的光芒装饰了她的山巅……

    她却不知不觉之间变成为了别人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

    ー`′ー

    “提伯斯……”

    (?╭╮?)

    “你看看,原本好好的云海,好好的群山翠林多好看、多漂亮啊,可现在看看,都被那只可恶的大鸟,被那只精卫鸟给变成大平原了,看过去还金灿灿的一片,看久了真的好晃眼睛啊……”

    o?????‖o?

    在翠屏山出云峰之巅的小安妮,正坐在这个出云峰之巅的悬崖边,撑着自己的双腮,将两只光着的小脚丫子给晃荡到悬崖边上,然后还调皮地一晃又一晃地,看着远处的那云海以及云海下的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发呆着……

    (……)

    ● ̄? ̄●

    (提伯斯没有空去理会某个闲得无聊地心情正不爽的糟心的小主子,因为它现在,正在好奇地盯着某一群毫不掩饰来意的,充满着赤裸裸的敌意的十二个家伙们……

    哦!不对,似乎是十三个?

    它看到了,好像还有一个比它家的小主子还要矮小的小不点,正在被某个疑似拐卖儿童的胖家伙给捆了个结结实实,并一把就塞到了衣袖里?!)

    “……”

    ??v?v??

    “真是讨厌呢……”

    e′o`唉

    以前,她记得她家的这个翠屏山出云峰上边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时候啊,这里附近有好多好多的山,它们大小高矮不一,胖瘦也不太一样,反正就是看过去郁郁葱葱的,有些还天天有云雾缭绕,让她从这里看过去,就经常能看到那种漂漂亮亮的云海?

    可现在好了,群山自己动起来了,它们竟然让那个讨厌的大鸟精卫给用‘泰山压顶’挪移到东海去安家了,就剩下眼前的这一大片金黄色的,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以及平原上边那些等待收割的稻子!!

    “提伯斯……”

    s ??vev??ゞ

    “你说说,那些米饭它们又不好吃,他们种那么多的稻子做什么啊?就不会种点花花草草或者果树什么的吗?”

    lll¬¬

    在她无所不能的安妮女王大人,在她法力无边的火焰大仙刚回来的那天,那些陈塘关的乡民们还组织人割了好几十个口袋的新稻来给她庆贺,她那时很高兴,还回馈了那些家伙们好多的金子,让那些人快快乐乐高高兴兴地下山去了……

    可是,她还是不太喜欢那些稻子煮出来的白米饭,虽然它们很像很甜很好吃,比她呆过的那些地球上满是农药、重金属、塑料小颗粒以及各种有毒物质污染的大米要好了无数倍,但是,天天吃白米饭,哪怕仅仅只有一碗,她也是受不了的!

    安妮不喜欢吃素,她就只喜欢吃肉肉,因为啊,只有吃饱了肉肉,她才有力气去愉快地玩耍和满世界地溜达!!

    就比如现在看风景一样,虽然现在那金灿灿的一片也挺好看的,但是,看久了之后,特别是四面八方都一片平坦,高一点儿的山都不见了,这就让她总觉得有点儿不太好,整个人的心里都空落落的……

    (……)

    ?ˉ?~ˉ??

    (尊敬的小主人,您就知足吧……要是您再回来晚一点点的话,恐怕翠屏山和出云峰都要整个儿被那只精卫鸟拆走去填海了!!

    ● ̄? ̄●

    ——是的,就提伯斯对那只执拗、偏激、不听人劝、强迫症重度患者的精卫鸟的了解来看,要是以后近一点的山都被搬走之后,说不得对方还真的就会半空整个翠屏山的,甚至可能连出云峰这座最高的山脉都会被对方给丢到东海去的吧?

    毕竟,东海太大了,不是千座山就能轻易填平的……

    要是它家的这个糟心的小主子再晚回来个十年的话,到时候,恐怕看到的就不是一大片金灿灿的,一望无际的稻田了,而会是一大片工工整整排列的群山和山沟子里的水洼子?!)

    “……”

    ー`′ー

    “小熊你可真是讨厌呢……”

    o`′o哼!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不同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会那么奇怪,那么混乱的?人家只是在加勒比海世界呆了几天,然后又各个世界转悠了一圈而已,谁想到竟然这里就过去二十多年了?!”

    ??`′??

    再说了,安妮自己是真的不知道那只精卫鸟还真的就对填东海的事情会那么地执拗,竟然还真的死活都要填海的,还千方百计地从自己留在翠屏山出云峰半山腰里的那个主神处,学到了搬山的技能?

    可惜了……

    e′o`唉

    可惜了那只大鸟精卫是只妖精,还能变成一个漂漂亮亮的大姐姐的样子,要不然,要是对方仅仅就是一只没有智慧的大鸟的话,就凭对方搬空了她火焰大仙洞府周边地盘的山脉这一条,就足够她将对方洗剥干净并烤了吃了!

    反正,她的《山海经食谱大全》上可是一点都不会介意多出一道‘烧烤精卫鸟’或者‘清炖野生精卫鸟’的那种美味的!

    ??ˉ??ˉ??

    “咦?提伯斯,怎么好像有些人不怀好意的人来了?!”

    ∑′△`?!

    终于,在看够了蓝天和白云,看够了金灿灿的一大片稻田,看够了那些横七竖八错综复杂的田埂道路和水渠,并胡思乱想了一会之后,小安妮才终于发现了不对,发现了一些正疾速靠近她的翠屏山出云峰的家伙们。

    (您才发现啊……)

    ??ˉ?ˉ??

    (提伯斯才不会告诉它家的那个糟心的小主子,其实那些怪人,早在之前就已经堂而皇之地释放着那种不好的信号和气息,‘赤裸裸’地朝着翠屏山出云峰之巅威逼而来了,只是她一直在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吃的东西,没有用心去感受而已。)

    “他们……”

    ー`′ー

    “不会是像那些乡民一样,看到人家回来,就特地给人家送吃的来了吧?!”

    oˉ︶ˉo

    虽然自己心底下也觉得那些气势汹汹,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人的家伙们会好心给自己送来吃的,但是,那并不妨碍小安妮自己多想一些美美哒事情。

    (是的,送来了好吃的,大大的受气包,您要不要?)

    ● ̄? ̄●

    “!!”

    |?˙?˙!?

    “提伯斯……”

    ??

    “受气包又是什么馅的,是像你这样的吗?”

    ?乛?乛?

    意识到自己被自家的坏小熊提伯斯给调侃了的小安妮,便一把从自己的怀抱里揪出了某只不学好的坏小熊,一只手掐着对方的脖子摁在大青石上,并阴恻恻地举起了自己的另一只手,还握成了小拳拳……

    嗖!嗖!嗖!

    终于,过了好一会,一阵阵飞行的物体的破空声才开始响起……

    “??”

    “前方可是翠屏山出云峰的火焰大仙?广成子携昆仑十二金仙特来拜访!!”

    一脸十二道金光出现在了大青石前边的不远处,当足足十二个高矮胖瘦各个不同的道人冲金光中现身并呈环形站立在大青石的前边,站立在某个小女孩身前的不远处之后,那个昆仑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才一边捻着自己花白长须,一边奇怪地盯着前方的那个正将一头毛绒玩具小熊给摁在大青石上使劲捶打的小女孩问道。

    金发碧眼,红色的另类裙子,一头毛绒玩具小熊,八岁左右的小女孩模样,身上有发力波动且看不出具体的道行或层次……

    没错了,单单是看了对方一眼,看到对方完全符合自己的师弟太乙真人之前的描述之后,广成子便知道,眼前的那个小女孩,就肯定是他们今天来到这里想要找的那个人,肯定就是那个火焰大仙无疑!!

    “……”

    Σ⊙▽⊙“a“

    眨巴眨巴着自己的碧色眼睛,小安妮才不得不放过了自家的小熊,然后没有管那个说话口气不太友善的怪爷爷,而是转头看向了那个正被太乙真人给放下来并松绑,看向那个过了足足二十年仍旧是之前的那个模样,仍旧没有长高的小屁孩哪吒。

    果然呢…

    ′⊙?⊙`

    看到自己的朋友或者那些认识的人没有长大,没有变得更高,那她就放心了,连之前有些糟糕的心情都变得莫名的好了不少。

    “!!”

    “喂!安……火焰大仙!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我和他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今天原本也不想来这里找你麻烦的,真的!但是,我的师父,他非要强行将我给掳来这里,等下打起来,你可看着点,别打到我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那个小女孩渗人的眼睛盯向自己之后,哪吒一个激灵,就赶紧说出了实情,在将自己给撇得干干净净的同时,还将他的师父师父师伯们来这里找麻烦的事实给抖了出来,并示意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跟他哪吒小爷无关,因为啊,他自己也是个受害者!!

    “!!”

    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徒弟哪吒一眼,示意对方别乱说话,不要犯怯,并老实闭嘴之后,太乙真人才转头看向了不远处那个正拎着她的毛绒玩具小熊,然后就那么赤裸了小脚丫,从大青石上站起来的那个俏生生的小女孩。

    “安妮小道友,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否?!”

    一甩手上的拂尘,太乙真人在朝着对方稽首行了一个道友之间的礼节之后,才攀交情一般,朝着对方问候了一句。

    响起当年对方挥手间直接强横无理地将自己给挪移回到乾元山山脚下,还让自己完全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的事情,太乙真人便不由得心下有些忐忑感…因为,他不知道今天昆仑金仙来到这里,到底能不能完美完成他们之前商量好的所有目的?

    而且他也不知道,万一双方起了冲突的话,他们师兄弟十二人,会不会制服得住对方?

    “喔……”

    ??????

    “你们就是刚刚提伯斯说的,给我送上门的那些受气包,让我打一顿出气的家伙吧?!”

    o? ̄? ̄?o哎嘿嘿!

    小安妮表示,她才不会怕了眼前的这群气势汹汹地跑到她的家里,而且还没有带礼物,而且一开口说话就一副盛气凌人的家伙们!!

    “!!”

    不好!事情要糟……

    听到那个小女孩安妮,听到那个火焰大仙说的话,小哪吒心下暗道一声糟糕,然后就赶紧不着痕迹地偷偷后退了好几步,离得自家的师父和师叔师伯们更远了一点。

    ————————

    ?′╰╯`??票票??′╰╯`?